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希特勒用一计,让斯大林亲手处决了自己的元帅,3.5万高级军官成陪葬品

1941年6月22日,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启动「巴巴罗莎」计划,数百万德军全线突袭苏联。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拥有数百万大军的「红色帝国」竟然被打的溃不成军,苏军在二战期间的战俘多达500万。是什么让苏联怎样如此弱不经风呢?这里面的原因许多,但其中比较重要的一条就是,苏军大量缺乏有经验的中高阶军官!

海德里希策划“斩首行动” 1941年6月22日凌晨,希特勒撕毁了签署不到两年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纳粹德国的军队分三路大军以闪电战突破苏军的防御,中路直逼莫斯科,北路直指列宁格勒,南路长驱直入乌克兰首府基辅。苏军一线164个师的部队损失过半,被俘50万人,斯大林震惊了。他一改往日刚愎自用的孤傲性格,在开战后第一次苏军最高统帅部会议上,愤怒而又沉痛地说道:“我们上当了,该死的德国人!”
而此时,在德国的一个高级将领会议上,希特勒欣喜若狂,对于这个红色苏联,这个令他恨之入骨的共产党政权,他已经耍了斯大林好几次了。
此时,针对苏联红军的溃退和不堪一击,再想想神秘的“斩首行动”,怎么能不让他高兴呢!希特勒没有想到的是,当年的“斩首行动”会收获如此之大,这真是出乎他的预料。面对眼前的高级将领,他得意地讥讽道:“他们早已没有好的统帅了!”在他的眼中,苏联似乎是唾手可得了。
1936年圣诞节前夕,阴霾笼罩着德国首都柏林。纳粹党卫队保安处长、盖世太保首领海德里希奉命来到希特勒的私人别墅。别墅中的会客厅宽大而装饰华丽,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宾客们的皮背靠椅沿房间的两边排开。主人的座位前面是一张用桃心木制成的宽大写字台,这是希特勒为自己专门设计和布置的。
此刻,希特勒正双臂交叉在胸前,手托尖下巴,仿佛这间屋子根本没有别人。在他的身后,海德里希努力挺直着有些前倾的腰杆,端坐在距希特勒3米远的宾客座位上。
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密谈中,海德里希详细地向希特勒介绍了苏联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人民委员、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情况,以及他按照希特勒的授意精心策划的阴谋。
“元首,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搞垮布尔什维克政权!这项工作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已经着手进行了。”海德里希向希特勒建议。
“海德里希先生,你必须考虑清楚,是选莫斯科作为舞台,把图哈切夫斯基推出去作为牺牲品,还是在德国上演这出有趣的喜剧。”
希特勒对德国的前途和对统治欧洲乃至整个世界一系列重大问题的谈论,几乎是疯狂的、漫无边际的,但在谈到自己的近期目标时,常常吐露真言。
他毫不迟疑地宣称:“对苏联军队的‘斩首行动’必须立即付诸实施,一旦这个目的达到,我们就立即发起进攻,叫赤色苏联从地球上永远消失!”
但是,是把图哈切夫斯基出卖给斯大林,还是利用他推翻斯大林的统治,希特勒一直拿不定主意。海德里希始终坚持后者,他认为后者一旦实现,则既是一个副产品,又是一个非常好的收获。
因此他力陈利弊:“元首,我很清楚,完全理解您的思想,只有推翻斯大林,才是最根本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斩首行动’的最后结果。”
可是,希特勒不想冒这个险:“推翻斯大林,我看不会那么简单。”他若有所思地说,“困难是有的,不过,至少可以给他制造点麻烦。搞垮他,效果也是同样的。”
希特勒已经意识到,斯大林正在酝酿一场清洗,从基洛夫被害开始的大规模镇压浪潮,必然会波及苏联军队。事实上,不久前苏联驻英国的武官普特纳突然奉召回国,旋即被捕,已经给希特勒发出了一个信号。
普特纳作为武官,曾在柏林、伦敦和东京同外国军界人士有过广泛的接触,此人正是图哈切夫斯基属下的军事外交专家。
“你会干这种事吗?海德里希先生。在苏联的内讧中,德国应该站在斯大林一边!”希特勒说完,诡秘地笑了起来。
其实,希特勒之所以坚持把苏联军界作为这出戏的主角,还出于对图哈切夫斯基的某种恐慌心理。1935年,首批被授予苏联红军元帅之一的图哈切夫斯基,以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国内战争的经验为基础,预见未来战争的性质和特点,提出了许多先进的现代作战观点和极其重要的理论。
