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有着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奥斯曼帝国的首个军事组织是十三世纪末由奥斯曼一世在安那托利亚西部的部族里组织的。随着帝国的壮大,军事系统越来越繁复,它有一套复杂的募兵及封地制度。

图片 1奥斯曼帝国
奥斯曼帝国能够逐步扩张、最终称霸地中海,很大程度上依赖强大的军事力量。奥斯曼帝国不仅有强大的陆军、海军力量,后期还培育了空军部队。
奥斯曼帝国军事力量分析
奥斯曼帝国的首个军事组织是十三世纪末由奥斯曼一世在安那托利亚西部的部族里组织的。随着帝国的壮大,军事系统越来越繁复,它有一套复杂的募兵及封地制度。
奥斯曼帝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维持秩序、守卫边界的地方防御任务全部由行省卫戍部队承担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满足军事需要,必须在当地人中建立起一种民兵制度,这就是杰尔宾特(意为“道路守卫”)卫队。
仆从国附庸军
附庸军队在奥斯坦土耳其的征服事业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其重要性超过人们通常的想象:从14世纪后半叶到15世纪早期,他们甚至构成了奥斯曼军队的主力。在被征服的大部分地区,奥斯曼人对当地的控制仅限于中心城镇,乡村的封建主们把宗主权转交给新主人后一切照旧。直到15世纪中期,土耳其人才在南巴尔干地区强行建立了直接有效的行政军事统治,因为当奥斯曼帝国征服君士坦丁堡之后,已无后顾之忧,不需对他们继续怀柔;而当地基督教王公面对欧洲的十字军浪潮,多次掀起叛乱,也已经使苏丹无法信赖。很多封建王公的子弟在驻伊斯坦布尔的穆特菲里卡骑兵团服役,这个军团也吸收土耳其贵族的后代,是卡皮库鲁部队的编制。穆特菲里卡以薪饷为生,有统一的制服并接受正统伊斯兰宫廷教育,服役的同时扮演着人质的角色。
瓦拉几亚,特兰西瓦尼亚和摩尔达维亚是奥斯曼帝国最重要的三个基督教附庸国。除了当地封建王公的军队,瓦拉几亚的弗拉齐游牧民也是巴尔干附庸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他们虽然居无定所,四处漂泊,但同样承担附庸义务,提供步兵和骑兵。
东摩尔达维亚的延伸部与克里米亚汗国接壤。300多年以来,克里米亚的鞑靼人一直是奥斯曼土耳其的忠实盟友和附庸,无护甲的鞑靼轻骑射手十分胜任袭扰敌人和开路先锋的任务。克里米亚汗国相当贫穷,因此对战争、掠夺和战利品充满渴望,如有需要,鞑靼部落中的男性成员无不蜂拥而至,即使很多人连马匹都无力购置。鞑靼的职业军人被称为欧古兰,他们数量不多,担任米尔扎贵族军事统帅的近卫军。除此以外,克里米亚汗还拥有20小队的骑马步兵,他们都装备火枪,从王家直属领地的村庄中招募而来。鞑靼人的弓箭颇具威力,在18世纪以前,其射程和命中率甚至在火枪之上,杀伤力也不逊色,尤其对密集的步兵队型,鞑靼射手的游击战术和箭矢威胁甚大。
在开阔的俄罗斯大草原上,鞑靼人逐水草而聚,并时常袭扰掠夺他们的邻居哥萨克人,抢劫他们的女人和孩子卖作奴隶。哥萨克人偶尔也为苏丹打仗,与使用轻型的两轮马车迁徙的鞑靼人不同,他们的马车有四个轮子,又大又重,可以首尾相连结成大车阵,置火绳枪和轻型火炮加以保护。在水上,哥萨克人的技艺也毫不逊色,乌克兰的河流就是哥萨克独木舟的天下。
安纳托利亚高原东部的库尔德人是最接近帝国心脏的自治附庸。他们原先与波斯的萨法维王朝结盟,共同对付奥斯曼土耳其,但在卡尔迪兰之战谢利姆一世率军大败易斯马仪后,库尔德部落长老们转而投靠了奥斯曼帝国。此后,帝国在此设立了专门的胡库梅特桑贾克,由世袭的贝伊负责管理,并调耶尼色里军团驻扎在中心城镇中。库尔德人骁勇彪悍,他们平时游牧,在苏丹召集时将随耶尼色里一同出征并承担重要任务。例如在1596年的一次出征中,迪亚尔巴基尔(位于今土耳其东部,库尔德区首府)的库尔德骑兵曾为奥斯曼大军殿后。
其他中东地区的附庸自治政权还有黎巴嫩的玛洛尼派基督徒和德鲁兹派穆斯林,而马穆鲁克埃及和伊拉克、阿拉伯湾沿海和厄立特里亚则处在半自治状态,在这些地方的中心城镇,都驻有耶尼色里军营,标志着奥斯曼政府的主权。除了兵役,这些附庸地区的自然资源对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具有极端重要的作用,例如摩尔达维亚、特兰西瓦尼亚和瓦拉几亚供应木材、火枪、战马、锡和绳索;库尔德斯坦、伊拉克和黎巴嫩则提供了沥青、硫磺和硝酸盐。
拜占庭帝国与奥斯曼帝国军事实力比较
这个无法横向比较,因为两个帝国基本不是一个朝代。
如果按照历史上的对决来看,处于上升期的奥斯曼帝国打败了处于衰退期、国运到头的拜占庭帝国。特别是拜占庭帝国在1071年的曼齐刻尔特会战之中,败给了奥斯曼帝国,随后1201年又被十字军祸害,连君士坦丁堡都失去了,这让拜占庭帝国彻底一蹶不振,到了1453年君士坦丁堡彻底失守的时候,拜占庭就彻底灭亡了。
虽然奥斯曼打败了拜占庭,但是那是一个青壮年击败了一个老头子,不能说那个老头子就没有那个青壮年强大。事实上早期的拜占庭帝国还是有一批杰出人士,比如大名鼎鼎的贝利撒留、查士丁尼等等,疆域遍及地中海大部分。后期哪怕衰落了也数度中兴,享国前年。其东边的敌人从波斯到阿拉伯人最后才是奥斯曼人,拜占庭把大部分敌人都耗死了,但是自己最后也彻底衰落,走向死亡的。
奥斯曼帝国也可以说是非常强悍的帝国,在1453年击败了拜占庭之后,整个欧洲东大门彻底打开,欧洲人和土耳其的苏丹们打了数百年的战争。在威胁欧洲方面,土耳其人比拜占庭强悍多了,但是奥斯曼帝国很快也衰落了,特别是在18、19世纪,连希腊都脱离控制了。当时大清和奥斯曼被称为东亚和西亚两个病夫,而且现在的土耳其都没有彻底甩掉那顶帽子。

