澳门新葡萄棋牌1848年欧洲革命爆发的原因是什么?欧洲革命爆发的过程

烧炭党(义大利文:Carbonari)是19世纪后期活跃在义大利各国的祕密民族主义政党,追求成立一个统一、自由的义大利,在义大利统一的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815-1870 年义大利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与国家统一的资产阶级革命运动。

1848年革命,也称民族之春 (英语: Spring of Nations) 或人民之春 (英语:
Springtime of the
Peoples),是在1848年欧洲各国爆发的一系列武装革命。这一系列革命波及范围之广,影响国家之大,可以说是欧洲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革命运动。

澳门新葡萄棋牌,发展经过

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自1815 年拿破仑一世入侵、烧炭党形成开始,至1831
年青年义大利党提出”政治改革”的口号。第二阶段为1848-1849年义大利独立战争时期,反对封建分裂和奥地利帝国统治。第三阶段以撒丁王国为中心,依靠加里波第的红衫军,解放西西里和那不勒斯,于1861
年建立义大利王国,并先后从外国统治下收复各地,最后完成了义大利统一。

第一场革命于1848年1月在义大利西西里爆发。随后的法国二月革命更是将革命浪潮波及到几乎全欧洲。但是这一系列革命大多都迅速以失败告终。尽管如此,1848年革命还是造成了各国君主与贵族体制动荡,并间接导致了德国统一及义大利统一运动。

义大利资产阶级的祕密革命团体。19世纪初在那不勒斯王国成立。因成员最初逃避在烧炭山区而得名,一说沿用中欧烧炭者祕密组织之名。也大概是共济会的一个支派。

历史背景

法国

旨在驱除法国侵略者,消灭封建专制制度,以谋求国家的统一和独立。19世纪30年代为G.马志尼领导的青年义大利党取代。

19世纪上半期,义大利仍然处于分裂状态,大多数地区被外国势力控制。随着工业革命的展开和资本主义的发展,义大利和地要求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的运动日益高涨。

法国二月革命是1848年欧洲的革命浪潮的重要部分之一,法国人民面对奥尔良王朝的失政,成功推翻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菲利普,建立共和国,鼓励了欧洲其他地区的革命运动,令十九世纪时由奥地利帝国首相梅特涅组织的反动机制受到进一步打击。

初在边远地区和山区活动,1812~1813年拿破仑帝国衰败时期得到发展。1815年其活动几乎遍布整个义大利半岛。成员大多数为资产阶级、先进知识分子、自由派贵族和士兵等。组织采取祕密的教阶形式,使用假名和暗语,入会需履行繁琐的仪式。19世纪上半叶,多次发动起义,均因未得到广大群众支援而失败。此外,在法国和西班牙也曾有烧炭党组织。

当时,奥地利统治著义大利的中部和北部的大部分邦国;西班牙波旁王朝仍控制着南部的西西里王国;法国于1848年派兵帮助教皇国镇压革命后,军队赖在罗马不走。

1840年至1848年,亲政府的保守党派领袖弗朗索瓦·基佐当了首相【弗朗索瓦·皮埃尔·吉尧姆·基佐(François
Pierre Guillaume
Guizot,1787年10月4日-1874年9月12日),是一名政治家和历史学家,他在1847年-1848年间任法国首相,是法国第二十二位的首相】。为了赢取大支援,他以官位为奖赏,并滥用决定权乱批商业合同,以讨好资本家。政府官员在国家资助的计划中投资,政府答应以高息支付银行家借给政府以填补钜额赤字的款项。各种丑闻陆继涌现,令政府信誉受损。

义大利的统一与该党

撒丁王国是义大利唯一独立的君主立宪制国家。他位于义大利北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是义大利力量最强、经济最发达的邦国。撒丁王国政治比较开明,是义大利资产阶级自由派的中心。同时,资产阶级民主派发动的旨在自下而上完成统一的多次武装起义连连受挫。越来越多的义大利人希望在撒丁王国来领导义大利的统一大业。