更令希特勒恼怒的是图哈切夫斯基发表的一篇重要文章《当前德国的军事计划》,一针见血地道出了希特勒入侵的威胁,指出希特勒的野心不仅在于有反苏的锋芒,而且有旨在鲸吞整个西方的复仇计划。
不难想象,如果图哈切夫斯基的战略思想被苏联军方接受,将对希特勒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为此,希特勒忧心忡忡。
“元首,‘斩首行动’重在其首,而不在其身。难道就这样放过斯大林?”海德里希鼓足勇气发问,他还想继续为自己的诡计辩解。
“我相信你会干这种事的!我确信无疑!”希特勒按住海德里希的肩膀,用一种奇特的因兴奋而变得有些含糊的语调,开始谈论起他的个人打算,谈论起他怎样才能称霸欧洲,怎样统治世界。“这些,你不懂,是吗?”说话间,他仍旧激动不已,两只眼睛燃烧着贪婪、狂妄的炽烈火焰。
海德里希默默听着,一句话也不敢说。他已经十分确切地感觉到了,希特勒随着地位的上升,占有欲也在急剧膨胀,变得冷漠固执而不可接近。
但是,海德里希无可奈何,对希特勒必须言听计从,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元首,我以您最忠诚的党卫军军官的名誉向您保证,一切将按照您的意志进行!”
“好吧,我的将军,上帝与你同在!”
海德里希“啪”地一个立正,行了个标准的举臂礼,转身出了别墅。
海德里希不仅是嗜血成性的刽子手,更是一个制造阴谋的专家。这些天里,他绞尽脑汁,继续按照希特勒的旨意,精心编造着令人震惊的诡计。
为尽快实施这项阴谋,海德里希召见了党卫队二级突击队大队长约克斯。在约克斯面前,海德里希沿着椭圆形的长长的会议桌边走边说道:“约克斯,你现在的任务,是到新阵地上去寻找敌人。我们的目标是赤色共党的军事首脑,元首管它叫‘斩首行动’。”
说到这,他的目光阴森森的,像刀刃露出冷冰冰的寒光,仿佛对一切都是残酷无情的。“党卫队要担当起这个历史重任,一个人要胜过国防军的一个师、一个军。”
约克斯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党卫军上校,由于某种潜在的能力,他始终受到希姆莱、海德里希的赏识和重用,在工作上他和高级将领直接来往,而且任何一次的重大行动都少不了他的参与。为此,他在同行中趾高气扬,专横跋扈。
海德里希告诉约克斯说:“我们要制造一个假象,是要让苏联方面确信,在苏联高层有人组织了一个试图以暴力推翻斯大林的反对派,为首的反斯大林分子是苏联副国防人民委员图哈切夫斯基。”
“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呢?”约克斯一时没能理解上司的意图,并对从何处下手感到不解。
海德里希向约克斯和盘托出了希特勒的计划,之后说:“你别忘了,我们的国防军与苏联红军历史上曾经有过一段蜜月时代,苏军将领与我们的将军们过从甚密。要是能把这个消息抛给斯大林,再制造出几份文件,增加点气氛,也许可以不战而一举摧毁苏军的指挥机构!你想过没有,苏联人一旦上钩,他们将要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海德里希挺直身子,激情溢于言表,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我们得马上开始行动!”
“这谈何容易。”约克斯心里明白,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尽快把苏联元帅的资料搞到手,重要的是图哈切夫斯基的签名。”约克斯向海德里希要求。
“这不用你费神,你只要率领你的人竭尽全力地工作。这项工作我交给赫尔曼·贝伦茨。他随时听从你的调遣。”海德里希知道贝伦茨是个非常能干的家伙,也相信他的能力,因此轻松地说:“他会取得好的成绩。”海德里希再一次向约克斯面授机宜,当即决定在柏林布吕克街设立专门机构,由约克斯负责制造假文件。这些阴谋在4天之后悄悄地展开了。
盖世太保制造杀人“毒箭”
海德里希提到的德国和苏联曾经有过的亲密接触是指20年前的往事。
1922年4月,苏联、德国两国代表在意大利的热那亚近郊召开会议。当时,遵循列宁利用帝国主义国家间矛盾的外交策略,苏联代表以积极的姿态做出了一些让步。最后,双方签订了《拉巴洛协定》,互相放弃了对战费和战时损失的赔偿;德国撤回了对苏联因颁布国有化法令而遭成损失提出的有关赔偿要求;双方同意恢复两国邦交和采取最惠国待遇原则,以促进两国贸易。条约的缔结,突破了帝国主义反对苏联的联合阵线,加深了帝国主义国家间的矛盾。在这一时期,两国在军事领域也进行了秘密的交流与合作。
同年的4月24日,苏德签订了为期5年的《互不侵犯条约和中立条例》,两国的军事合作随之有了进一步发展。德军获准在苏联境内建立武器生产部门,同时,苏联则利用德国军官的经验和军事领导知识训练自己的武装力量,并加快了军事工业的改造。德国国防军的高级将领们对此由衷地感到高兴。
图哈切夫斯基作为红军的领导人之一,特别是1925年2月至1928年5月间,他担任红军总参谋长,与德军参谋总长冯·塞克特上将,以及后来的两位继任者都有过秘密的接触,这本是正常的,但现在,这些都成了阴谋家们利用的材料。
