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纳粹德国武装党卫军里最著名的将军之一:威廉·比特里希

瓦尔特·克吕格尔,男,于1890年2月27日出生于斯特拉斯堡的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德意志帝国的一名陆军中尉,后来晋升为上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阵亡。克吕格尔童年时在拉斯塔特的一所公立小学(Vorschule)就读,6岁时又转到柏林求学,直到1900年。于1945年德国战败时自杀身亡。

党卫队全国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大将–保罗·豪塞尔 SS-Oberstgruppenführer und
Generaloberst der Waffen-SS Paul Hausser
(1880-1972)保罗·豪塞尔于1880年10月7日出生于哈弗尔河畔勃兰登堡(Brandenburg
an der Havel)的一个正统普鲁士军人家庭。

威廉·比特里希(1894.2.26-1979.1.19)是纳粹德国武装党卫军里最著名的将军之一。党卫队旅队长。

1900年4月1日,克吕格尔进入了位于卡尔斯鲁厄的军事学校学习。6年后,他又转到在柏林的里希特菲尔德(Lichterfelde)的总军事院校学习,最后于1907年毕业。1908年3月19日,他被晋升为帝国陆军中尉,在第110″凯萨.威廉一世”掷弹团第2营服役。在这个营里与他一起服役的有不少后来的名将,其中包括在1944年于诺曼底战役中阵亡的西线装甲兵总参谋长艾德尔·冯·达万斯(Edler
Von
Dawans)少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克吕格尔被任命为该营副官,参加了西线的战役。在战争期间,他先后在蒂罗尔和塞尔维亚作战,并于1917年8月18被晋升为陆军上尉,两次负伤。其中第二次是在1918年10月11日。由于他作战勇敢,先后获得过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霍亨索伦配剑骑士十字勋章,巴登狮章,梅克伦堡和萨克森战争功勋十字章以及黑色负伤纪念章。

保罗·豪塞尔于1880年10月7日出生于哈弗尔河畔勃兰登堡(Brandenburg an der
Havel)的一个正统普鲁士军人家庭。父亲库尔特·豪塞尔当时是陆军少尉,最后官至帝国陆军少校。豪塞尔幼年时在家乡读完了四年制公立小学(volksschule)和九年制实科中学(realgymnasium)。之后他于1892年进入了普鲁士的军官学校,在柏林的利歇尔费尔德(Lichterfelde)最高军校直属下的柯斯林军校学习直至1899年3月毕业。毕业后他被任命以少尉军衔,被编入西普鲁士第155步兵团服役。在此期间他先后担任营级和团级的参谋军官。1907年至1909年间,他又在波森的战争学院里进行培训。之后他又在帝国海军接受了三年的飞行观测员培训。1912年,豪塞尔被晋升为陆军中尉,进入德军总参谋部担任绘图参谋。1913年10月1日,他被晋升为陆军上尉。第二年的3月,他被任命为第6集团军第109步兵师的作战参谋,同时晋升为陆军少校。

威廉·比特里希是武装党卫军里最著名的将军之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1932年他加入了党卫队的”东部”飞行中队,之后还当过第74旗队指挥官。1934年8月他离开了普通党卫队。1934年希姆莱重新建立了政治预备队之后,比特里希于8月25日担任该部队指挥官。不久该部队扩编为”日耳曼尼亚”团,他担任第二连连长。1936年10月,比特里希转到”德意志”团任第二营的连长。1938年春天,”元首”团在奥地利创立,比特里希担任第1
大队长。1939年6月1日,他晋升为党卫队旗队长并调任警卫旗队塞普.迪特里希的副官,并参加了波兰战役。1940年2月初,比特里希调往党卫队特别机动师负责兵员补充。1940年12月14日,他回到第2党卫军师担任”德意志”团团长,在此职位期间他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后来豪塞尔师长负伤,比特里希接替了他的职位。此后他担任”帝国”师师长,一直到1942年1月,他因病而被迫卸职。在康复后,他于1942年5月1日被任命为”玛丽亚·特蕾莎”旅旅长,并监督了该旅扩编为师。2月15日,比特里希担任第9党卫军”霍亨斯道芬”师师长,并负责该师组建并扩编满员。当豪塞尔升任第7集团军司令后,比特里希也同时升任第二党卫军装甲军军长,并一直担任该职到战争结束。在他担任的第二党卫军装甲军军长期间,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荷兰安恒地区防御并挫败盟军”市场花园”行动的战役中所立下的功勋,这壹次也是武装党卫军在战争中最后一次取得胜利的战役。