翻了翻土耳其的历史,发现土耳其是个很有意思的国家,尚兵,就像是秦人尚武。被英法联军侵略被看做西亚病夫,就好像中国被看做东亚病夫。两河流域如同长江黄河流域诞生最古老的文明之一。维新变法同样失败。凯末尔如同毛泽东扭转大局、强硬、像个奇迹。

奥斯曼帝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维持秩序、守卫边界的地方防御任务全部由行省卫戍部队承担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满足军事需要,必须在当地人中建立起一种民兵制度,这就是杰尔宾特卫队。

一、野心

故事从土耳其建国的传说开始说起吧。

一个名叫奥斯曼的士兵在战场拼杀俘虏赫蒙希克要塞的主人那天晚上,做了一个神奇的梦,他激动地找谢赫倾诉:

在梦中,一轮明月从谢赫的胸膛升起,同时奥斯曼的胸膛长出一个极其伟岸的大树,直冲云霄,与明月交相辉映。树根联通四河——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尼罗河,多瑙河。狂风忽起,大树上如剑一般的叶全部直指君士坦丁堡。

谢赫告诉奥斯曼,这是上天启示他将统治世界。

这四条河流遍及欧亚,土耳其的野心可见一斑。

仆从国附庸军
附庸军队在奥斯坦土耳其的征服事业中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其重要性超过人们往往的想象:从14世纪后半叶到15世纪早期,他们甚至构成了奥斯曼军队的主力。在被征服的大部分地区,奥斯曼人对当地的控制仅限于中心城镇,乡村的封建主们把宗主权转交给新主人后一切照旧。直到15世纪中期,土耳其人才在南巴尔干地区强行建立了直接有效的行政军事统治,因为当奥斯曼帝国征服君士坦丁堡之后,已无后顾之忧,不需对他们继续怀柔;而当地基督教王公面对欧洲的十字军浪潮,多次掀起叛乱,也已使苏丹无法信赖。许多封建王公的子弟在驻伊斯坦布林的穆特菲里卡骑兵团服役,这个军团也吸收土耳其贵族的后代,是卡皮库鲁部队的编制。穆特菲里卡以薪饷为生,有统一的制服并接受正统伊斯兰宫廷教育,服役的同时扮演着人质的角色。