要想取得图哈切夫斯基的手迹以及有关材料,就必须得到国防军军事谍报局局长卡纳里斯海军上将的支持,因为图哈切夫斯基和其他苏军将领的信札原件全部封存在国防军最高统帅部军事谍报局参谋本部的机密档案室里。
海德里希真不愿意与卡纳里斯海军上将打交道,因为军事谍报局与自己的党卫队保安处隔阂很深,两人之间也积怨很久。但为了实现这次阴谋,他别无选择了,不得不亲自出马。
“局长大人,如果我们的工作能够得到您的帮助,我将非常荣幸。”海德里希满脸堆笑,极力克制着自己,并露出谄媚的目光。
卡纳里斯完全明白面前的这个人所耍弄的把戏,他太了解海德里希的为人了。他只是冷冷一笑:“老实说吧,你要图哈切夫斯基这些人的信件究竟干什么?”
海德里希也轻蔑地一笑:“我并无所图,将军,我们只是了解一下国防军与苏联军队交往的历史。几天后我会原封不动地奉还给您!”
卡纳里斯没有马上回答,点上一支雪茄。他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弄不好会牵连到自己头上。与海德里希多年交往的经验,使得他对此人始终防了一手,但是,拒绝他的要求,那也绝非上策。
卡纳里斯继续抽他的雪茄,连续猛抽几口,然后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和颜悦色地说道:“海德里希先生,请你相信我,对于你的要求,确实有小小的麻烦。这部分档案被那帮蠢货错放到贮存化学药品仓库的地下室里去了,门上装的是定时锁,必须到年底才能开启。如果强行开启,只怕会引起化学药品爆炸,那样的话,地下室里的所有文件恐怕也全毁了。”
卡纳里斯边说边极力装做一副很惋惜又无能为力的样子。海德里希明知对方在胡编谎言,却又无法反驳,只得愤愤地离开军事谍报局。然而,又一个阴谋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一个深夜,德军最高统帅部军事谍报局一幢7层办公大楼的窗口突然闪出一道红光,几分钟后,大火蔓延开来,吞噬了整幢大楼,滚滚浓烟犹如乌云闭月,火光映红了柏林的半个夜空。消防车载着消防队员来回穿梭,发出刺耳的尖叫。巡逻的宪兵、德国国防军士兵蜂拥而至,现场一片混乱。
清理检查的结果让卡纳里斯上将大吃一惊:“档案处封存的一部分绝密文件丢失了。”
“这是严重的失职,我的将军,”希特勒暴跳如雷,指着卡纳里斯的鼻子一顿训斥,“你要对此负责,尽快查清!”
“是,元首,我一定查清!”卡纳里斯尽管感到莫名其妙,但希特勒的命令他不敢违抗。其后,他的确费了一番周折,然而,这起事件终究是个谜。
卡纳里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出丑剧正是希特勒与海德里希合谋炮制上演的。原来,当海德里希在卡纳里斯处吃了一颗软钉子后,为了绝对保密,便和希特勒密谋共同策划了这个纵火案。当时参加这项活动的一共有5个人,为首的就是党卫队的贝伦茨中校,其他4名大盗全是纳粹德国国家刑警总部的在押犯。这些大盗都身怀飞檐走壁的党卫队头子海德里希绝技,制造的盗窃大案频频见诸报端,轰动德国乃至整个欧洲。
在贝伦茨的指挥下,这帮家伙很快就搞到了军事谍报局里海德里希想要的书信和文件,而卡纳里斯却始终被蒙在鼓里。
几天后,在柏林艾伯特亲王大街,也就是纳粹盖世太保总部所在地的一个秘密地下室里,海德里希设立了一座技术用具一应俱全的实验室,十多名语言学、逻辑学、心理学专家和印章专家,以及刚从卡纳里斯军事谍报局借来的笔迹模仿专家,正在紧锣密鼓地炮制所谓图哈切夫斯基谋反的“专卷”。
在阴谋家的手中,“图哈切夫斯基及其同事们和德国最高统帅部将军秘密来往信件”、“图哈切夫斯基等人给德国统帅部出具的数额巨大的收款凭据”很快由虚无变成了现实。图哈切夫斯基“亲笔信件”中的笔迹、遣词造句习惯以及语气等,完全合乎那些真正出自他手笔的文章、信件。
很快,伪造“专卷”的工作顺利地完成了。文件和信件的每一页上,都煞有介事地盖上了德国最高统帅部军事谍报局的钢印和“绝密”字样的印章,德军十余名高级将领的德文缩写签字也跃然纸上,一切天衣无缝。海德里希顺利地磨砺好这支饱蘸剧毒的暗箭!
图哈切夫斯基蒙冤被害
在一家舒适典雅的酒店里,常常聚集着许多外交使节和达官显贵。捷克斯洛伐克驻德国首都柏林的公使马斯特内也经常光顾这里。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外交官,背地里却是一名特工人员。这一年多来,希特勒一直在秘密进行着侵略捷克斯洛伐克的罪恶勾当,尤其在苏德台地区,苏台德德意志人党与纳粹党内外勾结,遥相呼应,一唱一和,威胁捷克政府,要求实行自治。
此时,捷克政府急欲了解苏德关系的现状和发展趋势,如果苏联站在德国一方,那就意味着捷克斯洛伐克在与德国的冲突中将得不到苏联的支持。于是,捷克政府命令马斯特内:“不惜一切代价,摸清德苏动向!”
这天,他忧心忡忡,独自一人喝着闷酒,一脸愁相。
“别发愁,可爱的先生,把一切烦恼都忘掉吧!”一个叫贝丽尔的小姐来到他的身边,装作很关心的样子。
