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棋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两声枪响,全世界的灯熄灭了

弗朗茨·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of
Austria,1863年12月18日-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二世之孙,卡尔·路德维希大公长子,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之侄。

  1914年6月28日,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的大街上,两声枪响震惊了全世界。也正是这枪声,引燃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这一天,奥匈帝国王储弗兰茨·斐迪南大公偕王妃索菲亚女公爵在波斯尼亚边境检阅完军事演习后,到萨拉热窝进行访问。
  这时的奥匈帝国正在加紧进行以摧毁塞尔维亚为目标的战争准备。20世纪初,塞尔维亚摆脱了土耳其人的统治,成为南斯拉夫民族统一运动的中心力量,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两地的斯拉夫人,强烈要求摆脱奥匈帝国的统治,与塞尔维亚合并,建立统一的南斯拉夫国家。这一切使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者极为不安。斐迪南和奥匈帝国总参谋长冯·赫特岑多夫主持了制定侵略塞尔维亚的战争计划,此次军事演习的假想敌就是塞尔维亚。演习时间选定在6月28日,这一天是塞尔维亚被土耳其征服的纪念日。这种明目张胆的挑衅行为激起了塞尔维亚人民的极大愤恨,一场刺杀斐迪南的行动在酝酿之中。当时,在塞尔维亚国内已出现反奥宣传活动和爱国团体,如1908年成立的“国防会”和1911年成立的“黑手会”。他们在巴尔干地区已经制造了多次暗杀事件,许多青年爱国者都是以献身精神去进行这些恐怖活动的。
  塞尔维亚政府事前已发觉了要刺杀斐迪南的行动,并对这一行动表示反对,担心这一事件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因为塞尔维亚难以抵挡奥匈的进攻,而俄国此时尚未完成陆军的改编计划,不可能给塞尔维亚有力的援助。塞尔维亚政府试图阻拦“黑手会”的人出境,但与“黑手会”有联系的边防军使他们顺利地越境进入波斯尼亚。塞尔维亚政府又通过本国驻奥匈公使提醒奥匈政府注意,如果斐迪南前往波斯尼亚,将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奥匈政府对这一警告置若罔闻。
  斐迪南夫妇在城郊检阅军事演习之后,一长列皇室汽车缓缓驶过人群拥挤的街道。斐迪南为了长期占领这块土地,想通过此行在表面上给塞尔维亚人民一点好感。因此,他不想在这座城市炫耀他的军事力量,只带了少数的卫兵进行防卫,道路两旁的警戒也只由稀疏的宪兵和警察负责。斐迪南坐在第二辆车上,索菲亚坐在他的右边。波斯尼亚军政府长官奥斯卡·波蒂奥雷克将军坐在左边的位上,司机旁边是侍从官哈拉希伯爵。
  这种情况,对刺杀者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在通往市政厅的途中,埋伏在路旁的塞族青年察布里诺维奇,突然奋力向车队扔过一枚炸弹。司机见势不妙,立刻加快车速。炸弹落在车篷上又弹到地上,在第三辆汽车前面,炸裂了那辆汽车的前轮胎,炸弹的碎片击伤了总督和大公几个副手。斐迪南夫妇故作镇静地参加了市政厅举行的欢迎仪式,然后略作休息,驱车前往医院看望受伤的随从。
  这一次为了安全起见,侍从官员特意站在汽车的踏板上,手按刀柄,保护斐迪南夫妇。可是斐迪南还是劫数难逃。车队行驶到拉丁桥时,19岁的塞尔维亚青年普林齐普早已做好准备,当车离他不到2米时,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拔出手枪对准斐迪南夫妇扣动了板机。
  斐迪南夫妇的被刺身亡,使本来就充满火药味的巴尔干“火药桶”一下爆炸了。在战争一触即发的情况下,各帝国主义国家紧张地进行阴谋活动,准备厮杀。德皇威廉二世疯狂叫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奥匈帝国在取得法国的支持之后,于7月23日向塞尔维亚提出了极其苛刻的条件,限定在48小时内签复。塞尔维亚为了忍辱求全,除了奥方派员参与追捕审判凶手一项外,其余条件全数被迫接受。尽管如此,奥匈帝国仍以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为借口,于7月28日对塞尔维亚正式宣战。
  紧接着,德、俄宣战,法、英对德宣战,奥匈帝国向俄宣战,这样,欧洲各帝国主义大国在几天之内都卷入了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全面爆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塞尔维亚人民以普林齐普为榜样,勇敢地拿起武器,为捍卫自己的民族尊严,保卫自己的国土,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叭叭”两声枪响,声震全球。