中产阶级要求温和的改革,希望藉扩大选举权加强民主性以清除政府中的贪污行径。但基佐和路易·菲利普拒绝回应这些要求,并继续其”无为”(do
nothing)政策;路易·菲利普更逐步加强警察审查出版的制度及群众集会的限制。这显示他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主领袖。因此,”七月王朝”的统治基础从一开始便非常薄弱。

纵观世界历史,很像再没有哪一个国家的统一史比义大利更加一波三折了。义大利从中世纪开始陷入四分五裂的局面,直到19世纪70年代才彻底完成了国家的独立和统一。
或许是那只大得出奇的皮靴子形状使它命中注定要过动荡不安的日子。

历史过程

路易·菲利普拒绝支援1830年的义大利及波兰独立运动,亦使法国的自由主义者失望。

最早出现

19世纪义大利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统一的资产阶级革命因C.B.加富尔的《复兴报》而得名。根据维也纳会议决议,义大利被肢解。伦巴第-威尼斯地区、帕尔马公国、托斯卡纳大公国、摩地那公国、卢加公国都直接或间接处于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统治之下,西班牙波旁王朝恢复对两西西里王国的统治。教皇则恢复了对罗马及其领地的统治,只有皮埃蒙特-撒丁王国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民族压迫和封建割据严重阻碍了义大利社会的发展,义大利人迫切要求摆脱异族统治,消除封建割据,实现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

面对政府的贪污及专制,知识分子及中产阶级十分不满政府的统治。共和主义者更希望推翻君主制,成立共和政府,他们要求全民投票,对路易·菲利普的专制完全失望。

义大利自从被搞得支离破碎,邦国林立以后,邦国之间便争端四起、互不相让。义大利人民为反对外族压迫

早在反对拿破仑侵略战争期间,就出现了祕密组织烧炭党。20~30年代,烧炭党多次在义大利各地发动资产阶级革命,但由于缺乏明确统一的纲领,均告失败。因此,G.马志尼于1831年建立青年义大利党,提出通过自下而上的人民革命道路实现义大利统一和建立共和国的主张。到40年代,自由派形成。他们主张由教皇或撒丁王国领导,通过自上而下的改良道路实现义大利的统一,建立由各邦君主参加的义大利联邦。

随着法国工业化在1830年代以后突飞猛进,工人阶级兴起及社会主义思想亦广泛流行。圣西蒙(Saint-Simon)、傅立叶、卡贝、路易·布朗(Louis
Blanc)及蒲鲁东皆是法国著名的社会主义者。他们成立民间组织,提倡社会主义及人道思想,希望政府加强保障国民的就业机会、老弱者的权益。这种思想亦直接激发”主权在民”的观念及对普选的争取。社会主义的宣传行动,更加重了人民的普遍不满。

而建立起第一个民族主义组织–烧炭党。第一批烧炭党—温塔出现于1807年的义大利南部山区。这里的非常多居民都是烧炭工人,他们把碳烧好后卖给小店铺–温塔。由此产生了烧炭党的名称。烧炭党崇尚自由、平等的学说,他们的党旗由分别象征著希望、美德和信仰的蓝、红、黑三色组成。

1848年1月
,那不勒斯王国西西里岛首府巴勒摩首先爆发起义。11月罗马爆发革命,建立世俗政权。

法国的天主教会不满基佐偏重资产阶级的腐败统治,并对于政府带有自由主义倾向的宗教政策亦表示猜疑和忧虑。

抗法经过

1849年2月9日,建立了以马志尼为首的罗马共和国。7月,罗马共和国被法国、奥地利、西班牙和西西里王国联军颠覆。

正统主义者以为路易·菲利普是一个篡权者,他的统治亦没有波旁王朝的合法性,相比之下,查理十世的孙子尚博尔伯爵更有资格继承王位。

烧炭党产生的时候正赶上拿破仑在义大利当家,拿破仑把义大利当成自个最大的战争补给地,极尽搜刮之能事。除了钜额税款,义大利人民还要向拿破仑支付沉重的”血税”。1812年远征俄国的几十万法军中,约有3万名义大利士兵。而后来有幸回到义大利的不超过300人。”整整一代义大利人牺牲在拿破仑的流血战争之中,却与义大利自己的利益丝毫无关”。