“你在想什么?马斯特内。”贝丽尔又一次娇嗔地问道,“也许我们是最后一次了。”
“出什么事了?”马斯特内面对女人的言语,不解地问。
“我真担心……”她低语道,“大家都指望苏德和好,真不要发生什么意外……”贝丽尔神色诡秘,欲言又止。
“我们似乎要单独待一会儿。”马斯特内急于揭开这个女人神秘的面纱。
“你终于同意了。”贝丽尔缓缓起身举起酒杯,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德国人正在同苏联红军中一个反斯大林集团进行接触,柏林希望苏联政府出现内讧。”贝丽尔以暧昧的方式暗示着马斯特内。
这件事令马斯特内震惊不小,但他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惊慌。
“亲爱的,这是绝密情报,但愿您守口如瓶!”贝丽尔煞有介事地说着,又将双臂搭在马斯特内有些僵硬的脖子上。
马斯特内也许无法想象,这个让他丢魂的女人,其实也是在奉命行事。贝丽尔虽然只有24岁,但她早已是盖世太保的一名成员,同时又是德国外交部的秘书。海德里希已指使她,在无意之中将图哈切夫斯基的绝密情报透露给马斯特内。
第二天,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贝奈斯便得知了这一消息。他急匆匆地召见苏联驻布拉格大使亚历山德罗夫斯基,心急火燎地通报了马斯特内报告的内容……
3天后,法国政府在巴黎举行外交官招待会。席间,法国总理达拉第又向苏联大使波特金通知了法国得到的情报:“大使先生,法国很担心,莫斯科有改变政治方针的可能。根据可靠情报,纳粹武装力量正与苏联某些红军将领之间达成推翻斯大林的协议!”
“这是谎言,总理先生,不要轻信上当!”波特金不露声色。可是,他的心里却掠过一阵惊悸。
10分钟后,波特金返回大使馆,用加急电报向莫斯科作了汇报。
原来,这些都是海德里希为了增加情报的可信度,故意施放的一个又一个烟幕。
丑恶的计划在顺利地实施,莫斯科在一步一步地走向陷阱。贝伦茨化名来到布拉格,通过德籍移民柏米与捷克总统贝奈斯联系,提出出卖图哈切夫斯基谋反“专卷”时,贝奈斯信以为真,立即电告斯大林。很快,贝奈斯的联络员与海德里希的代表直接接触,莫斯科的全权代表叶若夫也飞抵柏林。
希特勒为了使阴谋更加逼真,向苏联方面索价300万卢布。然而,苏联为此付出的不仅仅是一笔数目巨大的卢布,而是更耸人听闻的惨重代价。
1937年5月,图哈切夫斯基被解除了副国防人民委员的职务,任命为伏尔加军区司令员。这个极不正常的贬谪,不仅引起了外界的种种猜测,图哈切夫斯基本人也预感到了不祥之兆。人们无法想象,这个在五一节上还一身戎装陪在斯大林身边的红军元帅,怎么这么快就失去了斯大林的信任。
数日后,图哈切夫斯基偕同妻子尼娜·叶夫根尼耶夫娜来到莫斯科喀山火车站向战友们告别。
“元帅,请多保重!”“一切都会过去的。”前来送行的战友、部下真诚地握住他的手,仿佛给这位尊敬的元帅注入战胜一切的力量。
“谢谢。”图哈切夫斯基竭力保持镇静,然而他的精神被摧垮了,昔日如炬的目光黯然失色。举手投足之间,一副因衰老而心力交瘁的病态。图哈切夫斯基挽着妻子的臂膀,步履蹒跚地登上了月台。
6月4日,伏尔加沿岸军区召开政治工作会议。图哈切夫斯基端坐在主席台上,他眉头紧蹙,脸色苍白而疲倦。此时,他正在作《关于军事训练的任务和当前的工作》的报告,这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次报告。随着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图哈切夫斯基缓缓起身,向着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
会议刚一结束,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立即被逮捕了。几乎在同一时间里,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扩大会议在莫斯科召开。斯大林公开揭露红军中的“反革命军事法西斯组织”,号召彻底粉碎军人中的“反革命阴谋”。
当月,《真理报》发表了图哈切夫斯基等8名军事将领被捕、并交付军事委员会审判的消息。一切都进行得突然而迅速。次日,图哈切夫斯基和基辅军区司令员亚基尔、白俄罗斯军区司令员乌鲍列维奇、伏尔加军区副司令员帕里曼科夫、红军军事学院院长科尔克、红军干部部长费里德曼,以及埃捷曼、普特纳两位军长,全都因犯“间谍和叛国罪”被处决。图哈切夫斯基的战友、副国防人民委员戈马尔尼科,则在内务部人员前去逮捕时开枪自杀。
这次事件之后紧接着的“大清洗运动”致使苏联红军遭受了重大损失。从1937年下半年至1938年间,苏军失去了5名元帅中的3位,16名军区司令员中的14人,67名军团长中的60人,199名师长中的136人,计有35000名红军各级优秀指挥员被镇压。
至此,苏联红军元气大伤!希特勒为进攻苏联打下了削弱对方指挥力量的基础。
果然,时隔不久,希特勒就撕毁了和约,一度攻陷了苏联的大部分国土。