二、概况

土耳其王国是一个加齐帝国——真主信仰的执行者和传播者,安拉神圣的圣剑,不断战争不断扩张,以战利品和土地为养料逐渐成长。

土耳其地区信奉伊斯兰教、突厥萨满教以及东正教。政府对宗教较为宽容。在编制军队的时候也常常将不同宗教的信众混编。

土耳其禁卫军Jauissary在1362年创立,基本单位Orta,标志Kazan.

土军重视计划性,总结老兵经验之谈,以往战争的记录,牛羊群随军,行军道旁村庄享有优惠政策鼓励种粮以备不时之需,公牛、水牛、骡马、单峰驼都是常备运载物。

他们对待欧洲如同美国对待西部。

军事一失利就进行内部屠杀。

战争多发生于四月到九月,十月到十一月进行常规战争规划,十二月发布动员令让领主次年四月集合再次投入战争。战前进行典礼和宗教仪式。Akincis和Deli开道,Carhacibasi领导的精英骑兵前卫SPAIC作为两翼,Yeniceri步兵、苏丹(类似皇帝)、其他官员作为中坚,其后为炮团和工程兵团。

奥斯曼军队以衣食朴素、营帐整洁、公厕卫生、酒精绝迹、军容肃穆而著称。

如今的土耳其有40.25万陆军,5.3万海军、6.01万空军,宪兵和海岸警卫队充当内部军事法庭并履行军事职能。但这里你要注意的是,土耳其总人口和山东省差不多【土耳其总人口7941.4269
人(July 2015 est.)相比较而言山东省人口有9789万人(2014年)】,

土耳其实行义务兵役制度,服役期18个月。

土耳其参加过侵朝战争,是北约南翼的重要力量。

瓦拉几亚,特兰西瓦尼亚和摩尔达维亚是奥斯曼帝国最重要的三个基督教附庸国。除了当地封建王公的军队,瓦拉几亚的弗拉齐游牧民也是巴尔干附庸中的一支重要力量,他们虽然居无定所,四处漂泊,但同样承担附庸义务,提供步兵和骑兵。

二、土耳其在近代

东摩尔达维亚的延伸部与克里米亚汗国接壤。300多年以来,克里米亚的鞑靼人一直是奥斯曼土耳其的忠实盟友和附庸,无护甲的鞑靼轻骑射手十分胜任袭扰敌人和开路先锋的任务。克里米亚汗国相当贫穷,因此对战争、掠夺和战利品充满期望,如有需要,鞑靼部落中的男性成员无不蜂拥而至,纵然许多人连马匹都无力购置。鞑靼的职业军人被称为欧古兰,他们数量不多,担任米尔扎贵族军事统帅的近卫军。除此以外,克里米亚汗还拥有20小队的骑马步兵,他们都装备火枪,从王家直属领地的村庄中招募而来。鞑靼人的弓箭颇具威力,在18世纪以前,其射程和命中率甚至在火枪之上,杀伤力也不逊色,尤其对密集的步兵队型,鞑靼射手的游击战术和箭矢威胁甚大。

2.1西亚病夫

“西亚病夫”是当时英法联军对奥斯曼土耳其的评价。

1915年英法瓜分协议达成:

黑海海峡和首都伊斯坦布尔——归俄国

黎巴嫩、叙利亚——归法国

伊拉克、巴基斯坦、埃及——归英国

附属的阿拉伯地区独立

于此相对应的是19c末中国的瓜分狂潮,这时中国被称为“东亚病夫”

1898年,德国强迫“租借”胶州湾,以山东半岛为其势力范围。

1898年,俄国强迫“租借”旅顺和大连,将长城以北和新疆据为其势力范围。

1898年,法国强迫“租借”广州湾,把广东、广西及云南据为其势力范围。

1898年,英国强迫“租借”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区及附近岛屿(统称新界),并将长江流域10个省据为其势力范围。