“啊——啊——”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的大街上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乱成一团。
…… 时间:1914年6月28日,星期日。 地点:萨拉热窝的大街上。
人物: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女公爵。
事件:王储和王储夫人被枪杀。 ……
一个原本平淡无奇的星期日,却因为两声枪响,历史从此发生转折,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就此点燃。用一位当时西方政治家的话来说就是,全世界的灯因为这两声枪响而熄灭了。
6月28日早上9点,萨拉热窝车站驶进了一列豪华的专车。不一会儿,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和他的妻子索菲女公爵从车中走了出来。傲慢的斐迪南
大公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便趾高气扬地穿过戒备森严的车站,偕同他的妻子洋洋得意地坐上一辆敞篷汽车,随即,车队缓缓驶离火车站,驶向萨拉热窝市政厅。
斐迪南大公刚结束完一次军事演习,他是来萨拉热窝巡视的。奥匈帝国由奥地利与匈牙利组成,六年前,斐迪南带领奥匈帝国用武力吞并了波斯尼亚。此后,他对
邻近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垂涎不止,老想着有朝一日,把这块“肥肉”也“吃”到“嘴”中。在他之前亲自指挥的那次军事演习中,假想敌就是塞尔维亚。
但塞尔维亚人并不欢迎斐迪南的到来。一个叫加夫里洛·普林齐普的民族主义者悄悄地组织了一个爱国军人团体,其实就是一个七人的暗杀小组。早在斐迪南来萨
拉热窝之前,暗杀小组就已经做出了详细周密的暗杀计划。斐迪南到达萨拉热窝当天,暗杀小组一早就已经埋伏在车站到市政厅的街道两旁,万事俱备,只等斐迪南
出现。
斐迪南夫妇坐着敞篷车,得意洋洋地同旁边的波斯尼亚总督谈论着萨拉热窝这个美丽的城市,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机。
为了长期占领这块土地,斐迪南大公特意带了少数的卫兵,想以此来增加波斯尼亚人民的好感。也正因为他不想在这座城市炫耀军事实力,所以波斯尼亚方面负责
安全的宪兵和警察也毫不在意,安保措施极为马虎。这个不可一世的王储却怎么也想不到,正是他的“低调”给了暗杀小组的人以机会。
车队缓缓地驶上了市中心的一座桥梁,此时埋伏在那里的是一个刚过20岁的高个子青年,愤怒而又紧张的小伙子右手紧握着炸弹,手心已经浸出了汗水,而握紧的左手也在暗暗使劲,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第二辆敞蓬汽车里的斐迪南,脚步慢慢地向前移动着。
突然,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向他吆喝着走了过来:“喂,干什么的?”
高个子青年一愣,赶忙向警察微笑一下,说:“看热闹,看热闹!”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赶紧给我往后退!”警察不耐烦地喊道。就在这一来一去的光景里,车队已经驶过了桥面。
看着渐渐远去的车队,高个子青年无限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悄然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车队继续前行,很快就到了阿佩尔码头,埋伏在此处的是一个名叫察布里诺维茨的青年,为了把握住时机,他迅速地冲出人群,奋力地朝车队扔了一枚炸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司机立刻加快车速,躲过了致命的一击。炸弹落在斐迪南乘坐的敞篷车的车篷上后又弹到地上,滚落到第三辆汽车前面时,才“轰”的一声
炸了。等烟雾散去后,人们才发现,车内的斐迪南毫发无损,炸弹只是炸裂了第三辆车的前轮胎,而被炸弹碎片击伤的是总督和斐迪南的几个副手。
爆炸声的突然响起,吓坏了围观的群众,也着实吓了斐迪南一大跳,他脸上得意的神情一扫而光。而一旁的索菲夫人更是吓得面色蜡黄,惊恐不已。
察布里诺维茨的刺杀失败了,他愤怒地看了一眼车内的斐迪南,然后仰天长叹,随即吞下了一小斐迪南
瓶毒药,纵身跳进河里。
而此时坐在第一辆车里的萨拉热窝市长和警察专员突然反应了过来,一齐叫道:“快捉住他,快抓住他!”
几名警察应声跳下河去。几分钟后,奄奄一息的察布里诺维茨被警察打捞上岸。然而此时的察布里诺维茨已经身中剧毒,他忍着剧痛,一言不发,但是眼睛里却充
满了怒火,恶狠狠地盯着惊恐不已的斐迪南。斐迪南被察布里诺维茨愤怒而犀利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但他斐迪南被称为斐迪南大公,他是奥匈帝国的王储,为奥匈
帝国国王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之侄。因为1889年奥匈帝国的皇太子鲁道夫自杀,所以斐迪南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储。到了1898年,