大战结束后,克吕格尔于第二年的1月成为”普菲弗尔”下属营营长(Bataillonskommandeur
in Detachment
Pfeffer)。这支部队隶属于当时著名的威斯特法伦州的自由军,也被称为”明斯特志愿者营”。此后他一直在鲁尔和库尔兰地区指挥该营,直到1920年.之后他又被调到位于帕德波恩(Paderborn)的第13防备团第3营担任机枪连连长。

大战爆发后,豪塞尔担任了第1预备军的作战参谋,第38″毛奇伯爵陆军元帅”团团长和总参谋部参谋官。在战争中他获得过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霍亨索伦普鲁士家族配剑荣誉勋章,巴伐利亚配剑四级军事服役章,一级佩剑萨克森阿尔伯希特骑士十字勋章等多枚奖章。战争结束后,他被转到东部的边防军(Grenzschutz),在格洛高总参谋部里任职。1920年到1922年间,豪塞尔又担任了国防军第5旅的参谋长。从1922年到1923年他担任了第2军直属部队(Wehrkreiskommando)的参谋长。期间他于1922年11月15日被晋升为陆军中校。1923年1月,他被任命为国防军第4步兵团第3营营长。到1925年4月,他又重担任第2军直属部队的总参谋长,直到1927年1月。此时他又被任命为第10步兵团团长,并于同年11月1日被晋升为陆军上校。1930年12月,他成为第4步兵司令(Infanteriefuhrer
IV),并于第二年的2月1日晋升为陆军少将。1932年1月31日,他因政治原因以名誉陆军中将从军队中退役。

1894年2月26日,威廉·比特里希出生在哈尔茨山区的维尔尼格罗德(Wernigerode)市一个贸易代理商家庭。1914年7月30日,比特里希加入帝国陆军并受训成为一名体能教官。他最初在驻德国东部马格德堡(Magdeburg)的第7猎兵营(J?ger
Bataillion 7)服役,并先后在第19预备猎兵营(Reserve-J?ger-Bataillon
19)和第77步兵团(Infanterie-Regiment
77)服务。9月10日,比特里希转调至空军部队当了一名中尉战斗机飞行员。在一战中,他先后服务于A226飞行大队(Flieger-Abteilung
A 226)和第37战斗机中队(Jagdstaffel
37)。他在战斗中两次受伤,并因功获得过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1919年3月中旬至7月,比特里希参加了”希尔森”志愿军团(Freikorps
“Hülsen”)。1920年1月至6月,他转投埃尔哈特志愿军团(Freikorps
“Ehrhardt”)。1923年,比特里希重新加入国防军,负责在苏联祕密训练德国飞行员。1930年退役后,他又作为平民雇员仍留在军中服务。

