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藏国的战国大名:上杉朝定的生平简介

双方的行动

河越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夜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严岛合战、桶狭间合战。
河越城位于整个武藏国的中心地带,武藏野大平原的北部,在西面和南面是地势平坦的平原一直向远方延伸与东边荒川沿岸的低地相连接。小田原城的北条氏将河越城看作自己进图天下的第一步,在击败关东上杉氏后成功夺得河越城的控制权。但此举引起周边大名的不安,于是在北条氏康接任死去的父亲北条氏纲继承家督后,今川家、武田家、关东两支上杉家的军事力量怀着各自的如意算盘联盟后共同对抗北条氏,声势浩大的上杉联军将河越城团团围住。
足利氏一直在与上杉氏争夺着关东地区霸权,关东地区乱象不断。北条氏纲趁乱向武藏野大平原进攻,大永四年据守江户城的上杉朝兴首先受到了攻击。朝兴被北条氏纲打败舍弃了江户城逃往河越城中,天文六年四月战死。朝兴的儿子上杉朝定年少气盛,会同自己的叔父朝成为了遵从父亲的遗言曾两次率军攻打北条氏希望夺回江户城,同年七月再与北条氏纲所率大军会战于三木原,上杉军战败,朝成被俘虏。随后在朝定拼死的抵挡之下,双方在河越城再次交锋,朝定不敌而放弃河越城逃往松山城,北条氏纲攻占了河越城后,领兵退回小田原。
由旧的统治势力上杉家转变到新的统治势力北条家,关东的形势有了极大的变化。由于战败而带来的狼狈使得旧势力中各个大名、豪族纷纷舍弃宿怨而结成同盟共同对抗入侵者北条氏。在这个同盟中的领导者就是关东管领山内上杉氏的上杉宪政以及原先战败了的扇谷上杉氏的上杉朝定,他们联合了骏河的今川义元以及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形成了一个共同对抗北条氏的同盟,将北条氏整个地包围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北条氏纲逝世,其子北条氏康继承了家主之位,这个时候两家上杉氏感到时机来临了,于是召集了关东诸大名、豪族会同今川与足利组成联盟军,在常陆鹿岛社进行祈祷以后,联盟军共八万余骑出兵武藏国。但由于北条氏康要应付西边的今川义元,于是守护河越城的重任便压在了氏康的妹婿北条纲成身上。
联军兵力有八万之众,如此阵势庞大的作战兵力在日本战国历史上也是屈指可数的。但是面对此阵势北条纲成却显得异常冷静。要知道当时他的手中仅有的三千名士兵,三千人对抗八万人根本就是以卵击石。但是从天文十四年十月到第二年的四月半年的时间里全城将士斗志高昂,众志成城没有一点屈服的意思。这其中与军需有极大的关系,河越地区有一个叫“河肥”的地方,以前久间川发大水曾淹没过这里,所以土地肥沃,农作物生长繁茂,收获丰富,因此军粮的储备量大,相比远道而来的联盟军粮食供给就优越多了,自然士气不减。
论智谋不在其祖父北条早云、父亲北条氏纲之下的北条氏康得知河越城被围困的情况后相当着急,但因为陷入了今川家和武田家夹击的局面下却也显得无可奈何。不过幸运的是,当时诹访地方的武田军与北信浓的强豪村上义清正陷入苦战中。武田信玄为了调回对战北条氏康的士兵增援信浓,便对北条家和今川家进行了调停。
进退维谷的北条氏康开始与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商谈议和结好的事,早有兼并骏河国野心的信玄告诉氏康“这个时候如果暂时放弃骏河而死守河越可能会更好的”,并且还和氏康说“如果现在把侵占今川氏的骏河国地区归还给今川,那么将可以使今川军撤退”。北条氏与武田氏达成协议,而今川氏的今川义元有着想上洛的野心,且得到骏河下方富士川以东的骏河领地,有了好处又另有打算的今川家决定退兵,于是西方的威胁由此去掉了。