斐迪南被任命为奥匈帝国军队的副总司令。1908年,斐迪南极力主张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这样一来就大大加深了俄国与奥匈帝国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
了波斯尼亚危机的出现。除此之外他还极力反对南斯拉夫独立,并主张把奥地利、匈牙利的二元帝国,改组为奥地利、匈牙利和克罗地亚的三元国家。最终在
1914年6月28日,他被塞尔维亚爱国青年普林齐普杀死在波斯尼亚的首府萨拉热窝,他的死也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拉开了序幕。
仍故作镇静地说道: “这家伙有精神病,我们不必管他,继续前进吧!”
说完,车队又继续前进。受惊的车队一路颠簸着终于到达了市政厅,萨拉热窝市长赶快下车,急步登上台阶,颤颤巍巍地从口袋中掏出早已准备的欢迎词。正准备宣读时,只见斐迪南怒气冲冲地从车中跳了下来,上前一把抓住市长的胳膊,大声吼道:
“市长先生,难道你就是用炸弹来迎接我的吗?你要知道,今天我来到这里是进行和平访问的。和平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吗?”
随后下车的索菲夫人见市长被斐迪南抓在手中浑身发抖,不知所措,赶快上前劝说,斐迪南这才放开手,然后怒气十足地说道:
“好吧!那现在就请读你的欢迎词吧!”
市长松了口气,捋了捋弄皱的欢迎词,结结巴巴地念完了。
欢迎仪式结束后,斐迪南的怒气却仍未消除,他铁青着脸问哆哆嗦嗦站在一旁的波斯尼亚总督道:
“‘尊敬’的总督先生,我们访问国家博物馆的事情,‘您’认为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殿下,”总督慌忙答道,“请您息怒,我保证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请殿下尽管放心!”
“那好吧!”斐迪南阴着个脸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在去博物馆之前,我想先改道去医院探望一下受伤的人。”
总督本想阻拦,但一抬头刚好对上斐迪南那双充满怒气的眼睛,便只好硬着头皮答道:“是,殿下!”
车队重新上路,驶向医院。
为了安全起见,警察专员重新布置了一下。为了确保斐迪南夫妇的安全,还执意安排了侍从官员站在汽车的踏板上。
刚接到消息的普林齐普早已在拉丁桥周围做好了准备。这位年仅19岁的塞尔维亚青年,此刻显得异常冷静,他把所有的怒火都压在胸中,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斐迪南。
随着斐迪南的专车越来越靠近拉丁桥,普林齐普也随着车速在人群中慢慢向前靠近,近了!近了!当车离他不到两米时,他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不等官员们反应过来,手枪就对准斐迪南夫妇扣动扳机。
“叭!”“叭!”两声枪响,斐迪南夫妇倒在了血泊中,斐迪南脖子中了一枪,而索菲的腹部也中了一枪。两人还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断了气。
反应过来的侍从武官举刀就要向普林齐普砍去,却听到总督大声喊道:“抓活的!”
普林齐普见斐迪南夫妇已死,笑了一声,就拿起枪对准了自己头部,但是还未等他开枪,就已经被警察逮住了。普林齐普在挣扎之下,服下一小瓶毒药,他虽然剧烈地痉挛着,却并没有当场死去。
斐迪南夫妇被刺的消息一传出,本来就充满火药味的巴尔干“火药桶”一下子爆炸了。而早就想吞并塞尔维亚的奥匈帝国,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借口,于是在大臣们的纷纷煽动之下,82岁的奥匈帝国国王召见了陆军总参谋长,一番争议后双方达成一致,向塞尔维亚宣战。
1914年7月23日下午6点,奥匈帝国派出使节向塞尔维亚政府递交了最后的通牒。为了让对方拒绝,他们提出的条件十分苛刻。果不其然,塞尔维亚政府拒绝了他们的要求,于是,奥匈帝国在28日夜晚,炮击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这一下子就炸死了五千多名塞尔维亚人。
紧接着,德国向俄国宣战,法国和英国向德国宣战,奥匈帝国向俄国宣战,短短几天之内,欧洲的各个大国全部卷入了这场战争中,至此,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西方政治家指出,如果没有普林齐普那支手枪射出的子弹,“一战“也会爆发,但会延缓。迄今为止,大多数人都不认为普林齐普是英雄,即使是塞尔维亚人也大
多把他当成一个冲动的年轻人。以今天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次典型的恐怖主义袭击。恐怖主义在今天,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是因为虽然从事恐怖主义的只是极
少的人,但由于恐怖活动所具有的特性,它所造成的后果却极为严重。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国际关系等各个领域都会受到影响。美国9·11事件是有史以来
最疯狂的恐怖袭击,但是我们注意到,死的人中平民居多。所以,为了生存的权利,我们应该对侠客式的恐怖袭击进行抨击,而不是赞颂。