1920年12月,瓦尔特·克吕格尔从国防军中退伍,参加了一个名为”埃舍里希”的组织(以其创始人格奥尔格·埃舍里希—一个林业部门官员命名),并成为其在威斯特法伦州的州领袖(Landsführer),参加了其与共产党人的战斗。1921年,他又加入了当时著名的”钢盔党”(Stahlhelm)。同年夏天,他在位于哈尔伯施塔特(Haberstadt)的沃格勒私人银行求得了一份职员的工作.经过培训后,他成功地进入了当地的帝国银行任职直到1925年。这一年他又接受了农业培训,之后于第二年被任命为位于勃兰登堡的一项资产的主管。同一时期,在”钢盔党”中他还担任了哈尔伯施塔特地区的最高集团领袖(Ortsgruppenleiter)。在1923年5月18日,瓦尔特·克吕格尔与哈尔伯施塔特市市长的女儿格哈德·尼·理查德(Gerhardt
nee Richard)结婚,婚后生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豪塞尔参与1939年波兰战役,他职务是研究德军与武装党卫军协同作战的观察员,1939年10月纳粹党SS-VT部队开始组成,并新组织一摩托化步兵师给豪塞尔统领,不久此师改名为武装党卫军第2装甲师,取名”帝国”师,于1940年法国战役中参战并加入巴巴罗萨作战,于1941年时,豪塞尔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1943年时再获得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驻防诺曼底时又获得橡叶骑士带宝剑铁十字勋章。在苏联作战时,他负伤多处且瞎一只眼;康复后1943年6月他带领新组建的武装党卫军第2装甲军团,在”第三次卡尔可夫战役”时,德军濒临崩溃,他毅然违抗希特勒再三清楚”不准撤退”命令,撤出德军免被红军包围消灭。于1943年3月他又夺回哈尔科夫;紧接着库尔斯克战役这场坦克会战,他率领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军,底辖:武装党卫军第3坦克师、武装党卫军第2坦克师参战;该役结束后,一改编组后的新军团交接给他:武装党卫军第1师、第2、第3、第9师、第10共五个装甲师,由他率领驰赴急援诺曼地登陆后的初步战事,
当德军第7军团司令弗雷德里希·多尔曼病逝,便改予豪塞尔统领,经过法莱兹包围战后,豪塞尔放下他的大军去养伤──因为他再度重伤,被子弹射过口颊;豪塞尔于1944年8月又升官为武装党卫军最高集团领袖,之后带伤复出指挥德国G集团军司令员任期自1945年1月28日至4月3日,之后到德国5月初投降时他担任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司令部军事参谋长。

1932年3月,比特里希离开军队加入了冲锋队。7月1日,他退出冲锋队并加入党卫队的”东部”飞行中队(Fliegerstaffel
“Ost”)。10月底,他被任命为”东部”飞行中队的指挥官。10月31日,他被提升为党卫队三级突击队中队长。12月1日,比特里希正式加入纳粹党。1934年3月8日,他被任命为驻格赖夫斯瓦尔德(Greifswald)的党卫队第74″东海”旗队(74.SS-Standarte
“Ostsee”)旗队长。4月12日,他晋升为党卫队二级突击队中队长。6月17日,他被提升为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军官,比特里希本有机会重返陆军或空军服役,但他最后选择于1934年8月25日参加了新组建的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因为特别机动部队在军事改革方面更加活跃,组织形式和晋升程式也不拘一格。

1930年,瓦尔特·克吕格尔被帝国银行调到奥地利经营位于卡林蒂亚(Carinthia)的一份资产。在奥地利工作期间,他于1933年12月加入了奥地利的”冲锋队”。第二年的1月3日,他开始在组织中担任实习教官(Ausbilder),并于9月被晋升为教导旗队领袖。在本月,他被调回德国,成为了位于梅克伦堡地区的一所训练中心的教官。1935年5月13日,克吕格尔被任命为多布里茨步兵学校(Infanterieschule
Doeberitz)和莱尔步兵团的营指挥官(Bataillonskommandeur)。5月15日,他的上级卡尔·玛丽亚·德默尔胡贝尔(Karl-Maria
Demelhuber)在报告中描述克吕格尔是一个受过良好专业教育的军官,能够非常好地激发部下的自信心。同一时期,”德意志”旗队指挥官菲利克斯·施坦因纳(Felix
Steiner)也在一份客观的报告中称他是一位单纯的军官,办事稳重且性格坚韧。同年4月30日,克吕格尔还加入了党卫队,同时被授予一级突击大队长的军衔,并被任命为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第2旗队第2突击大队的第一任指挥官。该营之前刚于阿洛尔森建立。