在苏联元帅中,死的最冤要属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他被希特勒用一计,让斯大林亲手处决了自己的元帅,还有3.5万人成陪葬品。先来看看图哈切夫斯基的辉煌经历吧,他是苏联最早5元帅之一,有“红色拿破仑”之称,也是所有苏联元帅中,最年轻的一位。朱可夫称他“是军事思想的泰斗,我们祖国军界巨星中最大的一颗明星”。

那么那些作战经验丰富的军官去哪啦?天堂or地狱!由波斯别科夫、扎哈洛夫等苏联五位元帅编著《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简史》中披露,在那场运动中,5名苏联元帅中3位,16名军区司令员中的15位,以及67名军团中的60位,199名师长中的136位,这些高阶军官都被处决,此外团级军官中的大约一半也因此丧命。

能得到朱可夫的崇拜,足以证明图哈切夫斯基的卓越能力。那他是怎么被斯大林处决的呢?事情还要从纳粹德国保安处长海德里希说起,从1935年开始,海德里希就建立了反苏秘密组织,并通过特工人员与流亡巴黎的沙皇旧官员保持着联系。1936年12月中旬,一个叫斯科布林的前沙皇将军在巴黎把两份情报交给了德国谍报机关。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如此多的军官没有死在战场上,却倒在了自个人的枪下,造成这场悲剧的导火索,竟然是因斯大林中了第三帝国的「反间计」!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1

事情是这样的,1936年,德国情报机构头目海德里希从流亡法国的沙俄旧军官那取得两份情报,一份说以图哈切夫斯基元帅为首的苏联红军统帅部,准备推翻斯大林的统治;第二份说图哈切夫斯基正在与德国国防军接洽。海德里希随即将情报呈送希特勒,这位纳粹元首从中发现了有价值的东西,他决定假戏真做,给斯大林来一个「反间计」。