北方的河越城还是在两上杉氏的包围之下,企图等待河越城的兵粮断绝。氏康为了防备西部的今川氏而不得不仍然在骏河中部的长洼驻兵防御自己的背后,而后自己才能一心一意的率仅有的八千将士赶往东边救援河越城。当时足利晴氏围困河越城的东边,太田资正摔军攻打河越城的北边,而城西和城南就由扇谷、山内两上杉氏的主力配合着笼城,氏康分析后想到是北条军无法直接救援河越城而与联盟军硬拼的胜算也不大,所以打算议和。
氏康首先派遣使者向自己姑母的丈夫足利晴氏提出有议和的意愿,同时以「河越城开城投降,但必须保全所有将士的生命」为条件向上杉宪政提出了议和请求,
见到氏康主动示弱的宪政和晴氏马上以为胜利已经在握了,而且上杉氏可以夺回河越城,因此和议事项一蹴而就。但是几乎已经是走投无路的氏康抱着必死的决心,经过一夜的深思却又想出了一条可以起死回生的奇谋。
氏康派遣密使潜入城中通知城主北条纲成,约定城内外同时起兵相互呼应,从而夹击联盟军。双方约定在20日的夜晚在城墙上点燃一支火把为暗号,大道庙、印浪、荒川、诹方等氏康麾下的北条武士则立刻率军冲入位于柏原的山内上杉宪政军本阵里,打乱联盟军的阵脚。这时的城内,站在迎风飘扬的黄色八幡大旗下的纲成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因为他们已经坚守了半年之久,而今没有退路了。
当夜,北条军的奇袭开始了,纲成斩断城门的闸栏,向足利晴氏的阵地发动了急袭。此时,夜光笼罩着的武藏野大平原上,箭矢飞梭,刀枪挥舞,血——染红了土地,这里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修罗炼域场。联盟军因为氏康已经提出和议的请求,战意全无,军心涣散,骄傲轻敌,在这完全意想不到的夜袭之下被打得狼狈不堪。扇谷上杉氏麾下有名的勇将难波田弹正奋勇拼杀,抵挡着北条军的突袭,希望难挽回败局,他就像一个阿修罗战神一般在城门口附近奋战着,最终他箭矢用尽、刀枪折断,跳入东明寺口的古井中身亡。难波田弹正的儿子隼人佐以及所率领的三千余上杉军也全部战死。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志而希望夺回河越城的上杉朝定以及家老太田资赖也双双战死在乱军之中。从此扇谷上杉氏的家名断绝,扇谷上杉氏经此役而灭亡了。山内上杉氏的上杉宪政逃往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避乱,结果纲成很快攻占了古河,宪政再次逃亡到了平井城。
这一次合战就此决定了关东地区的基本支配形势。原本臣服于上杉家的松山城、钵形城等附近的小城池就投降于北条氏了,另外多摩郡泷山城的大石氏、秩父郡大神山城的藤田氏也都望风而降了。氏康乘胜追击,攻克了宪政最后赖以栖身的平井城,宪政最终逃向了越后国,至此关东地区全部掌握在北条一族手中了。上杉氏至建长四年先诅重房公从下向随宗尊亲王就任镰仓将军,在关东地区立业生根以来,经南北朝时期、室町时代都战国初期一直都是颇具有实力的名门望族,可是现在却到了几乎快要灭族的困境之地。逃到越后的上杉宪政将“上杉”的姓氏以及关东管领的职位都交给了越后守护代长尾景虎,并托付他一定要找北条氏报仇雪恨,从此以后宪政入道修行,在春日山城渡过了余生。
此后,长尾景虎接任了关东管领的职位,为了实现上杉宪政对自己的请求,屡次摔军从越后南下,曾经数次与北条氏恶战,因此关东地区也就成了上杉氏、北条氏以及野心勃勃的武田氏角逐力量的舞台。直到登上关白之职的丰臣秀吉在小田原征伐战之后,关东地区才成为了德川家康的领地,关东八州才暂时摆脱了战火的焚烧。