皇帝独子皇太子鲁道夫于1889年因精神病自杀后,成为皇位继承人。因他主张通过兼并塞尔维亚王国将奥匈帝国由奥地利、匈牙利组成的二元帝国扩充套件为由奥地利、匈牙利与南斯拉夫组成的三元帝国,所以1914年与其庶妻”霍恩贝格女公爵苏菲”视察时为奥匈帝国波黑省的首府萨拉热窝时,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西普刺杀身亡。”萨拉热窝事件”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环球旅行

1892年12月,时年28岁的斐迪南乘”伊丽莎白皇后”号装甲巡洋舰,从地中海的里雅斯特起航,经印度前往北美。他的陪同人员超过400人。在航行中,斐迪南写了2000多页日记,从对亚丁狭窄街道的描绘,到感叹南太平洋的魅力,再到攀爬加尔各答的垃圾堆,哀叹西方列强的殖民剥削制度,这段经历可谓丰富多彩。

斐迪南酷爱打猎。当他靠近印度海岸时,他拿起一把猎枪向水中射击,杀死鳐鱼和鳍鱼。之后,他猎杀秃鹰、大象、树袋熊,甚至还有臭鼬、鹳。他这样形容在斯里兰卡对付一只蜥蜴的情景:”我走近蜥蜴就如同圣乔治走近龙。”

在印度,斐迪南发现了吸纳人的”靶场”。他的搬运工们携带87顶帐篷进入新德里附近的丛林中。不久,英国驻尼泊尔总督安排203头大象列阵,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猎虎,用这种方式欢迎斐迪南。当印度海得拉巴的土邦君主请他用餐时,桌上摆满异国风味的佳肴,在蛋糕被切开后,一群色彩艳丽的鸟飞了出来。接着,他们又在丛林中喝香槟酒。只有音乐不符合斐迪南的口味,他挑剔地写道,印度乐团”发出刺耳的单簧管和长笛声音”。

在印尼摩鹿加群岛,一群孩子围在他周围,用荷兰语不停地唱着”祝愿他长命百岁”。在雅加达,斐迪南射杀了一条鳄鱼,还有机会见到漂亮的身穿拧花裙的荷兰女人。不过,他没有对西方殖民者在那里进行的残忍屠杀与统治进行掩饰。接下来试图对暹罗展开短暂访问时,正患腹泻和热带病的斐迪南险些见证一场海战:法国炮舰封锁了曼谷沿海,迫使暹罗国王割让寮国的控制权。为避免被伤及,这位旅行者不得不改变路线。

在澳大利亚,斐迪南再度目睹暴力事件:澳洲土著居民刚刚杀死了31名殖民者。让外人惊讶的是,斐迪南竟然对土著居民的行动表示同情。他分析说,这场袭击只是为了报复殖民者的”残忍”,澳洲土著”被迫离开他们祖先的土地,并被清除”。但斐迪南没有让这些破坏他的狩猎乐趣,在众多庄园主的邀请下,他乘上一列特殊的火车进入澳洲内地,参加射杀袋鼠的活动。稍后,他乘巡洋舰来到悉尼港,举办了一场奢华宴会,同时也注意到了悉尼的黑暗面:污秽的监狱、鸦片窝点、屠宰场和刑场。

1893年6月,斐迪南前往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目的地–新喀里多尼亚岛,那里是一个巨大的监狱,大约有8000名囚犯生活在岛上。抵达港口时,斐迪南凝视著囚犯们阴冷的面孔,这些人正在码头和矿山辛苦劳作。结束访问前,监狱主管说他们还在使用断头台。

