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战争是谁领导的?独立战争是怎么胜利的?

当大多数人想到美国特种部队的时候,浮现今脑海中的会是三角洲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那么乔治·华盛顿和他的大陆军呢?一支在横笛和军鼓声中行军,并排著队在50步开外举枪向敌人轰击的18世纪军队,对于特种作战能有什么了解呢?

当大多数人想到美国特种部队的时候,浮现在脑海中的会是三角洲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然而,美国退役陆军上校罗伯特·滕塞蒂奇所著的《独立战争中的特种作战》一书却阐述了非常规战法曾是美国独立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之后便是“捕鲸船战争”,即大陆军的部队和游击队利用小船抓获英军军官和摧毁英国的航运,例如1777年
5月以13条小船对长岛萨格港进行的偷袭,此役摧毁了英军的13条船只和无数给养。美军对特种作战的定义是:需要特别的人员、战术技能、装备及训练的作战行动,常常是在敌对、被阻拒或政治敏感的环境下实施的,并且具有以下的一项或更多特点,即时间紧迫、秘密执行、不易发现、与本土部队合作/或通过本土部队执行、需要地区性专门知识及具有高风险等。

美国宣布独立后,年轻的美国同英国之间力量对比非常悬殊,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力量,美国都无法同英国抗衡。1776年冬天是美国大陆军和华盛顿最艰难的时候,当时,大陆军在英军的打击下,连吃败仗。1776年8月底,华盛顿军队在长岛遭到沉重打击,9月,纽约失守。漫长的冬季也给缺少供给的大陆军带来了很多困难。没有营帐毛毯,身上也没有棉衣和袜子,很多士兵还穿着夏装、赤着脚。英国人认为华盛顿领导的美国军队即将“土崩瓦解”。

然而,美国退役陆军上校罗伯特·滕塞蒂奇所著的《独立战争中的特种作战》一书却阐述了很规战法曾是美国独立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华盛顿;陆军;独立战争;骑兵;美国特种部队;英国;海军;间谍;偷袭;作战行动

华盛顿一方面想办法解决供给,设法鼓励士气;另一方面也在积极寻找战机,他知道必须用一次胜利来驱散人们心中的阴影。1776年12月,经过在宾夕法尼亚一段时间的休整后,华盛顿决定对英军发动一次突然进攻。他注意到特拉华河对岸不远处的特伦顿镇有一支英军轻骑兵和3个来自德意志黑森的雇佣兵团,决定在这一年圣诞节的夜晚,趁敌军忙着过节,分兵几路悄悄渡过河,在次日凌晨发动进攻。26日早晨4点多钟,华盛顿率领的军队渡过了河,不等重武器全部卸完,便指挥军队猛扑英军军营。

滕塞蒂奇在书中一开始便指出,特种部队在美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75年的菲利普国王战争,当时普利茅斯殖民地曾组建了「一支实验性连队,其成员采用印第安人的战法进行训练和作战,以便攻击印第安人中的好战派,偷袭他们隐藏在密林和沼泽中的营地」。

当大多数人想到美国特种部队的时候,浮现在脑海中的会是三角洲部队和“绿色贝雷帽”部队。那么乔治·华盛顿和他的大陆军呢?一支在横笛和军鼓声中行军,并排着队在50步开外举枪向敌人轰击的18世纪军队,对于特种作战能有什么了解呢?

图片 1

接着便是著名的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中的游骑兵部队。在那场战争中,伏击过英国正规军和美国民兵的印第安人和法国部队却中了游骑兵的埋伏。

然而,美国退役陆军上校罗伯特·滕塞蒂奇所著的《独立战争中的特种作战》一书却阐述了非常规战法曾是美国独立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美军赶到特伦顿镇时,雇佣军官兵还在营帐里睡大觉。这一战,美军大获全胜,以伤亡极少的代价,俘虏英雇佣军1000多人。次年1月,华盛顿又突袭普林斯顿,重创英军。两次突袭的胜利不仅抵消了美军纽约保卫战惨败的不良影响,而且恢复了华盛顿作为统帅的威望。当时的《宾夕法尼亚日报》称华盛顿“如果生活在偶像崇拜时代,他会被尊奉为神。”但是,这两次胜利并未改变整个战场的形势。1777年9月11日,威廉·豪率英军击败华盛顿部队并于26日占领费城,大陆会议被迫转移。

而到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美军特种作战已显雏形。在战争开始不久,伊桑·艾伦和他的佛蒙特子弟兵「青山军」就在1775年借助小船渡过尚普兰湖发起突袭,攻占了泰孔德罗加要塞。