日本在割占台湾和澎湖列岛之后,又于1898年强据福建为其势力范围。

在开阔的俄罗斯大草原上,鞑靼人逐水草而聚,并时常袭扰掠夺他们的邻居哥萨克人,抢劫他们的女人和孩子卖作奴隶。哥萨克人偶尔也为苏丹打仗,与使用轻型的两轮马车迁徙的鞑靼人不同,他们的马车有四个轮子,又大又重,可以首尾相连结成大车阵,置火绳枪和轻型火炮加以保护。在水上,哥萨克人的技艺也毫不逊色,乌克兰的河流就是哥萨克独木舟的天下。

2.2世仇希腊与凯末尔

一战后希腊试图吞并土耳其的欧洲部分和爱琴海地区,展开了三次希土战争。凯末尔军伍出身,曾击退英法联军,也曾试图让土耳其在一战保持中立,在第三次希土战争中凯末尔带领军队取得了胜利,获得了“加兹”称号——意为常胜将军。

凯末尔受欧洲影响较大,进行国家改革——政教分离、建立共和。

凯末尔实行多方面外交,和英法进行和谈,和世仇希腊通过人口交换解决了民族和人口矛盾,在警惕苏联的同时从苏方获得大量优惠贷款开始了工业化进程。


与之相似的是中国和日本,一战后日本试图占领东三省,而后打造大东亚共荣圈。中日进行了多年抗战。而后国共合作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孙中山受欧美影响较大,进行国家改革——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

周恩来为代表陈述和平发展共处五项原则,毛泽东免去日本战争赔款,同苏联交好并从苏方得到大量资金和军事技术人才。

安纳托利亚高原东部的库尔德人是最接近帝国心脏的自治附庸。他们原先与波斯的萨法维王朝结盟,共同对付奥斯曼土耳其,但在卡尔迪兰之战谢利姆一世率军大败易斯马仪后,库尔德部落长老们转而投靠了奥斯曼帝国。此后,帝国在此设立了专门的胡库梅特桑贾克,由世袭的贝伊负责管理,并调耶尼色里军团驻扎在中心城镇中。库尔德人骁勇彪悍,他们平时游牧,在苏丹召集时将随耶尼色里一同出征并承担重要任务。例如在1596年的一次出征中,迪亚尔巴基尔(位于今土耳其东部,库尔德区首府)的库尔德骑兵曾为奥斯曼大军殿后。

三、土军

土军以指挥、纪律、训练、战术的质量闻名。

军团信奉富图瓦精神——大致和日本武士道精神一样,狂热宗教粉相信为圣战死去将立刻得到幸福。

军团成员禁止结婚,住在军营,按季发薪,养老金丰厚。

军团主要分为以下几种

其他中东地区的附庸自治政权还有黎巴嫩的玛洛尼派基督徒和德鲁兹派穆斯林,而马穆鲁克埃及和伊拉克、阿拉伯湾沿海和厄利垂亚则处在半自治状态,在这些地方的中心城镇,都驻有耶尼色里军营,标志著奥斯曼政府的主权。除了兵役,这些附庸地区的自然资源对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也具有极端重要的作用,例如摩尔达维亚、特兰西瓦尼亚和瓦拉几亚供应木材、火枪、战马、锡和绳索;库尔德斯坦、伊拉克和黎巴嫩则提供了沥青、硫磺和硝酸盐。

混杂基督徒和穆斯林的骑兵musellems和步兵yaya:

战时征集、平时驻守,发放军饷,源自拜占庭。其主要的军事职能后被卡普库鲁替代。

陆军

卡皮库鲁军队kapikulu(国有奴隶):

14c开始担任军事职责,边境加齐在掠夺和突袭中的俘虏是卡普库鲁的主要兵源,后形成德伍希尔迈征兵制度,定期征集基督教青年入伍。其中最优秀的人将去宫廷学堂进行学习,成为olgan欧古兰,他们将学习宗教、武器、文法,其中涉及阿拉伯文、波斯文、奥斯曼土耳其文,以及摔跤、舌尖、马术、举重、标枪。经过三次选拔考试后部分人成为西帕赫近卫队成员或卡普库鲁军官,最优秀的人成为宫廷、政府、军队高级官员。

卡皮库鲁在14c-18c人数逐年增长,在苏莱曼一世(1520-66)时,苏丹自己也是第一军团成员。

不信任本民族自己人,甚至不信任家族成员,偏好用外来奴隶和异教徒担任军队、国家要职和近侍这个伊斯兰国家的优良传统在奥斯曼土耳其人这里继续被发扬光大。某种角度上说,这个思路是有道理的,它能够最快程度的接纳被征服人口中的精英,不会形成稳定的地域、家族和利益集团危害苏丹的权威。新归化者在国家没有根基,只能为苏丹的利益而尽心尽力,而且,出于“改宗者的狂热(Zeal
of the
converts)”,这些人为了证明自己对苏丹、对信仰的忠诚,往往会有更杰出的表现。——《残忍“血贡”:奥斯曼土耳其的国家奴隶制度》