50年代后,义大利民族复兴运动再度高涨。

路易·菲利普以”平民皇帝”自居,生活简单而没有风采,加上施政倾向保守谨慎,没有拿破仑支持者强调的军事荣耀,不免叫人失望。

以赶走法国占领者、实现义大利的独立和统一为宗旨的烧炭党一经出现,不仅成员数量迅速增加,而且囊括了社会各个阶层。他们到处暗杀法国官吏,袭击法军的营房和仓库,散发革命通告,组织武装起义,甚至在一些城市成立了临时政府。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烧炭党人不屈不挠的斗争,再加上拿破仑在与欧洲反法联盟作战中的失败,义大利人民竟真的把这只昔日威风凛凛的吸血老虎送走了。

1859年,义大利、法国对奥战争爆发。托斯卡纳、帕尔马和教皇领地人民起义并取得胜利
,执政的自由派同意加入撒丁王国。

温和的外交政策亦是奥尔良王朝(Orleanist
monarchy)失败的主要因素。民族主义者谴责路易·菲利普卑躬屈膝的外交政策,让法国的外交政策臣服于英国之下,更不满路易·菲利普未能善用时机使比利时受制于法国。加上1840年代拿破仑崇拜的复兴,以令拿破仑的缺失被遗忘,其成就却被歌颂。拿破仑被以为是国威的象征,被看成是一个英雄,且是社会的改革者。对拿破仑的崇拜最终加深人民对路易·菲利普政府的失望,人民将之与拿破仑的功绩比较,更以为现政权在外交上的不济。

邦国分裂

1860年 ,G.加里波第率领千人团解放了那不勒斯
。同时,撒丁王国首相加富尔也向义大利南部进军。同年10~11月,通过投票将两西西里王国并入撒丁王国。

总括而言,政府的失政、以及统治者缺乏政治魅力是令二月革命爆发的原因。

遗憾的是,烧炭党送走的是一只老虎,引来的却是一群豺狼。义大利又被肢解成8个邦国,其中有的邦国直接处于奥地利和西班牙统治之下。亚平宁半岛从此非但没有得到平静,反而”在梅特涅的压迫下辗转呻吟”起来。梅特涅是奥地利帝国的首相。他的侦探网渗透到上至各邦国的宫廷,下至居民点。侦探们出入咖啡馆、饭店等公共场所,刺探私人交往、关注街谈巷议。义大利人对奥地利的控制稍有不满,就要遭到逮捕,甚至处死。

1861年,第一届全义大利议会召开,宣布成立义大利王国,原撒丁国王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为义大利国王。

1847年,自由主义者开始举行许多”宴会”,他们在此讨论了许多关于改革的问题,这些”宴会”后来被禁止。

各邦国的统治者更是疯狂滥杀无辜以借机向梅特涅大肆献媚。例如号称”刽子手”的弗兰茨就曾把成千上万的人投入监狱、绞死或枪杀。他属下的民众自然恨之入骨,于是有一天,在一座教堂的墙上出现了这样的题词:”君王,我对你的热爱之情是如此强烈,以至使我抱有这样的幻想:但愿能亲眼见到你被从宝座上推下来而变为粪土”,落款是:”热爱义大利暴君弗兰茨一世的臣民”。

1866年普奥战争后,义大利收复了威尼斯。

在1848年2月22日,工人和学生聚集一起纳喊,要求推行改革。他们高唱《马赛曲》,并在街上燃烧杂物。2月23日,国民卫队奉命恢复秩序,但他们没有执行命令,反而投向革命的群众。