上杉朝定(大永5年–天文15年4月20日(1546年5月19日)),武藏国的战国大名。扇谷上杉家当主(天文6年

天文15年。扇谷上杉家事实上的最后的家督。另有山本寺上杉家、二桥上杉家的上杉朝定。

大永5年,上杉朝定出生。父亲为上杉朝兴,妈妈不明。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足利氏一直在与上杉氏争夺著关东地区霸权,关东地区乱象不断。北条氏纲趁乱向武藏野大平原进攻,大永4年,据守江户城的上杉朝兴首先受到了攻击。朝兴被北条氏纲打败舍弃了江户城逃往河越城中,天文6年4月,曾十四度与后北条氏交战的扇谷上杉修理大夫朝兴在河越城去世,朝定继任扇谷上杉家家督。

河越城失守

但是朝兴的死、年轻的朝定继任家督让北条氏纲看到了良机,他加强了对河越城的围攻。作为朝兴的儿子,十二岁的家督上杉朝定年少气盛,会同自个的叔父朝成,为遵从父亲的遗言曾两次率军攻打北条氏希望夺回江户城,同年七月再与北条氏纲所率大军会战于三木原。结果上杉军战败,朝成被俘虏。随后在朝定拼死的抵挡之下,双方在河越城再次交锋,朝定不敌而放弃河越城逃往松山城并在此后以其为居城。北条氏纲攻占了河越城后,领兵退回小田原城。

北条包围网

天文10年,北条氏纲去世。朝定与长年斗争的宿敌山内上杉家的上杉宪政联合,共同对付北条氏纲的继承人北条氏康。天文14年两上杉又和骏河国的今川氏和古河公方足利晴氏合作,形成了一个共同对抗北条氏的同盟,将北条氏整个地包围起来。甲斐国的武田信玄也应邀前来援助今川义元。但经过激烈的谈判,北条氏康将富士川以东的骏河领归还今川氏换得今川义元的退兵,信玄也因信浓国局势有变而主动和解,北条氏避免了多面受敌的风险。

然而次年(天文15年,两上杉仍然组织了号称八万之众的大军攻打河越城,尽管遭遇善战的河越城主北条纲成,但城落似乎近在咫尺。

河越夜战

此时足利晴氏围困河越城的东边,太田资正率军攻打河越城的北边,而城西和城南就由扇谷、山内两上杉氏的主力配合著笼城,氏康便假意议和,达到了使联军麻痺的效果。

天文15年4月20日(1546年5月19日)夜,北条军点燃一支火把为暗号,由城内的北条纲成和城外的北条氏康联合对八万联军进行了夹击,日本战国中的三大奇袭战之一–河越夜战就此打响,联军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惨败。扇谷上杉氏麾下有名的勇将难波田弹正宪重奋战然最终箭矢用尽、刀枪折断,只得跳入东明寺口的古井中自杀身亡。难波田宪重的儿子隼人佐以及所率领的三千余上杉军也全部战死。

一心想要实现父亲遗愿的朝定,以及家老太田资赖也战死于乱军之中。朝定死时年仅21岁。其他的联合军四散。而山内上杉氏的上杉宪政则先是逃往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避乱,又因北条纲成非常快攻占了古河,再次逃亡到了平井城。

但是有关朝定死亡状况的记录传达完全不存在,所以也包含朝定实际上是突然病死的的大概性。因此也有联军崩溃不是由于北条军的奇袭,而是由于朝定的猝死的说法。

身后事

朝定死后,扇谷上杉家断绝了。1561年,上杉谦信攻破松山城。扇谷家庶流–上杉朝宁之子上杉宪胜在谦信的支援下复兴了扇谷上杉家,但不久老冤家北条纲成又攻破此城,宪胜投降。

论智谋不在其祖父北条早云、父亲北条氏纲之下的北条氏康得知河越城被围困的情况后相当着急,但因为陷入了今川家和武田家夹击的局面下却也显得无可奈何。不过幸运的是,当时诹访地方的武田军与北信浓的强豪村上义清正陷入苦战中。武田信玄为了调回对战北条氏康的士兵增援信浓,便对北条家和今川家进行了调停。

进退维谷的北条氏康开始与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商谈议和结好的事,早有兼并骏河国野心的信玄告诉氏康”这个时候假如暂时放弃骏河而死守河越大概会更好的”,并且还和氏康说”假如现今把侵占今川氏的骏河国地区归还给今川,那么将可以使今川军撤退”。北条氏与武田氏达成协议,而今川氏的今川义元有着想上洛的野心,且得到骏河下方富士川以东的骏河领地,有了好处又另有打算的今川家决定退兵,于是西方的威胁由此去掉了。