卡普库鲁的步兵团

耶尼色里军团, 101队——(100-3000/队)

此外还有苏丹私人卫队34队——(40-70/队)

及阿加博鲁克agaboluk——耶尼色里军团长aga私人武装。

近卫骑兵:

近卫骑兵是卡普库鲁重要组成,分为六分队:

两分队是Clufeciyan马鲁费希扬,意为领薪人

两分队是古里巴Gureba,意为外国佬

以上四队称作四团,出现在苏丹两侧。

剩下两分队叫做西拉赫塔尔Silahtars,意为持兵器者,这两队站在苏丹右侧。

近卫队薪水和地位要高很多,吸纳了不少阿拉伯人。波斯人以及库尔特人。

奥斯曼帝国军队的主力部队有土耳其新军、西帕希、艾坚斯及军乐队。奥斯曼帝国军队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实战军队,是第一个使用火枪和加农炮的军队。在围攻君士坦丁堡时,奥斯曼人开始使用猎鹰,那是一种短阔的加农炮。高速、高机动性的轻骑兵使用弓箭、短剑骑在土库曼马及阿拉伯马上作战,不携重甲,强大、纪律严明的重骑兵人马皆披重铠,在最关键时向敌军发动强力进攻。

行省骑兵:

Timarli
Sipahis西帕希,在15-16c超过四万人,18c中叶以前,他们发挥的作用要大于卡普库鲁。

他们拥有蒂玛领地的用益权,该领地的产出作为他们的军饷,主要为轻骑兵,因为很少有领地能够供养重骑兵,在欧洲,很多军事家都以防备西帕希作为第一要务。

然而16c之后西帕希走向了下坡路,高通货膨胀率,高物价,参战费用急剧上升,蒂玛领地很难支撑,而后蒂玛领地归逐渐兴起的乡绅所有。

其作战模式与蒙古帝国相似,如佯装撤退,以新月型的阵式包围敌人,发动突击。17世纪中及大土耳其战争后,奥斯曼帝国军的表现下滑。18世纪,奥斯曼帝国军在对奥地利的战事里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就,在北方还被俄军迫得节节败退,丧失领土。19世纪奥斯曼帝国的现代化始于军事。1826年,苏丹马哈茂德二世废除土耳其新军,建立现代化的军队,命名为新秩序。奥斯曼帝国军是第一个聘用外国专家及派遣军官到西欧学习的组织。那些相对年轻、受新式训练的人返回土耳其后遂开展青年土耳其人运动。

辅助骑兵:

轻骑兵:14c-15c土库曼部落游牧民为主,作战方式机动,后被安置到边境地区,名称也从加齐变为阿金吉斯。擅长游击,作为先头部队行动,战斗同时收集情报并控制交通,组织松散而高效。

德里部队deli:被称作疯子,以战斗凶猛著称。
deli意为守卫者。主要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人。在17C仅存于叙利亚。

贝都因部落:主要在奥伦特河、利塔尼河和约旦河以东的沙漠迁徙和生活,奥斯曼帝国未真正控制他们。

海军

附庸军队:

14c-15c初:附庸军队成为奥斯曼帝国主力部队。

穆特费力卡骑兵团:隶属皮库卡鲁部队,很多王孙公子在这里服役,服役的同时扮演者任职的角色。

塞尔维亚:作为土军兵工厂(火枪生产),拥有黑甲步兵,burume胸甲为标志。

保加利亚和阿尔巴尼人:作为骑兵

匈牙利:附属时间最长,土耳其对其享有最高宗主权

瓦拉几亚,特兰西瓦尼,摩尔达维亚:土耳其三个基督教附属国,瓦拉几亚的vlach游牧民是巴尔干地区重要力量,为土耳其提供步兵和骑兵;东摩尔达维亚和克里米亚接壤。

克里米亚:克里米亚的鞑靼人是土耳其三百多年忠实的附属,作为轻骑兵是很好的斥候部队,因为贫穷对战利品非常渴望,
鞑靼人的弓箭非常厉害在十八世纪以前他们射箭的准头比火枪要好。