高举义旗

1870年,普法战争爆发,义大利收复罗马。同年,教皇被剥夺世俗决定权,退居梵蒂冈,义大利统一完成。

路易·菲利普唯有作出某些无用的挽救措施,如撤销基佐的职务以讨好革命者,但最后他还是要放弃王位。拉马丁(Lamartine)成立了临时政府,宣布建立共和国(史称法兰西第二共和国)。

烧炭党再一次率先扛起了争取民族独立、实现祖国统一的旗帜,采取各种方式鼓励民众开展反奥活动。在他们的影响下,著名的经济学家、文学家、哲学家们都加入了反对奥地利妄图将义大利辖区日尔曼化的爱国主义运动。烧炭党人的地下刊物一直在祕密地传送著,落款为”热爱自个祖国的义大利人”的传单也一直在广为散发著。

1848年12月,将近半个世纪前叱吒风云的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的侄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当选共和国总统。仅仅四年后,路易·拿破仑·波拿巴复辟帝制,共和国总统摇身变成了拿破仑三世。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就此退出历史舞台,法兰西帝国迎来了他的最后一位皇帝。

西班牙资产阶级革命和法国七月革命的讯息传来之后,烧炭党人先后两次在各个邦国重燃起义烽火。他们曾迫使各公国的大公退位的退位、避难的避难,还迫使那不勒斯王国的监国及其一家都穿上了饰有烧炭党三色图案的衣服来参加革命胜利庆典。但由于烧炭党自身存在的缺陷,起义最终还是被奥军镇压了。

德意志

烧炭党存在了三十几年,也奋斗了三十几年。烧炭党人饱尝了成功与失败的甘苦,虽然没能完成自个的理想,但他们多次的发难起事带动了整整一代人。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被枪杀了。但正如一位临刑的神职人员所预言的”你的日子会更糟”一样,30多年之后,封建邦主下台了,入侵者夹着尾巴逃跑了,义大利终于统一了。

在1840年,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逝世,腓特烈·威廉四世继位。腓特烈威廉四世颇同情自由主义。他放宽了报章审查,而且不阻止自由主义的活动。在1847年,他甚至召开了一个国会,普鲁士各区议会均派出了代表。但是国王拒绝给予该国会任何宪法上的决定权,自由主义者因而失望地解散。翌年,法国二月革命引发的革命风潮直卷整个欧洲,包括了德意志各邦国及普鲁士。

1848年2月29日,慕尼黑起义,大学生、工人、市民联合占据军械库,要求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以及他的宠妾”罗拉内阁”下台,皇帝被逼成立一个由中产阶级代表组成的新内阁。如此。内阁的风潮厉行整个南德意志地区,史称”三月内阁”。

1848年3月18日,柏林革命,中产阶级与工农阶级聚集王宫广场,要求实行出版自由、召开联合会议、组织人民自卫团,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被逼部分同意人民的要求,但人民并不罢休。3月20日军队撤退,3月22日,起义胜利,国王在群众注视下为一百八十三名烈士脱帽致哀。3月29日,柏林自由派内阁组成。腓特烈威廉四世意识到原先的改革已无法满足人民的要求,于是召开了一个立宪会议。他宣称希望成立一个联邦制的德意志帝国,在这个帝国中将会有一个民选的议会,国民拥有言论和出版自由。

由于普鲁士作为德意志邦联中的一个大邦也愿意支援自由主义者,某些德意志邦国便也群起仿效。同年3月底,约五千名决心实行民主、自由和平等的德意志领袖齐集于法兰克福,召开了法兰克福国民议会,由1848年5月18日开会直到1849年4月21日。这个议会主要是由中产阶级组成,希望预备一份联邦宪法,有代表支援成立由奥地利帝国统治的大德意志,将奥地利与波希米亚并入德国;有代表则支援由普鲁士统治的小德意志,不包括任何奥地利领土。