更冒险的还在后面:1893年6月7日,斐迪南一行在索罗门群岛上的奥瓦拉哈岛抛锚,在那里,他们见到了用狗牙制成的项链和龟甲制作的鼻圈,还有当地人的食人仪式。这个奥地利旅行团武装起来,进入岛屿腹地。在灌木丛中,斐迪南同一个”黑肤色的食人族女人”为一包槟榔讨价还价,他还拿出两根香菸换来一支矛。返回船上的旅程有些惊险,部分成员迷路,被”野蛮人”所包围,船上的少尉直接向人群开了一枪。

接着,斐迪南前往日本。他目睹了一个正处于改革阵痛中的国家。他写道:”我们的眼光不再扫向理想,而是关注工厂的烟囱。”日本方面对斐迪南进行严密保护,甚至在海上巡逻,因为两年前俄国皇太子访日时曾遭一名日本警察袭击。

结束日本之行后,斐迪南和一个规模缩小的随从团前往北美洲。这场环球之旅的最后一站是他们眼中的”新世界”。抵达温哥华后不久,斐迪南被森林大规模遭砍伐的景象所震惊,然后开始横跨”西部荒原”的铁路旅行。但这变成了”失望之旅”,”等待猎获的灰熊不愿出现今他的枪前,牛仔们傲慢地把脚放在他的桌前,而且任何地方都禁止吸菸”。

荒原遭到破坏也使斐迪南感到恼火,他这样记述温哥华:”那里正在进行残忍的灭绝战争……到处都能听到砍伐的声音”。斐迪南还去了纽约,漫步在第五大道和百老汇,享受时尚气息。他这样评论美国:这个国家拥有”英雄气质、进取精神”,但”往往伴随着前所未有的冷酷”。

经过10个月的旅行,斐迪南最终回到他深爱的维也纳。他称维也纳”永远年轻”,他错了,20年后奥匈帝国的毁灭将同他纠缠在一起。据统计,斐迪南一生中仅射杀的牡鹿就超过5000只,痴迷打猎大概对他的耳膜造成永久性损伤,这也是他在1914年对暗杀反应迟缓的因素之一。

军事斗争

1898年任奥军副总司令。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欧洲列强对巴尔干半岛的扩张,激起塞尔维亚族的极力反抗,塞尔维亚民族解放运动日益高涨。被奥匈占领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企图摆脱奥匈控制,同塞尔维亚合并,组成南斯拉夫,对此奥匈帝国力图阻止。1908年,奥匈帝国乘土耳其革命之际,宣布正式吞并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两地(该两地长期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1878年该两地被奥占领,但名义上仍属土耳其),激起塞尔维亚的极大愤怒。塞尔维亚在边境部署力量,俄国支援塞尔维亚。奥匈帝国也在边境集结军队,双方剑拔弩张,战争有一触即发之势。德国支援奥国,于1909年3月21日向俄国发出通牒,并威胁说,俄国干涉不仅意味着要对奥匈作战,还要对德国作战;德国还要求俄国承认奥匈对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两地的吞并,否则就对塞尔维亚开战。俄国由于日俄战争(1904~1905)中战败,力量大大削弱,又得不到英、法的支援,无力同德、奥匈抗衡,不得不暂时让步,承认奥匈对上述两地的占领。1912~1913年和1913年,曾发生过两次巴尔干战争,推动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斯拉夫人的民族解放运动,它们要求和塞尔维亚合并,建立大塞尔维亚国。奥匈帝国反对塞尔维亚扩大,图谋吞并塞尔维亚。奥塞冲突成为两大军事集团斗争的焦点,巴尔干成为欧洲火药库。

刺杀事件

1913年,奥斯卡·博迪奥雷克将军作为奥地利派驻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总督,为了对付正在发展之中的塞尔维亚民主主义者而采取了暂时延缓省一级议会,对新闻进行审查,并加重了警察的措施。他然后邀请了大公,也是哈普斯堡皇室的继承人、奥地利军队的检查长,在1914年6月28日访问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并在一天的访问中参观阅兵仪式。其所选择的日子是很不吉利的一天,因为在1389年的那一天,在科索沃战役中,塞尔维亚人在被土耳其人大败后丧失了近五百年的独立地位。

由于从来没有就大公的刺杀事件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恐怕许多关键的问题永远都不可以得到回答了。圣维塔日的访问是否自己就是有意挑起波斯尼亚塞尔维亚人的事端?那些激进主义分子当然是这样以为的。那么博迪奥雷克在发出邀请时的动机毕竟是什么呢?他当然有理由憎恨大公,因为大公过去两次拒绝给他升职。至少博迪奥雷克未能在如此不稳定的局势下提供充分的保卫就足以够成犯罪了。