滕塞蒂奇在书中一开始便指出,特种部队在美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75年的菲利普国王战争,当时普利茅斯殖民地曾组建了“一支实验性连队,其成员采用印第安人的战法进行训练和作战,以便攻击印第安人中的好战派,偷袭他们隐藏在密林和沼泽中的营地”。

使整个战局发生改变的是萨拉托加战役。1777年初,英国统帅部制定了一个战略计划:以纽约和加拿大为根据地,夺取哈得逊流域,以便切断美国北部与中部、南部之间的联系。按照这个计划,英军当局决定派出三支部队向美军进攻,最后在奥尔巴尼会师。第一支由柏高英将军率领从加拿大出发,经过张伯伦湖;第二支在巴利·圣·列格尔中校率领下也从加拿大出发,经过安大略湖和摩瓦克河;第三支由乔治·克林顿将军统率,从纽约城出发,溯哈得逊河北上。这个计划从战略上来看,有严重的缺点,主要是兵力不集中,难以协调作战,加上长途跋涉,使得美军有可能“以逸待劳”把他们各个击破。

华盛顿也建立了自个的特种部队。在威廉·诺尔顿中校的指挥下,诺尔顿游骑兵成为一支专门执行侦察和间谍行动的精锐部队。被英国人以间谍罪绞死的内森·黑尔就是其成员。今天有一个以诺尔顿命名的奖项专门用于表彰杰出的军事情报工作人员。

接着便是著名的法国-印第安人战争中的游骑兵部队。在那场战争中,伏击过英国正规军和美国民兵的印第安人和法国部队却中了游骑兵的埋伏。

图片 2

滕塞蒂奇在书中还考察了美国的小股非正规军在新泽西及南方展开的游击战,他们给英军补给车队和信使造成灾难性打击。与后来越共游击队摧毁了西贡政权控制越南南方农村地区的企图一样,当年的美军游击队也在暗中破坏英国的政治控制,并肃清亲英同情分子。这些小股部队在交火中具有相当杀伤力,英国少校弗格森的亲英派民兵就领教到了这一点,他们于1780年10月在南拉罗来纳的国王山被全歼。

而到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美军特种作战已显雏形。在战争开始不久,伊桑·艾伦和他的佛蒙特子弟兵“青山军”就在1775年借助小船渡过尚普兰湖发起突袭,攻占了泰孔德罗加要塞。

1777年6月,柏高英的部队首先从加拿大出发,但是在队伍抵达距哈得逊河20英里的地方时,连连遭到附近美军的袭击,以致行动受到牵制。结果英军费了三个星期才攻下爱德华要塞。但这时英军的后勤供应不上,于是柏高英派出军队到附近大肆劫掠。美军军官约翰·斯塔克号召当地农民奋起抵抗,英军狼狈不堪。圣·列格尔的部队和乔治·克林顿的部队在北美民兵的阻击下,都没有完成任务。柏高英部队被迫退到萨拉托加。

除了在陆地上,美国人也曾在海上展开特种作战。在1776年2月,羽翼未丰的美国海军发动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两栖攻击——目标是巴哈马群岛中的新普罗维登斯岛。一支280名海军陆战队员和水兵的队伍试图攻占英军重要的火药仓库。这壹次行动被搞砸了,从而让精明的英国守军偷偷把火药转移到了另一座岛上。但是这壹次行动显示了这个新兴国家的侵略精神。

华盛顿也创建了自己的特种部队。在威廉·诺尔顿中校的指挥下,诺尔顿游骑兵成为一支专门执行侦察和间谍行动的精锐部队。被英国人以间谍罪绞死的内森·黑尔就是其成员。今天有一个以诺尔顿命名的奖项专门用于表彰杰出的军事情报工作人员。

但来到萨拉托加的这些英军尚未来得及安营扎寨,新英格兰的农民就个个手持武器从四面八方赶到萨拉多加,把英军围得水泄不通。武装农民越聚越多,弹尽粮绝的5000英军无路可走,遂于1777年10月17日放下武器向美军投降。

之后便是「捕鲸船战争」,即大陆军的部队和游击队利用小船抓获英军军官和摧毁英国的航运,例如1777年5月以13条小船对长岛萨格港进行的偷袭,此役摧毁了英军的13条船只和无数给养。

滕塞蒂奇在书中还考察了美国的小股非正规军在新泽西及南方展开的游击战,他们给英军补给车队和信使造成灾难性打击。与后来越共游击队摧毁了西贡政权控制越南南方农村地区的企图一样,当年的美军游击队也在暗中破坏英国的政治控制,并肃清亲英同情分子。这些小股部队在交火中具有相当杀伤力,英国少校弗格森的亲英派民兵就领教到了这一点,他们于1780年10月在南拉罗来纳的国王山被全歼。

