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的结局:奥地利走向了衰弱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至此已不再有原来的意义,不过战争仍未了结。法国为了统治法兰德斯和奥地利和英国开战;法国和西班牙为了义大利的统治权又和奥地利和撒丁尼亚作战;奥地利在义大利的进展正好和法国在尼德兰的战果相互抵消。1746年,法国由于知悉俄国援军即将抵达奥属荷兰,决定与英、奥议和,于是签订《亚琛和约》,征战的双方都因财源枯竭而非对大屠杀的厌恶而签订条约。谈判从1746年4月一直拖到11月才达成协议。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至此以悲剧结束。腓特烈二世夺得西里西亚获得列强一致承认,而这是八年来诸大国唯一看得到的成果。奥地利割让一部分义大利领地给西班牙和撒丁尼亚,虽然萨克斯伯爵胜利,但法国仍将尼德兰南部归还给奥地利君主国,承认汉诺威王朝在英国合法存在,答应把小王位觊觎者驱逐出境,承认在印度休战。列强休战八年,好让妇女努力生产子女来为诸国王侯的竞赛补充下一回合所需的兵力。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简介: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背景是什么?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影响是什么?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领土的变更绝不是这场战争的唯一结果。1741年面临亡国危险的哈布斯堡国家,终于作为一个大国幸存下来了,实际上,尽管遭到一些损失,但某种意义上1748年的哈布斯堡国家比1740年更强大了。它的行政管理和政策都注入了新的活力;它的军队数量大大加重了;士气也提高了;完全可以预料,只要经过一个短时期的和平,玛利亚·特蕾莎就可以进行改革,从而进一步提高她领地的战斗力,女王已证明她是一个伟大的统治者。但拯救哈布斯堡家族的不是她一个人;外国的帮助起了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她的敌人之间的互相猜忌。1741年法国的弗勒里主教不愿尽全力肢解奥地利,而1744年腓特烈的计划又因为他自个的错误而完全失败,1745年的胜利提高了腓特烈的声望,他开始被普鲁士人称为大帝,但在他领地之外,他是小偷和强盗的化身,背信弃义者的典型。他那时已别无退路,他了解的那个继位前毫无政治素养,只喜爱文学和跳舞,一心幻想有个温暖的家的小表妹已成长为一个天才的统治者,面对这样一个不屈不挠的女人,他只能全力提高自个的军备,防范复仇女神随时大概落下的巨剑。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简介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发生在18世纪中叶,具有典型的中世纪后期战争的一般特点。其中最突出的表现是: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是欧洲两大联盟为争夺奥属领地,因奥地利王位继承权问题而引起的,它于1740—1748年以中欧为主要战场展开。

第一,具有显著的消耗战战略特色。消耗战是18世纪战争在战略思想上的主要特点之一,而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则是这一战略的典型代表。这一战略思想,从战争目的上看,不是以歼灭敌有生力量,而是以夺占要塞或省份为战争的最终目的。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作战双方只侷限于将敌击溃、击退,并不重视是否将敌歼灭。从作战指导思想上看,交战双方尽量避免流血的决定性会战,而是以高超的计谋战和对敌后勤补给的破坏,断敌粮草供应,迫敌不战自退。在长达8年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仅进行两次大规模交战。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1

第二,线式战术已开始由鼎盛走向衰退。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发现旧的线式战术运转不灵,难以机动,难以发挥快速性的弊病。尤其在莫尔维茨会战中,普军因转换战斗队形而丧失良机,使普鲁士国王以检讨的目光来看待线式战术,并作了「斜式战斗队形」的尝试。「斜式战斗队形」是对线式战斗队形的一种加强和提高,使普鲁士在以后的「七年战争」中大受裨益。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奥皇查理六世于1740年10月20日死后无嗣,其长女玛利亚·特蕾西亚承袭父位。查理六世死后,普鲁士、法国、西班牙、巴伐利亚、萨克森、皮埃蒙特、撒丁王国、那不勒斯王国拒绝承认玛利亚·特蕾西亚的继承权,而奥地利、英国、俄罗斯帝国、波希米亚王国、匈牙利、荷兰、西里西亚从其各自的既得利益出发,则全力支持玛利亚·特蕾西亚的继承权。由此而爆发了长达8年之久的由两次西里西亚战争所构成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发生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交替时期,它既有中世纪后期战争的一般特点,又孕育著新时代战争的萌芽,体现了进步的作战思想和方法与落后的作战思想和方法的较量。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背景

此次战争中,普鲁士军队在作战思想和作战方法上,都在旧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和突破,为以后的「七年战争」,特别是为拿破仑凭借先进的生产力所创造的新的战略战术,提供了借鉴。普军在战争中,还体现了一种防御中的进攻作战思想,这一作战思想被后来非常多军事统帅和军事思想家加以利用和发展,并由德国军事思想家施利芬将其推向高峰。此外,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方面,普军也作了成功的尝试。这些包含新时代萌芽的进步的作战思想和作战方法,也正是普鲁士军队战胜奥地利军队、达到战争目的——夺占西里西亚的主要原因所在。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是因为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无男嗣,欧洲两大阵营为争夺奥地利王位,并在奥地利获取利益而引发的战争。