报上大公将要来访的讯息提示了年轻的波斯尼亚-塞尔维亚激进分子加夫里洛·普林齐普是时候采取行动了。他决定刺杀大公,并且邀请内德利克·查布里诺维奇加入。当时他们是在塞尔维亚的首都贝尔格莱德。普林齐普和第三个谋反者特里夫科·格拉贝日都是在被他们的波斯尼亚学校赶出来以后到那里去学习的,而查布里诺维奇则是由于参与了印刷工人的罢工而从萨拉热窝被驱逐出来的。

这三个人从黑手会(其往往的名字是”联合或死亡”,是一个祕密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组织)那里得到了手枪和炸弹,接受了使用方法的训练,并且帮助将武器跨境运到波斯尼亚或是通过中介机构运回萨拉热窝。这个激进的塞尔维亚恐怖组织是由陆军上校德拉古廷·迪米特里耶维奇领导的,他的塞尔维亚同谋们称呼他的代号为”蜜蜂”,他是当时塞尔维亚军队情报部门的头。当普林齐普得到武器后,他写信给达尼洛·伊里克,以期在萨拉热窝再找到几位同伙。伊里克是一个激进知识分子,具有民族主义、俄罗斯革命主义和无政府主义者方面的兴趣,又帮助他们招募了另外三个人:穆罕默德·巴斯克(一个穆斯林木匠,过去密谋杀害博迪奥雷克)、瓦索·丘布里洛维奇和茨维特克·波波维奇,都是高中学生。

当时间临近的时候,伊里克作为首席技术负责人,开始对刺杀计划表示怀疑,并且试图劝阻普林齐普和格拉贝日,但是没有成功。”蜜蜂”也派遣了一个代表试图阻止这个计划。伊里克形成了最终的计划。有一份报纸公布了大公访问的行程,伊里克将密谋者们安排在河边的一条叫作艾普尔码头的路上,皇室的军队将两次经过那里。前面两个年轻人将用他们的炸弹袭击;假如他们失败,接下来的两个就将采取行动;假如他们也失败了,最后的两个也会一试身手。伊里克分发了手枪和炸弹,同时还指导他们怎样使用。密谋者们混进了等候的人群,但是前面的两个:穆罕默德巴斯克和丘布里洛维奇在车队经过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普林齐普和格拉贝日也没有袭击车队。只有查布里诺维奇行动了,他向大公的车投掷了一颗炸弹,但是只炸到了摺叠起来的后簷上,然后在后面的车下爆炸了,炸伤了12个人。大公的车立即离开了现场。查布里诺维奇试图用一个氰化物的药丸结果了自个,却没有成功,他又跳进河里,并在那里被抓住了。所有其他密谋者都逃跑了,除了普林齐普,他决定留下来期待第二次机会。

在访问了城市礼堂后,大公和他的妻子出发到医院看望被炸弹炸伤的一个副官。在路上,领头的车拐错了一个弯,不得不慢下来在艾普尔码头调头,而普林齐普仍然等在那里。这样一来,第二辆车就在普林齐普面前停了下来,他立即举起手枪向大公和他的妻子开枪。两个人都非常快死去了。普林齐普当即被抓住。

大战爆发

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立即以此作为发动战争的借口,挑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一事件遂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萨拉热窝事件发生后,奥匈决定以此为借口挑起战争,吞并塞尔维亚。德国坚决支援奥匈的行动,俄国表示支援塞尔维亚。1914年7月23日,奥匈向塞尔维亚发出最后通牒,限48小时答复。通牒内容极其苛刻,要求制止一切反奥活动,惩办进行反奥宣传的官民,由奥匈派员共同审判萨拉热窝事件的”凶手”等。7月25日,塞尔维亚覆文,除拒绝会审外,全部接受其余条件,但奥匈仍不满。当天奥匈即与塞尔维亚断交。7月28日对塞宣战。7月30日,俄国宣布总动员。8月1日,德国对俄宣战,8月3日,又对法国宣战。8月4日,英国借口德军破坏了比利时中立,对德宣战。8月6日,奥匈向俄国宣战。欧洲主要帝国主义国家都卷入了战争。义大利出于自身利益,战争初期宣布中立,后来又转向协约国方面,对德奥宣战。日本为了夺取德国在亚洲的殖民地,于8月15日向德国发出通牒,8月23日向德国宣战。土耳其于11月参加到同盟国方面作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