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防长推演与日本开战:日军航母偷袭重创中美

经历了近乎毁灭性的二战后,由于昔日教训太过惨痛,自卫队成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期里,日本政府和绝大多数日本国民都对其采取一种限制甚至打压的态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曾说:「怎么会有年轻人去自卫队?他们不晓得参加自卫队是一种耻辱?」直到上个世纪末,自卫队在日本都是一个尴尬的群体,以至于相关军事类话题都成为人们避之不及的禁忌。

  日本安倍政府不顾邻国反对强推解禁集体自卫权,美国表态支持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然而就在20多年前,美国却把日本当成头号假想敌,当时日本经济军事实力增强使美国深感不安,自卫队内部少壮派抬头更使美国担心日本“军国化”,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前防长卡斯帕·温伯格等军事专家甚至提出“第二次美日战争”的设想。

然而就在这种日本式「政治正确」的氛围中,自卫队仍有部分狂徒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行为,试图摆脱文官政府控制,赤裸裸地鼓吹军国主义,给战后日本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

  日本成美国“严重威胁”

1992年10月,陆上自卫队第1师团驻千叶县下志津基地的三等陆佐柳内伸作,在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杂志(上世纪90年代每期销量达60万至70万本)《周刊文春》上发表「讨贼檄文」,公然鼓动自卫队推翻当时的宫泽喜一内阁,「就像30年代下级军官那样起义」。

  20世纪80年代,出于共同对付苏联的需要,美国积极支持日本发展自卫队。但即便在政治军事“蜜月期”内,美日还是不断发生贸易摩擦。同时日本经济不断崛起,钢铁、汽车、船舶等众多产品产量均跃居世界首位,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讨贼檄文」还列举曾经几年日本国内发生的政治丑闻,以为改革已无希望,宣称「剩下的手段只有革命或军事政变……在政治腐败持续之际,军事统治的时机无疑将会到来。」

  到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华约集团逐渐崩溃和苏联自顾不暇,美国开始重新评估同日本的关系。经济迅速发展使日本得以投入巨额经费用于自卫队建设,1990年日本军费开支达到4.1688万亿日元,约合297.77亿美元,相当于当时东北亚和东南亚所有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仅次于美国和苏联。西方军事智库1989年评估称,如果日本对外发动战争,坦克年产量可达到1万辆以上,飞机年产量也可达到1万架以上。1990年,日本海上自卫队已拥有60艘驱逐舰和护卫舰,超过100架P-3C反潜机。当年秋季,日本举行海上自卫队阅兵式,参加检阅的舰艇包括55艘战舰和潜艇。香港《远东经济评论》刊文指出,“这是自1941年偷袭珍珠港以来,日本海上力量最大规模的检阅,能超过这种规模的唯有两个超级大国。”里根政府时期的助理国防部长理查德·阿米蒂奇说:“到1990年,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机数量已经超过美国空军派驻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的战机数量总和,大致相当于我们用来保护美国大陆的战术飞机总数。”美国军政界一些人士意识到,强大起来的日本未来可能会成为美国的劲敌,必须让日本潜在的军事力量得到遏制以及处于美国监管之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此文一出,非常快在自卫队内部激起波澜,时任陆自幕僚长西元彻就说,政客是考虑语言的,而军人是考虑行动的,柳内的这番「惊人之语」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战前军部「暴走」,架空文官政府,最终走上对外侵略之路的那段历史。

  冷战结束后,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朝野认为,新生的俄罗斯举步维艰,无法对美国构成重大威胁。而此时美日关系比二战以来的任何时期都更不确定。美国1989年和1990年的两次民调显示,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来自日本的威胁更严重。而1990年的日本民调显示,大部分日本人认为,由于美国不满自身经济地位不断下滑,华盛顿方面对日本持消极态度。日本人认为,日本能处理好本国事务,不用每件事都同美国协商。在美日两国的电视节目中,互相敌视的观点时常出现。一些日本时事评论员声称,美国已衰落,日本应该踏上“更独立”的道路。美国评论员则提出,美国需要对日本进行“遏制”。

起初,一些政府官员以为柳内伸作是在开玩笑,但不久他们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许多观察家担心,拥有24万兵力的自卫队大概会利用政局不稳而脱离文官政府的有效控制。有官员指出,「二二六兵变」中,少壮派军人宣扬打倒无能内阁、「替天行道」,以此为借口发动了军事政变,在日本经济不景气之际,柳内伸作「讨贼檄文」的动机和影响力不可小觑。