1740年10月20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六世逝世,并无男性后嗣,而根据查理六世于1713年所颁布的《国事遗诏》,其长女玛丽娅·特蕾西娅有权承袭其奥地利君主国所属之各个领地。

玛利亚·特蕾莎登位当天就表示,虽然她只是个女子,但却有一颗王者的心,她有信心在各位大臣的帮助下保持奥地利君主国的完整。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结果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至此已不再有原来的意义,不过战争仍未了结。法国为了统治法兰德斯和奥地利和英国开战;法国和西班牙为了意大利的统治权又和奥地利和撒丁尼亚作战;奥地利在意大利的进展正好和法国在尼德兰的战果相互抵消。

1748年,法国由于知悉俄国援军即将抵达奥属荷兰,决定与英、奥议和,于是签订《亚琛和约》,征战的双方都因财源枯竭而非对大屠杀的厌恶而签订条约。谈判从1748年4月一直拖到11月才达成协议。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至此以悲剧结束。

腓特烈二世夺得西里西亚获得列强一致承认,而这是八年来诸大国唯一看得到的成果。奥地利割让一部分意大利领地给西班牙和撒丁尼亚,虽然萨克斯伯爵胜利,但法国仍将尼德兰南部归还给奥地利君主国,承认汉诺威王朝在英国合法存在,答应把小王位觊觎者驱逐出境,承认在印度休战。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2

列强休战八年,好让妇女努力生产子女来为诸国王侯的竞赛补充下一回合所需的兵力。

领土的变更绝不是这场战争的唯一结果。1741年面临亡国危险的哈布斯堡国家,终于作为一个大国幸存下来了,实际上,尽管遭到一些损失,但某种意义上1748年的哈布斯堡国家比1740年更强大了。

它的行政管理和政策都注入了新的活力;它的军队数量大大增加了;士气也提高了;完全可以预料,只要经过一个短时期的和平,玛丽娅·特蕾西娅就可以进行改革,从而进一步提高她领地的战斗力,女王已经证明她是一个伟大的统治者。

但拯救哈布斯堡家族的不是她一个人;外国的帮助起了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她的敌人之间的互相猜忌。

1741年法国的弗勒里主教不愿尽全力肢解奥地利,而1744年腓特烈的计划又因为他自己的错误而完全失败,1745年的胜利提高了腓特烈的声望,他开始被普鲁士人称为大帝,但在他领地之外,他是小偷和强盗的化身,背信弃义者的典型。

他那时已经别无退路,他了解的那个继位前毫无政治素养,只喜爱文学和跳舞,一心幻想有个温暖的家的小表妹,已经成长为一个天才的统治者,面对这样一个不屈不挠的女人,他只能全力提高自己的军备,防范复仇女神随时可能落下的巨剑。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影响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发生在18世纪中叶,具有典型的中世纪后期战争的一般特点。

第一,具有明显的消耗战战略特色。

消耗战是18世纪战争在战略思想上的主要特点之一,而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则是这一战略的典型代表。这一战略思想,从战争目的上看,不是以歼灭敌有生力量,而是以夺占要塞或省份为战争的最终目的。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作战双方只局限于将敌击溃、击退,并不重视是否将敌歼灭。

从作战指导思想上看,交战双方尽量避免流血的决定性会战,而是以高超的计谋战和对敌后勤补给的破坏,断敌粮草供应,迫敌不战自退。在长达8年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仅进行两次大规模交战。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3

第二,线式战术已开始由鼎盛走向衰退。

在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中,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发现旧的线式战术运转不灵,难以机动,难以发挥快速性的弊病。

尤其在莫尔维茨会战中,普军因转换战斗队形而丧失良机,使普鲁士国王以检讨的目光来看待线式战术,并作了“斜式战斗队形”的尝试。

“斜式战斗队形”是对线式战斗队形的一种加强和提高,使普鲁士在以后的“七年战争”中大受裨益。

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发生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交替时期,它既有中世纪后期战争的一般特点,又孕育着新时代战争的萌芽,体现了进步的作战思想和方法与落后的作战思想和方法的较量。

此次战争中,普鲁士军队在作战思想和作战方法上,都在旧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和突破,为以后的“七年战争”,特别是为拿破仑凭借先进的生产力所创造的新的战略战术,提供了借鉴。

普军在战争中,还体现了一种防御中的进攻作战思想,这一作战思想被后来许多军事统帅和军事思想家加以利用和发展,并由德国军事思想家施利芬将其推向高峰。

此外,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方面,普军也作了成功的尝试。这些包含新时代萌芽的进步的作战思想和作战方法,也正是普鲁士军队战胜奥地利军队、达到战争目的——夺占西里西亚的主要原因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