豪塞尔于1933年2月参加了右翼组织”钢盔党”,担任柏林-勃兰登堡州领袖。之后他又于1934年3月加入了冲锋队预备队,职位为旗队长。非常快他又成为了冲锋队第25预备旅领袖。在此期间,他遇见了一位叫保罗·沙尔费的老战友。在此人的介绍下,他认识了党卫队的领袖希姆莱。希姆莱希望他能够加盟党卫队来指正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的军事训练中的问题。豪塞尔随即离开了冲锋队,于1934年11月15日加入党卫队(党卫队编号239795)
并被授予了党卫队旗队长的衔位。他随即被任命为党卫军布伦瑞克军校校长,并着手建立起了一套系统化的训练体制。期间他还兼任了党卫军布伦瑞克和巴特特尔茨军校的督察。1936年5月22日,这两个军校合并为一所党卫军总军校(SS
Junkerschulen),豪塞尔继续担任督察。同年1月31日到10月1日,他还担任党卫军最高指挥总局(SS
Hauptamt)第1处处长。1936年10月1日,他又开始担任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督察直到1940年6月1日。期间,他指挥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归属于”肯普夫”装甲师参加了波兰战役。该装甲师于1939年7月25日成立,包含了一个陆军装甲团,党卫队”德意志”团,党卫队炮兵团,党卫队直属通讯分队,党卫队直属侦察分队以及陆军的第511反坦克分队和第505机械化营。参加完波兰战役后,该部队于1939年10月9日被撤消。豪塞尔又受命负责以”日耳曼尼亚”旗队,”德意志”旗队和”元首”旗队作为基础组建起了党卫队特别机动师。该师于同年10月19日正式成形。

* 进入特别机动部队后,比特里希被任命为汉堡政治预备队(Politische
Bereitschaft
Hamburg)的指挥官。1935年4月1日,他调任党卫队第1旗队第1大队第2中队(2./I./Standarte
1)中队长。1935年9月中旬,党卫队第1旗队被授予”德意志”荣誉称号。1936年9月26日,比特里希接替卡尔-玛利亚?德梅尔胡贝尔(Carl-Maria
Demelhuber)就任”德意志”旗队第2大队大队长。10月1日,他晋升为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1938年1月30日,他晋升为党卫队一级突击队大队长。

1936年10月1日,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第2旗队正式更名为党卫队”日耳曼尼亚”旗队。第二年的1月,克吕格尔因病离职。5个月后,他将该大队指挥权移交给赫尔伯特·吉勒(Herbert
Gille),自个担任了党卫军特尔茨军校的教官总监,负责该军校的技术指导工作。10月份,他在党卫队”德意志”旗队担任了一个月的高阶参谋。之后,他成为了该旗队第4大队指挥官。

1940年4月1日,豪塞尔被正式授予了武装党卫军中将(SS地区总指挥/集团领袖)军衔,并指挥党卫队特别机动师参加了入侵法国的战役。1940年12月1日,在党卫队全国领袖的命令下,党卫队特别机动师改名为党卫队”德意志”师。但是到了1941年1月28日,为了避免与”德意志”团混淆,该师又更名为党卫军”帝国”师(SS
Division
“Reich”)。而后”帝国”师参加了入侵苏联的战役。1941年8月8日,豪塞尔因指挥”帝国”师作战有功而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并于10月1日被晋升为党卫队副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上将。10月14日,豪塞尔在格杨斯克附近作战中被一发坦克炮弹炸伤,他失去了右眼和半个下巴。

1938年3月23日,比特里希调往刚在奥地利组建的党卫队第3旗队(稍后被授予”元首”荣誉称号),任第1大队大队长。1939年6月1日,他晋升为党卫队旗队长并调任警卫旗队副官(Oberst
im
Stabe)。1940年2月1日,比特里希被调到柏林党卫队总部担任补充军官,负责党卫队特别机动师(SS-Division
Verfügungstruppe)的兵员补充。从6月起,他又兼负”骷髅”师的兵员补充之责。9月1日,他晋升为党卫队大校。1940年12月初,原党卫队”德意志”团团长费利克斯.施坦因纳(Felix
Steiner)调任新组建的党卫队”日耳曼尼亚”摩步师师长,比特里希接任其团长职务。10月19日,他晋升为党卫队少将。

1938年11月1日,瓦尔特·克吕格尔担任了刚成立的党卫队特别旗队(SS Standarte
z.b.v)领袖。该旗队由已被撤消的”德意志”旗队第4大队改编而来,下辖党卫队第1和第2摩托化营。在11月4日至19日,克吕格尔在多布里茨步兵学校接受了团级指挥官培训。第二年的1月30日,他被晋升为党卫队旗队长。1940年1月1日,他又升为党卫队区队长,担任党卫军”警察”师的第一任作战处长。同年10月1日,克吕格尔被调往党卫军指挥总局(SS
Führungshauptamt)担任步兵总监。