  1989年2月,美国总统布什前去参加昭和天皇的葬礼后,一名美国记者问道:“当你向裕仁天皇的灵柩默哀的时候,作为一名曾在日本兵的攻击中死里逃生的美国飞行员,当时的感想如何?”布什回答说:“如果说我没有想到与飞机同归于尽的战友,那是谎言。”

在宫泽喜一内阁的严密监控下,自卫队没有出现异动迹象。但面对各方疑虑,防卫厅采取了紧急行动,对柳内伸作加以控制和审查。时任防卫厅长官宫下创平称,柳内伸作的文章骇人听闻,「我们会调查他的真实意图,恰当处理好这起事件。」

  美国担心再现“二二六兵变”

宫下创平向日本社会保证局势在掌控之中。紧接着,一些专家也出来「灭火」。青山学院大学(注:日本一流私立高校)防务专家阪中友久就说,柳内伸作的想法在自卫队官兵中并不流行,其政变主张「十分荒谬」。同年11月12日,柳内伸作被自卫队除名,此人后来成为一名作家。

  与日本经济军事实力急速增强相应的是,日本右翼势力日益猖狂。1988年,时任长崎市市长的本岛在市议会答辩时认为,昭和天皇负有战争责任,结果他被视为“国贼”,右翼团体纠集数十辆宣传车多次对他进行骚扰。1990年,他还遭到暴徒枪击。

这桩20多年曾引发日本社会轩然大波的严重事件,在今天的日本却非常鲜有人提及。不难想见,一旦气候和土壤适宜,军国主义的毒瘤仍有大概在自卫队和日本社会滋生蔓延,对此外界不可以不予以密切关注和高度警惕。

  更令美国担忧的是日本自卫队的动向。昭和天皇病逝后,自卫队官兵中天皇的追崇者们长期压制的情感一下子喷发出来,部分自卫队官员企图干涉政务的苗头显现。平成(日本天皇明仁的年号)初年的一场“政变风暴”随之到来。1992年10月,千叶县下志津卫戍区的三等陆佐柳内伸作通过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期刊《周刊文春》发出“檄文”,公开讨论动用自卫队推翻宫泽喜一政府,就如同“大日本帝国皇军”在上世纪30年代那样行事。“檄文”列举过去数年日本国内发生的丑闻事件,声称“剩下的手段只有革命或军事政变……军事统治是唯一途径”。柳内伸作还援引自卫队高级官员的话说,“在政治腐败持续之际,(军事统治的)时机无疑将会到来。”尽管日本防卫厅很快采取措施防止自卫队“异动”,但华盛顿还是担忧日本会发生类似“二二六兵变”(指1936年2月26日日本的一次失败兵变)的事件。《纽约时报》将这起事件同1936年“二二六兵变”进行对比,《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则评论称,日本右翼希望重新恢复帝国统治,在日本复活军国主义。

  美前防长构想对日作战

  在日本构成越来越严重威胁的背景下,美国一些军事专家和学者陆续出版了预测第二次美日战争的书籍。1991年,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乔治·弗里德曼与梅雷迪思·勒马德合著《下一次美日战争》。该书宣称,在冷战结束和苏联解体的情况下,美日联盟关系事实上已经终结,美国将不再需要容忍日本的经济侵蚀,经济摩擦将导致两国爆发冲突。日本将挑战美国在太平洋的霸权,美国和重新武装起来的日本的对抗将演变成“热战”。

  美国前国防部长卡斯帕·温伯格1996年则在《下一场战争》系列中的《第二次太平洋战争》一书中对美日未来战争进行推演,他曾在里根政府担任防长。《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写道,日本国内反美和反华情绪高涨,促使日本再度发动战争。一支庞大的日本舰队驶抵冲绳以南、台湾以东海域时一分为三,组成三个以航母为核心的特混舰队。日本首相下令正式开战,信息战部队迅速通过病毒破坏台湾的电脑系统,造成台湾陆海空交通均告瘫痪。部署在中国近海的日军巡洋舰发射巡航导弹打头阵,数百架战机紧跟其后,对中国沿海实施大规模轰炸。几小时内,日军就以偷袭方式重创中国海空军。美军关岛基地也受到日军偷袭,损失惨重。不过在中美等国联军的反攻下,日本不得不投降。

  虽然冷战后一段时间美国以日本为头号假想敌,但日本右翼势力的确未能建成二战前那样的“军国日本”,美日也没有公开撕破脸皮。上世纪90年代末期,美日关系得到改善和增强。由于中国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可感知经济威胁,美日经济摩擦逐渐减少。中国的不断强大使美国转移目光,转而扶植日本作为其在亚太地区的“堡垒”。▲(侯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