两上杉氏还是使河越城处在他们的包围之下,企图期待河越城的兵粮断绝。氏康为了防备西部的今川氏而不得不仍然在骏河中部的长洼驻兵防御自个的背后,而后自个才能一心一意的率仅有的八千将士赶往东边救援河越城。当时足利晴氏围困河越城的东边,太田资正率军攻打河越城的北边,而城西和城南就由扇谷、山内两上杉氏的主力配合著笼城,氏康分析后想到是北条军无法直接救援河越城而与联盟军硬拼的胜算也不大,所以打算议和。

氏康首先派遣使者向自个姑母的丈夫足利晴氏提出有议和的意愿,同时以「河越城开城投降,但必须保全所有将士的生命」为条件向上杉宪政提出了议和请求,
但见到氏康主动示弱的宪政和晴氏以为已胜利在望,拒绝了氏康的请降。但这只是氏康的一个小小计策而已。长期的笼城使联军内部士气低落,他们就从外面召集妓女和商人消遣。河越城外成了联军歌舞升平的欢乐场。

这时的氏康派遣密使潜入城中通知城主北条纲成,约定城内外同时起兵相互呼应,从而夹击联盟军。双方约定在20日的夜晚在城墙上点燃一支火把为暗号,大道庙、印浪、荒川、诹方等氏康麾下的北条武士则立刻率军冲入位于柏原的山内上杉宪政军本阵里,打乱联盟军的阵脚。这时的城内,站在迎风飘扬的黄色八幡大旗下的纲成已抱着必死的决心,因为他们已坚守了半年之久,而今没有退路了。

当夜,北条军的奇袭开始了,纲成斩断城门的闸栏,向足利晴氏的阵地发动了急袭。此时,夜光笼罩着的武藏野大平原上,箭矢飞梭,刀枪挥舞,血–染红了土地,这里好像一下子变成了修罗炼域场。联盟军因为氏康已提出和议的请求,战意全无,军心涣散,骄傲轻敌,在这完全意想不到的夜袭之下被打得狼狈不堪。扇谷上杉氏麾下有名的勇将难波田弹正奋勇拼杀,抵挡着北条军的突袭,希望难挽回败局,他就像一个阿修罗战神一般在城门口附近奋战着,最终他箭矢用尽、刀枪折断,跳入东明寺口的古井中身亡。难波田弹正的儿子隼人佐以及所率领的三千余上杉军也全部战死。

为了完成父亲的遗志而希望夺回河越城的上杉朝定以及家老太田资赖也双双战死在乱军之中。从此扇谷上杉氏的家名断绝,扇谷上杉氏经此役而灭亡了。山内上杉氏的上杉宪政逃往古河公方的足利晴氏处避乱,结果纲成非常快攻占了古河,宪政再次逃亡到了平井城。

影响及意义

这一次合战就此决定了关东地区的基本支配形势。原本臣服于上杉家的松山城、钵形城等附近的小城池就投降于北条氏了,另外多摩郡泷山城的大石氏、秩父郡大神山城的藤田氏也都望风而降了。氏康乘胜追击,攻克了宪政最后赖以栖身的平井城,宪政最终逃向了越后国,至此关东地区全部掌握在北条一族手中了。上杉氏至建长四年先祖重房公从下向随宗尊亲王就任镰仓将军,在关东地区立业生根以来,经南北朝时期、室町时代都战国初期一直都是颇具有实力的名门望族,可是现今却到了几乎快要灭族的困境之地。逃到越后的上杉宪政将”上杉”的姓氏以及关东管领的职位都交给了越后守护代长尾景虎,并托付他一定要找北条氏报仇雪恨,从此以后宪政入道修行,后在”御馆之乱”因支援上杉景虎被杀。

此后,长尾景虎接任了关东管领的职位,为了实现上杉宪政对自个的请求,屡次率军从越后南下,过去数次与北条氏恶战,因此关东地区也就成了上杉氏、北条氏以及野心勃勃的武田氏角逐力量的舞台。直到登上关白之职的丰臣秀吉征伐小田原之后,关东地区才成为了德川家康的领地,关东八州才暂时摆脱了战火的焚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