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党卫军大将——保罗·豪塞尔的生平事蹟简介

党卫队全国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大将–保罗·豪塞尔 SS-Oberstgruppenführer und
Generaloberst der Waffen-SS Paul Hausser
(1880-1972)保罗·豪塞尔于1880年10月7日出生于哈弗尔河畔勃兰登堡(Brandenburg
an der Havel)的一个正统普鲁士军人家庭。

被称为“武装党卫队之父”的保罗·豪塞尔于1880年10月7日出生在德国哈佛尔河畔勃兰登堡的一个正统的普鲁士军人家庭。当时他的父亲库尔特·豪塞尔还是一名帝国陆军上尉,后官至少校。1892年,12岁的豪赛尔就进入克斯林军官学校学习,然后是柏林的里希特菲尔德军校。1899年3月,以少尉军衔毕业的豪塞尔进入西普鲁士军队服役,并成为第155步兵团的副官。在此期间,他曾先后担任过营级和团级的副官。1907年至1909年,保罗·豪塞尔又在波森军事学院进行了两年的深造。此后三年,豪赛尔又进入帝国海军,并成为一名观察员。

了解过二战的小伙伴们都知道,当年的德国党卫军的战斗力是相当可怕的。不管是本国组织的党卫军或是外籍党卫军,他们的军事素养,战斗能力都是超乎想象的。然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一位叫做保罗·豪塞尔的指挥官,虽然党卫军不是他创建的,但是他却被称作为“党卫军之父”。为什么会这样去称呼他呢?现在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下吧。

保罗·豪塞尔于1880年10月7日出生于哈弗尔河畔勃兰登堡(Brandenburg an der
Havel)的一个正统普鲁士军人家庭。父亲库尔特·豪塞尔当时是陆军少尉,最后官至帝国陆军少校。豪塞尔幼年时在家乡读完了四年制公立小学(volksschule)和九年制实科中学(realgymnasium)。之后他于1892年进入了普鲁士的军官学校,在柏林的利歇尔费尔德(Lichterfelde)最高军校直属下的柯斯林军校学习直至1899年3月毕业。毕业后他被任命以少尉军衔,被编入西普鲁士第155步兵团服役。在此期间他先后担任营级和团级的参谋军官。1907年至1909年间,他又在波森的战争学院里进行培训。之后他又在帝国海军接受了三年的飞行观测员培训。1912年,豪塞尔被晋升为陆军中尉,进入德军总参谋部担任绘图参谋。1913年10月1日,他被晋升为陆军上尉。第二年的3月,他被任命为第6集团军第109步兵师的作战参谋,同时晋升为陆军少校。

图片 1

图片 2

大战爆发后,豪塞尔担任了第1预备军的作战参谋,第38″毛奇伯爵陆军元帅”团团长和总参谋部参谋官。在战争中他获得过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霍亨索伦普鲁士家族配剑荣誉勋章,巴伐利亚配剑四级军事服役章,一级佩剑萨克森阿尔伯希特骑士十字勋章等多枚奖章。战争结束后,他被转到东部的边防军(Grenzschutz),在格洛高总参谋部里任职。1920年到1922年间,豪塞尔又担任了国防军第5旅的参谋长。从1922年到1923年他担任了第2军直属部队(Wehrkreiskommando)的参谋长。期间他于1922年11月15日被晋升为陆军中校。1923年1月,他被任命为国防军第4步兵团第3营营长。到1925年4月,他又重担任第2军直属部队的总参谋长,直到1927年1月。此时他又被任命为第10步兵团团长,并于同年11月1日被晋升为陆军上校。1930年12月,他成为第4步兵司令(Infanteriefuhrer
IV),并于第二年的2月1日晋升为陆军少将。1932年1月31日,他因政治原因以名誉陆军中将从军队中退役。

1912年,豪塞尔进入陆军总参谋部的测绘部门,担任测绘参谋。并在当年3月晋升为上尉。1914年3月,豪塞尔作为陆军参谋总部的军官调入巴伐利亚,为王储卢普雷希特亲王担任参谋。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豪塞尔被任命为第六军下属第109步兵师参谋长。1918年豪塞尔又晋升为陆军少校。1919年,豪塞尔先后担任过第一预备军参谋长、第88“毛奇伯爵元帅”燧发枪团团长。随后,豪塞尔还在第59指挥部短暂的待过一段时间。在战争中,豪塞尔获得过二级和一级铁十字勋章,霍亨索伦家族佩剑荣誉勋章,巴伐利亚佩剑四级军事服役章,一级佩剑萨克森阿尔贝特骑士十字勋章、一级弗雷德里希-符腾堡骑士佩剑铁十字勋章、安哈尔特-弗雷德里希十字勋章、奥匈帝国三级铁十字勋章,奥匈帝国三级军事服役章以及绶带等多项荣誉。