之后他不得不在医院修养直到第二年的5月。”帝国”师则由”德意志团”团长威廉·比特里希(Wihelm
Bittrich)接管。

在担任”德意志”团团长期间,比特里希得师长保罗·豪泽尔推荐而获颁骑士十字勋章。豪泽尔在推荐书中写道:

1941年4月10日,瓦尔特·克吕格尔接替卡尔·德默尔胡贝尔担任党卫队第1旅旅长,直到5月份卸任。在4月20日,克吕格尔被晋升为党卫队旅队长兼武装党卫军少将。4个月后他接替阵亡的亚瑟·穆尔维斯特德(Arthur
Mulverstedt)成为武装党卫军”警察”师师长。之后,他指挥该师在列宁格勒附近与苏军作战,并于同年12月13日因功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在这之后,他再次回到党卫军指挥总局第2观察局担任总监。1942年1月30日,他被晋升为党卫队地区总队长兼武装党卫军中将。

豪塞尔奉命去组建新的党卫军装甲军。1942年7月9日,这个党卫军第一只军级部队宣告成立,并随后于1943年4月28日正式命名为党卫军第1装甲军。同年6月1日,由于原先的党卫军警卫旗队师扩编为军,豪塞尔麾下的党卫军装甲军又更名为党卫军第2装甲军,将原先的编号让给了党卫军警卫旗队。在这一期间,豪塞尔还被陆军一级上将赫尔曼·霍特(Hermann
Hoth)推荐授予其橡叶饰骑士铁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在6月和7月的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卓越指挥。霍特在申请报告中提到”豪塞尔常常身临部队第一线视察,虽然之前他曾因此受过重伤。不管形势有多么严峻,他总是不知疲倦地奔波于部队之间,将他的果断,勇敢和诙谐幽默感带给他的官兵们。他在对作战计划的部署上有真高深的远见,并且能坚决果断地执行命令。”7月28日,豪塞尔正式被授予了橡叶饰骑士铁十字勋章。

在俄国作战期间,比特里希以其个人的精明、坚毅和谨慎,率领”德意志”团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在叶利尼亚之战中,他的团从1941年7月22日至8月8日一直在125.6高地担负防御。其间,数量和兵器皆占优的苏军向”德意志”团的阵地发动了不间断的冲击。

1943年4月,由于党卫军”帝国”装甲掷弹师师长赫伯特·瓦尔(Herbert
Vahl)负伤,瓦尔特·克吕格尔接到命令火速赶到苏联前线,接替了临时代理指挥的库尔特·布拉萨克(Kurt
Brasack)。随后,他指挥着”帝国”师参加了残酷的库尔斯克大会战。在战役中,克吕格尔负责率领该师进攻苏军位于别尔哥罗德和托马罗夫卡之间的第1和第2道防御阵地。糟糕的天气和坚固的敌人防御工事使得”帝国”师的进攻变得不正常艰难。当进攻正在进行时,克吕格尔以其敏锐的直觉察觉出他的师团侧翼面临的危险。他立即做出了相应的变化,最终成功地解决了侧翼的危机,也为部队最终突破敌人的两道防线打下了基础。这壹次进攻的胜利,主要归功于瓦尔特·克吕格尔在研究作战地图时的谨慎仔细。另外他在面临危险时所表现出的冷静和作为指挥官所拥有的决断力也给人以深刻影响。

1944年6月28日,保罗·豪塞尔奉命接替自杀的弗里德里希·多尔曼上将成为第7集团军总司令。原本豪塞尔在7月10日应当要被派去担任武装党卫军总司令,但是随着诺曼底战役的形势恶化,该任命被取消了。8月6日,由于前西线B集团军群总司令冯·克鲁格元帅自杀身亡,保罗·豪塞尔临时接管这一职务直到新任的瓦尔特·莫德尔元帅赶到。8月20日,豪塞尔在激战正酣的”法莱斯口袋”战役中被弹片炸伤了脸部,当时他正指挥部队试图从在盟军的包围圈上开启缺口。他的职务移交给了约瑟夫·迪特里希。1944年8月1日,保罗·豪塞尔被晋升为武装党卫军一级上将
(SS全国总指挥/
最高集团领袖),而25天后,他又被希特勒亲自授予了双剑饰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这是为了表彰他指挥第7集团军在阿弗朗什附近的作战以及努力解救法莱斯包围圈中的德军部队的功绩。