最后,议会的与会者以为,应采取”小德意志”方案统一,并将德意志皇位给予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四世。不过,腓特烈·威廉四世拒绝这个建议,因为他害怕奥地利反对,而且新宪法规定国王没有对法案的否决权,这是他极力反对的,他甚至形容接受由议会赋予的帝位是”拾取在沟渠上的皇冠”,而奥地利和德意志南部诸邦的代表因议会通过”小德意志”方案而退出(害怕北部的新教势力会主导整个国家)。仅余的”小德意志”议会代表面对失败,惟有把立宪议会解散,不久之后普奥联军攻进各邦议会,数千中产阶级的自由主义者被迫逃走至美国。德意志革命力量虽然过去强大,但最终在封建专制势力的镇压下失败。但国王被迫接受宪法。

在1850年,普鲁士国王也成立了宪法,回应失败了的民间革命,并决心要成立一个团结北方德意志邦国的联盟,以回应民族主义的诉求。

奥地利

19世纪中叶,奥地利仍是一个多民族的封建专制国家,而维也纳作为奥地利的首都,便成为了保守势力的中心。当地的革命也是由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所激发的。1848年3月13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爆发了推翻梅特涅政府的示威游行,高呼”自由、宪法”、”打倒梅特涅”等口号,维也纳的革命者包括了所有的社会阶层,例如宫廷人士,崇尚自由主义的贵族、中产阶级和专业人士,他们均要求民主的改革,大批群众示威,更筑起街垒与政府军展开战斗,示威人士限令奥皇立即解除首相梅特涅的职务;在国民的压力下,奥皇被迫让步,年届七十五的梅特涅辞职并举家逃至英国伦敦,皇帝承诺”颁赐”宪法,并于3月17日改组成责任内阁,迫使奥皇及其皇室在5月17日由维也纳逃至因斯勃鲁克(Innsbruck),国王在7月同意召开立宪会议。

1848年3月,”青年捷克党”在布拉格举行会议。他们要求实行责任内阁,承认捷克语和德语之间的平等地位,反对奥皇以诏书形式颁布的宪法和奥地利元帅温迪施格雷茨的军事挑衅行动,皇帝在压力下同意了该等要求。布拉格市民更于6月12日早晨举行革命。革命者和奥地利军队进行战斗,并逮捕了地方议会议长。但被温和的中产阶级释放。这位地方议长逃出后便遂同温迪施格雷茨一起进行反攻,引致6月17日革命失败。

19世纪中叶,奥地利仍是一个多民族的封建专制国家,而维也纳作为奥地利的首都,便成为了保守势力的中心。当地的革命也是由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所激发的。1848年3月13日,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爆发了推翻梅特涅政府的示威游行,高呼”自由、宪法”、”打倒梅特涅”等口号,维也纳的革命者包括了所有的社会阶层,例如宫廷人士,崇尚自由主义的贵族、中产阶级和专业人士,他们均要求民主的改革,大批群众示威,更筑起街垒与政府军展开战斗,示威人士限令奥皇立即解除首相梅特涅的职务;在国民的压力下,奥皇被迫让步,梅特涅辞职并逃至英国,皇帝承诺进行改革,并于3月17日改组内阁,4月25日颁布帝国宪法,但新内阁继续推行反对自由主义的政策,于是整个局势急转直下。5月15日维也纳人民再次起义,迫使奥皇及其皇室在5月17日由维也纳逃至因斯布鲁克(Innsbruck),国王在7月同意召开立宪会议。