萨拉托加大捷是美国独立战争的转折点。这次胜利使爱国者深信,他们最终将取得胜利。同时,萨拉托加大捷,使英国的宿敌法国看到了报复英国的机会,自1763年以来它一直在寻找这种机会。1778年2月6日法国和美国建立了同盟关系,西班牙作为法国的同盟国参战,荷兰也于1780年对英宣战,以俄国为首的几个国家又组成“武装中立同盟”。

海军名将约翰·保罗·琼斯也以特种作战人员的面目出现过,他和他的「游骑兵」号战舰曾尾随英国航船并偷袭英国港口。他曾让英国政府和皇家海军颜面扫地,不过偶尔他就会让自个丢一把脸,例如当他偷袭苏格兰想抓住塞尔扣克勋爵以便用他来交换美国战俘的时候。当时勋爵不在家,家里只有他的妻子和儿女。当美国军官索要传家的银器时,「塞尔扣克夫人明智地服从了命令。在仆人们把麻袋装满后,她冷静地要对方留下收条,并且在美国人拿着银器离开时主动提出送给他们一瓶葡萄酒。整个事件持续了大约15分钟」。

除了在陆地上,美国人也曾在海上展开特种作战。在1776年2月,羽翼未丰的美国海军发动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两栖攻击——目标是巴哈马群岛中的新普罗维登斯岛。一支280名海军陆战队员和水兵的队伍试图攻占英军重要的火药仓库。这次行动被搞砸了,从而让精明的英国守军偷偷把火药转移到了另一座岛上。但是这次行动显示了这个新兴国家的侵略精神。

图片 3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1970年在越南山西实施一次突袭的美国特种部队身上。当时突袭部队成功地到达了北越的一个战俘营,但是却发现美军战俘已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了。正如约翰·保罗·琼斯其实可以提醒他们的,特种作战是一种碰运气的行当。

法国的帮助最大,先后来到美国的有洛桑波伯爵率领的6000法军,台斯当伯爵率领的法国舰队,格拉塞率领的另一支法国舰队。这时美国自己还没有海军,因此法国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英国的海上优势由此丧失,美国的独立战争有了国际战争的性质。

作者滕塞蒂奇在对战役和战士的描述方面并无让人惊艳的表现,他也没有深入探讨英军的特种作战行动。此书的独到之处在于其视角。对于现代读者来讲,特种作战让人想起训练有素和携带奇特装备的士兵从直升机或橡皮艇中跃出清除恐怖分子的情景。依照这些标准,在华盛顿的军队从纽约撤退时为其执行侦察任务的诺尔顿游骑兵,看起来与其说像今天的「三角洲」部队,倒不如说更像正规的轻步兵。

不过在其后的战争中,英军还取得过一些胜利。1778年末,英军将作战战略转向南方,12月底,他们攻占了萨凡纳。大陆会议于12月派本杰明·林肯南下统帅南方军队,组织南方的抗英力量。1779年10月,英军统帅乔治·克林顿命令英军从海陆两方面攻打查尔斯顿。1780年5月12日,本杰明·林肯及其率领的5466人投降,这是独立战争中美军最大的一次损失。

抑或这只是现代人的狂妄?美军对特种作战的定义是:需要特别的人员、战术技能、装备及训练的作战行动,经常是在敌对、被阻拒或政治敏感的环境下实施的,并且具有以下的一项或更多特点,即时间紧迫、祕密执行、不易发现、与本土部队合作/或通过本土部队执行、需要地区性专门知识及具有高风险等。

但在随后的作战中,美军接连获胜。1781年8月,在法国军队的配合下,华盛顿亲自率领军队把康瓦利斯率领的英军逼到约克镇附近,法国舰队切断了英军与海上的联系。10月,康瓦利斯率7000多英军投降。英军在约克镇的投降,标志着北美独立战争的结束。1783年9月3日,美英双方在巴黎签订了《巴黎和约》,英国正式承认美国独立;根据和约,美国取得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广大地区,土地面积比宣布独立时扩大了一倍。

滕塞蒂奇书中的作战行动至少符合其中的某些标准。或许本文开头的问题这样来问会更加恰当:在一个战争被以为应当有绅士风度和遵守某些规则的时代,华盛顿和他的同辈们有没有采取特种作战?答案似乎是肯定的。即便他们当时没有使用「特种作战」这一术语,他们也已自觉地使用了精锐侦察部队、间谍和游击小组。

华盛顿没有「海豹」6队,但他充分利用了自个拥有的东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