年老病逝

1943年8月22日,瓦尔特·克吕格尔收到了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的亲笔信。信中称由于克吕格尔的妻子遗传有16世纪前辈的犹太血统,因此他们的女儿爱利沙贝塔不被允许和弗里茨·克林根贝格(Fritz
Klingenberg)–“帝国”师中的一位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结婚,尽管克吕格尔夫人也是纳粹党的妇女组织成员。希姆莱在信中保证克吕格尔的地位不会因此受到任何影响,并劝说他以父亲的身份用”年岁不合适”为理由拒绝女儿的婚事。

1945年1月23日,豪塞尔被任命为上莱因河集团军群总司令。5天后,上莱因河集团军群改称G集团军群他又成为了G集团军群司令(注:G集团军群本来是西线德军的影子部队,其所辖部队主要由原驻扎在南部法国的德军二线甚至三线部队组成,所以战斗力较弱)。该集团军群由第1和第19集团军组成。但是4月3日,豪塞尔因为和希特勒发生了激烈争吵而被解除职务。随后,他担任西南方司令部总参谋长直到战争结束。

1945年5月8日,比特里希在奥地利向美军投降,随后被移交给法国人关押。1954年,经法国波尔多地方法院审判后无罪开释。此后,他参加了党卫队老兵互助团(Hilfsgemeinschaft
auf Gegenseitigkeit der Soldaten der ehemaligen
Waffen-SS-简称HIAG)并成为其骨干。在互助团领导人保罗?豪泽尔死后,比特里希继任该组织领袖。1979年4月19日,比特里病逝于沃尔夫拉茨豪森(Wolfratshausen)。

1943年12月初,瓦尔特·克吕格尔卸去师长职务,离开苏联前线转入预备役。虽然原计划他在11月将担任党卫军第4装甲军军长,但是由于该军的组建在8月份被取消,他没有如期上任。在第二年的1月到3月15日,克吕格尔一直在党卫军指挥总局里担任预备役部队司令。随后他又担任了新组建的武装党卫军”东部”集团军司令。同年6月21日,他得到了最后一次晋升:党卫队副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上将。

德国战败投降后,豪塞尔在奥地利被美军逮捕。随后他在纽伦堡审判作为证人出庭做证。被释放后,豪塞尔一直居住于路德威希堡。战后,他积极活跃于”党卫军老兵互助会”上,为前武装党卫军人员争取福利。他还撰写了两本书,在书中极力主张武装党卫军是后来北约军队的参照。他在老兵中也深受尊敬,被其他老兵们尊称为”长官”(der
Seinior)。保罗·豪塞尔于1972年12月21日在路德威希堡去世。死后,他被赋予了很隆重的葬礼,数千名前党卫军成员出席了豪塞尔的葬礼,遗体被埋葬在慕尼黑的瓦尔德弗里德霍夫公墓。

人物评价

6月30日,一度搁置的党卫军第4装甲军组建终于完成。瓦尔特·克吕格尔于7月25日成为该军军长。这个师主要由拉脱维亚志愿者组成,战斗力较强。此后,该军一直在东线作战并最终被苏军压迫于库尔兰半岛上动弹不得。1945年1月,在库尔兰半岛防御作战的第3阶段11天里,克吕格尔充分显示了他的坚定和准确的判断能力,指挥第4军成功地防御了苏军优势兵力的进攻。这壹次令人惊讶的防御战胜利导致苏军直到战争结束之前始终无法解决库尔兰半岛的德军集团。战役结束后,德军第16军军长卡尔·希尔伯特(Carl
Hilpert)步兵上将在报告中赞扬了克吕格尔的领导功勋,并为其申请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1945年1月11日,瓦尔特·克吕格尔成为了第120位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获得者。