1848年3月,匈牙利人拉约什·科苏特、裴多菲·山陀尔等发起了一场反抗奥地利专制统治的运动,他虽认同匈牙利民族主义,却否定了传统以来马札尔贵族的特权。他指责这些贵族有免税的特权,要求废除封建的法庭和随意强迫农民作工的做法。他的方案包括成立一个民选国会,商人、贸易者、专业人士、中产阶级皆有选举权;他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引入陪审团制度(jury
system),于是在1848年3月,群众在拉约什·科苏特的领导下要求整个奥地利帝国确立以英国模式为本的宪法和国会,废除人头税,由选举产生匈牙利政府,并草拟匈牙利法典。3月15日,旧有的国会被迫接受这些建议,在维也纳成立一个立宪政府。匈牙利的地方议会迅速通过了一连串自由主义的法案。然而,当俄国军队在5月开始援助奥地利时,局势便变得对革命者不利。在八月至九月份,革命更在俄奥联军镇压下迅速终结

奥地利首相、保王党的梅特涅被迫下台,新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通过一些较自由的政策,如扩大地方自治及保证各族平等,维持帝国统治。面对奥地利本土的不满,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皇帝于1849年3月4日颁布宪法,承诺组织一个保障帝国统一、民族平等及代议制的国会,亦废除封建制度、建立市政组织及改革司法制度。在捷克问题上,为纾缓捷克的独立情绪,奥地利政府便作出退让,如和所谓的老捷克派合作,允许捷克人组成波希米亚议会,捷克语取得与德语对等的地位,捷克人有自个的大学及中学,且可在政府中担任公职。匈牙利王国、克罗埃西亚-斯洛维尼亚成为了帝国直辖区,享有一定程度的政治自由。

义大利

自从在经历1830年革命以后,义大利逐渐随社会的发展兴起一班中产阶级。在1847年,加富尔创立了一份名为’复兴’(Risorgimento)的报纸,意指十九世纪的义大利统一运动会为义大利带来复兴。鉴于中产阶级兴起带动了社会的政治意识增加,故此这份报纸在民众中间开始得到接受;另一方面,一些义大利人也开始受烧炭党和马志尼的青年义大利党等组织之宣传及其传播的统一思想所影响,义大利的民族意识逐渐觉醒及受到支援。

在1848年1月,西西里首先爆发了反抗国王费迪南多二世专制统治的革命,迫使他赋与国民一部宪法。这引发了亚平宁半岛上的人们纷纷争取自由主义及民族主义,在同年的2月和3月,那不勒斯、托斯卡尼、皮埃蒙特均颁布了宪法。3月18日,米兰及热那亚亦爆发革命,迫使奥军撤出该地。威尼斯亦爆发了起义、共和主义者恢复了威尼斯共和国,迫使奥军彻退。结果,伦巴底、威尼托、帕尔马、摩德那亦出现了起义。

萨丁尼亚-皮埃蒙特王国在国王查理亚伯特的领导下联同伦巴底向奥地利帝国宣战。然而,教宗不想与奥地利开战,因为同是天主教的国家。其他邦国亦遵从教宗的决定,仅给予查理亚伯特非常有限的支援。于是,萨丁尼亚-皮埃蒙特王国,查理亚伯特让位与儿子伊曼纽二世。

除君主立宪主义者支援萨丁尼亚-皮埃蒙特王国对奥地利的战争外,与此同时,共和主义者也在罗马发动革命,他们由马志尼和加里波底带领,攻入罗马城,迫使教宗出走,成立了罗马共和国。然而在1849年7月,共和主义者的革命遭到和君主立宪者同样的结果,法国派兵推翻了罗马共和国,并进占罗马。罗马的革命被镇压,教宗庇护九世在法军的保护下复辟。最后在8月28日,威尼斯共和国亦被奥地利派军镇压,整个革命到此失败。1850年,加里波底流亡美国纽约市。

创立复兴报的加富尔最终在1852年成为萨丁尼亚王国的首相,却为1860年代奥地利帝国日益自由化、义大利统一及德意志统一奠下重要基石。这些国家均颁布宪法,给予中产阶级与贵族及特权阶层分享决定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