哥萨克:哥萨克人的独木舟制作精良。采用四轮马车适合用来布战争车阵。

库尔德:库尔德人是距离帝国心脏最近的自治组织。曾与波斯结盟共同对抗奥斯曼土耳其,后来倒戈作为附庸,曾用来殿后。

黎巴嫩:moromite基督徒和druze穆斯林

马穆鲁克埃及、伊拉克、阿拉伯湾沿海、厄立特里亚:半自治,有王军驻守。

这些附属国除了提供军队和武器也提供自然资源,马尔达威亚,特兰辛瓦尼、瓦拉几亚提供木材、火枪、战马、锡、绳索。莫尔德斯坦、伊拉克、黎巴嫩提供沥青、硫磺、硝酸盐

土耳其海军对于帝国在欧洲的扩张贡献良多,海军在1517年征服北非,包括阿尔及利亚、埃及。在阿尔及利亚及希腊失陷后,土耳其的海事力量及对海外地区的控制力减弱。土耳其君主阿布杜勒阿齐兹尝试重建一支强大的海军,其规模是继英国、法国之后最大的。位于英国巴罗的船厂在1886年建造了首艘奥斯曼帝国潜艇。不过,奥斯曼帝国崩塌的经济未能支撑其海军。苏丹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不信任海军,以为大规模、昂贵的海军在俄土战争里毫无用处,于是将大部分战舰锁定在金角湾,战舰在及后的三十年里逐渐腐烂。1908年青年土耳其人革命后,联合进步委员会欲发展一支强大的海军力量。土耳其海军基金是为了收集公共捐献购买船只而成立。

掷弹兵团

1481年建立,主要有大炮、炸药、手榴弹、燃烧弹。

空军

工程兵团

战壕、地雷、爆破、阵地、炮台、发放军饷,蒂玛领地作为基础。

土耳其空军在1909年6月成立,是世上首个飞行战斗组织。1912年7月3日,土耳其成立空军学院,着手培训飞行员,并训练空军军官。空军学院的成立加快了空军壮大的程序,使更多的人员充实其中。1913年5月,空军学院进行世上首个专门侦察训练计划,并成立首个侦察部门。1914年6月,一个新的海军航空学院成立。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现代化程序仓猝地停止,土耳其空军在前线参与战争,西至加利西亚,东及高加索,南抵叶门。

四、步兵

14世纪的时候称作阿扎普,在炮兵和耶尼色里军团之前行动,为常规军进攻争取时间。16世纪收编到帝国正规军中。

志愿步兵:驻守帝国要塞

在穆拉德一世时,沃伊尼克骑马克(沃伊尼克的随从)共同组成西帕希的私人部队,沃伊尼克是披甲步兵,骑马克是轻步兵。

在穆拉德二世时,色萨里维拉桥人组成的沃伊尼克成为军队主力。

16世纪发明火枪,土耳其和斯拉夫火枪手共同组成色格曼、萨利卡狙击军部队。

黎凡特the levents 由盗匪行贿而收编。

图菲克军团Tufekci:荣耀军团,重视质量,有众多神枪手

杰尔宾特卫队:奥斯曼土耳其国境辽阔,军队人数不够,于是实行民兵制度,吸纳非穆斯林,十五世纪的时候成熟。

马尔托罗Martolos:强盗和小封建主为主。

卡铂依Kapoi:摩里亚东正教长老卫队。

阿希Ashir:叙利亚地区的预备民兵。

五、海军

1308年占领Imrali,土耳其海军才开始显露头角。十五世纪的时候,奥斯曼土耳其和威尼斯共和国争夺,成功夺取马其顿首府,控制爱琴海航线和黎巴嫩,控制了东地中海。

西地中海当时被西班牙统治,北非献上了阿尔及尔给苏丹,而后奥斯曼大体控制了地中海。

红胡子巴巴罗萨作为奥斯曼帝国海军司令和阿尔及尔总督,名噪一时。

在欧洲海军兴起之后,奥斯曼帝国为了帮助穆斯林夺回印度洋,帮助埃及建立红海航队,并建立Suez苏伊士海军基地。

航海技术也有所突破,《海洋志》《陆地之镜》等航海相关著作面世。

土耳其成立帝国造船厂处理海上事务。

17世纪地中海舰队分为三支:北非,埃及、爱琴海。北非常常自作主张,地中海不太受土耳其控制。18世纪开始面临日益强大的欧洲海军,奥斯曼土耳其重组海军进行改革。

六、军事改革

十七世纪著名学者波塞维指出,奥斯曼土耳其的衰落是因为擅长模仿而缺乏创新,他们曾经雇佣荷兰、英国、意大利的工匠,也曾经收编过很多欧洲外籍士兵。但是他们总是比欧洲慢半拍。军政统治逐渐出现腐败堕落。经济危机的出现让蒂玛领地岌岌可危。阶级矛盾开始分化。