第1份情报说,苏联红军的最高统帅部正在策划一起反斯大林的阴谋,头目是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第2份情报说,图哈切夫斯基和同党正同德国最高统帅部和德国谍报机关的将军们保持着接触。希特勒看完这些缺乏有力证据的情报后,心生一计,让海德里希织尽快“搜集”伪造图哈切夫斯基叛乱和与纳粹德国通敌叛国的“证据”。

海德里希得到任务后,通过各种渠道,将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准备推翻斯大林的假情报四处散播。最先得到这份假情报的是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贝奈斯,贝奈斯立即将讯息传递给苏联大使;没过几天,苏联驻法国大使也得到法国总理达拉第的警告,说苏联一些军官准备政变之类的。正所谓「三人成虎」,斯大林对这份情报也不可以等闲视之。

海德里希织得令后,立即命自己手下的贝伦茨弄来了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在1925年~1928年间任工农红军参谋长时,跟德国参谋总部,跟他们的驻苏武官处的代表的会见、谈话。可是这些东西都是官方性质的,而且都是在希特勒上台以前的事,没说服力呀。不过这难不倒海德里希,毕竟他干情报的,造假是基本的生存技能之一。

后来在贝奈斯的撮合下,德国将几份假情报档案卖给了苏联,为此斯大林付出了300万卢布的代价。但苏联人耍了一个心眼,将这些卢布留有记号,当德国特工用这些钱在苏联消费时,他们先后被捕,德国情报机构只等将这些钱销毁。德国人的买卖看似竹篮打水,但却收获非常大,斯大林终于对自个军队举起了屠刀。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2

【苏联五大元帅,其中三位被杀】

从1934年4月起,海德里希就在盖世太保柏林总部的一个孤立的地窖中准备起必要的“证据”来。为此他还特意设立了一个技术用具一应俱全的实验室,并由他个人亲自负责保密措施。在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海德里希下令把之前情报通通集合一起,然后统一加工,并在谈话纪录和来往通信中增添词句,补充新的信函,更改日期。

事后有的说,约有3.5万名中高阶军官被杀,这个数字有待考证。斯大林非常快就吞下苦果,他动用上百万军队,但却被小国芬兰打的惨败,损失惨重,国际颜面尽失。当然斯大林举起屠刀时,最高兴的莫过于希特勒,他在纳粹高阶将领的战前动员会议上说道:「我们只要在苏联这个破房子的门上踹一脚,它也会垮掉!」

不久后,海德里希就弄成了一份足以让斯大林处决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文件,且证据牢不可破。接着,海德里希要做的就是如何用正确的方式将这份文件送到斯大林手中,并让他不产生怀疑,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1937年1月底,海德里希找人把图哈切夫斯基和同党意图勾结纳粹德国反斯大林的消息“意外”地透露给贝奈斯。

苏联没有被德国人打垮,不论是斯大林有心,还是无意,但苏联人民为此付出惨重代价,据不完全统计二战期间苏联军民死亡多达2700万!小编不禁想到元朝张养浩的那首《山坡羊·潼关怀古》,其中两句启人深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3

贝奈斯是捷克斯洛伐克的总统,当时捷克斯洛伐克受苏联保护,才不受德国侵犯。贝奈斯得知这一情报后深感不安,连忙通过苏联驻捷大使亚历山德罗夫斯基,把这个情报转告给了斯大林。最终,海德里希绕了一个大弯,终于将情报送到了斯大林手里。随后,希特勒指使海德里希,让他立即派人跟贝奈斯总统的私人代表进行接触。

最终,贝奈斯的私人代表从纳粹德国手里得到了一些关于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罪证的“文件”。贝奈斯岂能怠慢,立即向斯大林作了通报。斯大林随即派人前往苏联驻柏林使馆,花了300万卢布从海德里希手中买下了他伪造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罪证的“文件”。1937年6月11日,斯大林亲手处决了自己的元帅——图哈切夫斯基。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 4

​然而这一切并未随着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的无辜丧命而结束。1937年到1938年,斯大林对整个苏联红军的领导骨干进行了一次大清洗,3.5万高级军官成了陪葬品,其中绝大部分是军、师、团领导,他们占了苏联红军全军军官的半数。(喜欢的话多多关注,多多点赞,多多收藏,转发和评论,谢谢!本人其他文章也很精彩,欢迎品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