保罗·豪塞尔身材高大,具有典型的旧普鲁士军官的特征:举止端庄而且赋有礼节,受过良好的正统教育,性格古板。由于他善于讽刺别人,因此在国防军内树敌颇多。但是他却对军队体制了如指掌,这是其他的党卫军领导人所没有的。他具有一个优秀的参谋军官所应具备的素质,另外在实战上他也拥有出色的战略眼光。因此他被那些年轻的党卫军军人们极力推崇。如同其他一些党卫军高阶军官一样,他也被部下尊称为”老爹”。但是不同于其他人的是,他是真正的武装党卫军之父。他将正规军事传授给了当时还类似于警察部队的党卫队机动大队,并将其发展成为师。同时他还对党卫队的军事化训练进行了合理性的改革。但是,他当时的督察职务决定权还是受到了限制。因为他属于党卫军最高指挥总局的下属机构,只负责管理党卫军的军事训练,而无法影响其政治教育。在战争爆发之前,他还和约瑟夫·迪特里希发生了激烈冲突。当时迪特里希拒绝承认豪塞尔的党卫队督察决定权,极力阻止他插手警卫旗队的事务。1938年5月,迪特里希又拒绝向豪塞尔正在组建中的”元首”团提供军官。豪塞尔则以辞职相要挟。之后他们还是达成了和解。豪塞尔将传统的军事观念带入党卫军也惹怒了希姆莱。希特勒采取了折中的政策,因为他还是崇敬豪塞尔的军事领导素质。

比特里希聪明而勇敢,但他从不批评其上司,纵然他以为有必要。他常常与集团军指挥官一道反对希姆莱愚蠢的种族主义指令,而后者则保护他不受希姆莱惩罚。他敢于直接违抗希姆莱的正式命令,允许在其司令部进行宗教活动。对敌人他仍保有骑士风度,这一点在阿纳姆尤其显著。作为指挥官、领导者和战术家,他都是党卫队中最优秀的之一。

1945年5月8日,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此时库尔兰半岛的德军丛集总司令卡尔·希尔伯特大将也下令部队全体向苏军投降。瓦尔特·克吕格尔则计划与部分党卫军人员步行逃往东普鲁士。他们昼伏夜出以逃避苏军追捕。但是在5月22日,克吕格尔一行人在东普鲁士与立陶宛边境地带的森林中休息时被苏军巡逻队发现。为了避免被俘,55岁的瓦尔特·克吕格尔当即用身上的佩枪自杀身亡。

在战后,豪塞尔一直告诉其他人,大多数投身纳粹党的陆军军官士兵都是出于仇恨苛刻的”凡尔塞和约”,拥护纳粹党的良好福利政策以及其反对共产主义的政治纲领。他承认自个当时也是出于此观念,因为他是一个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德军”装甲兵之父”古德里安以为豪塞尔是一位杰出的指挥官。凯塞林空军元帅也对曾担任过自个参谋长的豪塞尔赞赏有加。在1943年中期,豪塞尔向希姆莱建议从国防军中呼叫一批有经验的参谋军官到党卫军中来补充其损失严重的骨干力量。希姆莱对此强烈反对,但是最终这项建议还是得到了许可。豪塞尔在战斗中负重伤后所表现出来坚强的体质和精神也给人以深刻印象。他早在1912年
11月9日与伊丽莎白·杰拉德(Elisabeth Gerard)结婚,婚后生有一个女儿。

出生于军人家庭的瓦尔特·克吕格尔是一名有高修养,智力出众和具有深谋远虑的指挥官。他参加了绝大部分的东线大规模战役,并被公以为是苏联战场上最出色的防御专家。一位曾在克吕格尔麾下服役,名叫亚瑟·西盖利斯的拉脱维亚军官描述他总是保持冷静的头脑,不管在军事或政治上都非常务实。克吕格尔对待他的外籍志愿者部下也很温和,时刻为他们着想,因此深得部下尤其是那些外籍志愿兵们的爱戴,被亲切地暱称为”欧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瓦尔特·克吕格尔最小的弟弟弗里德里希·威廉·克吕格尔(Friedrich
Wilhelm
Krüger)也在党卫队中官至党卫队副总指挥,他同样也于1945年德国战败时自杀身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