16世纪末,德伍希尔迈的征召次数和人数越来越少,战争的消耗比精英化军事人才的培养要快得多,火枪、大炮和新式要塞开启的军事革命需要大量廉价的新型士兵。德伍希尔迈不可能满足帝国的需要,苏丹不得不开始大量雇佣成年人。17世纪,德伍希尔迈完全废止,近卫军和宫廷学堂终于向穆斯林居民和卡皮库鲁子弟敞开了大门。随之而来的,便是德伍希尔迈这个制度设计之初所极力避免的危机,家族派阀,结党营私,军队干政,宫廷政变,所有这些专制帝国的癌症,统统变成了现实。——《残忍“血贡”:奥斯曼土耳其的国家奴隶制度》

十八世纪开始维新变法。

第一个人是博纳瓦尔,这是一个法国贵族,他提议建设职业化军队,而后他将炮兵部队变为阵地破击炮部队,并建立了军事工程学校

第二个人是弗朗索瓦,这是一个匈牙利贵族,它建设了速射炮军团,在达达尼尔海峡搭建了浮桥系统。

第三个人是加齐·哈桑帕夏,他作为海军司令,将海军服役职业化建立了海军工程学校。并在黄金角海湾、黑海、爱琴海建造造船厂

七、武器

奥斯曼土耳其算是武器行家。

继承了阿拉伯、拜占庭、伊朗、巴尔干的军工厂。

拥有大规模的武器贸易市场——通过黑海和东欧的大小河流,俄罗斯的马具,短刀,剑都经常流通,即使是信仰耶稣的英国也与奥斯曼土耳其做起了军火交易。

奥斯曼帝国本地的武器制造也很发达,该地区出现了很多大师级的人物例如Ustad
Siman,刀剑在穆斯林世界都很有名气,比如说

kilic 基里克马刀

palyos帕尔尼斯宽刀剑

simsir伊朗风军刀

yatagan亚塔干突厥风短剑

十五世纪时土耳其头盔开始流行。土耳其人偏好铁环和板甲。

土耳其人在修筑要塞上面的本事非常大,通过修筑Azov要塞,成功的将黑海成为内湖。而后又创造性的修筑木质堡垒palanko。

近卫步兵早期使用弓箭、十字弩和标枪作为主要武器。15世纪,他们开始普遍使用火枪。在《帝国时代》等历史战争游戏中,土耳其近卫步兵都以不俗的战斗力令人印象深刻。

弓箭、十字弩、标枪。投石器是最初的主要武器。

1440-1443年他们才开始使用火枪。16世纪末期,土菲克Tufek火枪才成为近卫步兵的标配(射程长、子弹中。杀伤力大)


小结

在土耳其的历史中军事一直是他们的工作重心。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土耳其和俄罗斯可以进行十多次战争,土耳其和希腊进行三次大战,奥斯曼土耳其称霸地中海,红胡子巴巴罗萨至今闻名。即使如今只是一个地区强国,面对俄罗斯,他也敢公然拒绝道歉,这并不是自不量力,而是叙利亚和土耳其渊源颇深,叙利亚的土库曼和土耳其的土库曼同宗同源,俄罗斯空袭打击的目标也是土耳其人的亲族同胞。叙利亚曾经作为土耳其附属的德里部队长达多个世纪。土耳其作为一个历史上以军事见长的国家定然无法忍受这样的侮辱。

土耳其是在通过此次打击俄罗斯军机事件,要求俄罗斯必须要在叙利亚问题上认真聆听自己的态度

Reference:

·中华网:剑走偏锋的警告:土耳其为什么要击落俄军机

·《奥斯曼土耳其军队1300-1774》F·U·罗格纳

·
 国家人文历史:《残忍“血贡”:奥斯曼土耳其的国家奴隶制度》

·文史天地:《战争漩涡中的土耳其》

牧野

2015.11.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