保罗.豪塞尔被称为“党卫军之父”,虽然党卫军不是由他缔造的,但是他把正规军事理论和军事管理、训练、作战等方式传授给党卫军的,让最初类似于警察部队、缺乏正规作战经验的党卫军迅速成为一支战斗力凶猛的武装力量,故得到“党卫军之父”的称号。

豪塞尔参与1939年波兰战役,他职务是研究德军与武装党卫军协同作战的观察员,1939年10月纳粹党SS-VT部队开始组成,并新组织一摩托化步兵师给豪塞尔统领,不久此师改名为武装党卫军第2装甲师,取名”帝国”师,于1940年法国战役中参战并加入巴巴罗萨作战,于1941年时,豪塞尔获得骑士铁十字勋章,1943年时再获得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驻防诺曼底时又获得橡叶骑士带宝剑铁十字勋章。在苏联作战时,他负伤多处且瞎一只眼;康复后1943年6月他带领新组建的武装党卫军第2装甲军团,在”第三次卡尔可夫战役”时,德军濒临崩溃,他毅然违抗希特勒再三清楚”不准撤退”命令,撤出德军免被红军包围消灭。于1943年3月他又夺回哈尔科夫;紧接着库尔斯克战役这场坦克会战,他率领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军,底辖:武装党卫军第3坦克师、武装党卫军第2坦克师参战;该役结束后,一改编组后的新军团交接给他:武装党卫军第1师、第2、第3、第9师、第10共五个装甲师,由他率领驰赴急援诺曼地登陆后的初步战事,
当德军第7军团司令弗雷德里希·多尔曼病逝,便改予豪塞尔统领,经过法莱兹包围战后,豪塞尔放下他的大军去养伤──因为他再度重伤,被子弹射过口颊;豪塞尔于1944年8月又升官为武装党卫军最高集团领袖,之后带伤复出指挥德国G集团军司令员任期自1945年1月28日至4月3日,之后到德国5月初投降时他担任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司令部军事参谋长。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豪塞尔转入东部边防军服役,并在格罗高担任一年的联络官。1920年-1922年,豪塞尔成为魏玛国防军第五步兵旅的参谋长。此后豪塞尔又被任命为第二军区参谋长,1922年11月15日豪塞尔晋升为陆军中校。从1923年1月起,豪塞尔开始担任第四步兵团三营营长,之后又返回了第二军区担任第二步兵师参谋长直至1926年年底。1927年1月1日至七月初。1927年1月1日至7月初,豪塞尔在第十步兵团任团部参谋,随后升任团长。1927年11月1日,豪塞尔晋升为上校,同时开始担任位于明辛根训练营的指挥官。1931年2月1日,豪塞尔晋升为少将。1932年1月21日,豪塞尔以名义陆军中将的身份从军队里退役。退役后,豪塞尔于1933年2月加入当时德国的右翼组织“钢盔党”,1934年3月加入了冲锋队预备队,并获得冲锋队旗队长的衔级。

保罗.豪塞尔1880年出生于普鲁士一个军人家庭,军校毕业后他进入军队,一战爆发时以参谋身份参战并获得铁十字勋章,一战结束后进入国防军担任营长、旅参谋长、团长等职务,1932年被提升为陆军少将,第二年退役。

豪塞尔于1933年2月参加了右翼组织”钢盔党”,担任柏林-勃兰登堡州领袖。之后他又于1934年3月加入了冲锋队预备队,职位为旗队长。非常快他又成为了冲锋队第25预备旅领袖。在此期间,他遇见了一位叫保罗·沙尔费的老战友。在此人的介绍下,他认识了党卫队的领袖希姆莱。希姆莱希望他能够加盟党卫队来指正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的军事训练中的问题。豪塞尔随即离开了冲锋队,于1934年11月15日加入党卫队(党卫队编号239795)
并被授予了党卫队旗队长的衔位。他随即被任命为党卫军布伦瑞克军校校长,并着手建立起了一套系统化的训练体制。期间他还兼任了党卫军布伦瑞克和巴特特尔茨军校的督察。1936年5月22日,这两个军校合并为一所党卫军总军校(SS
Junkerschulen),豪塞尔继续担任督察。同年1月31日到10月1日,他还担任党卫军最高指挥总局(SS
Hauptamt)第1处处长。1936年10月1日,他又开始担任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督察直到1940年6月1日。期间,他指挥党卫队特别机动大队归属于”肯普夫”装甲师参加了波兰战役。该装甲师于1939年7月25日成立,包含了一个陆军装甲团,党卫队”德意志”团,党卫队炮兵团,党卫队直属通讯分队,党卫队直属侦察分队以及陆军的第511反坦克分队和第505机械化营。参加完波兰战役后,该部队于1939年10月9日被撤消。豪塞尔又受命负责以”日耳曼尼亚”旗队,”德意志”旗队和”元首”旗队作为基础组建起了党卫队特别机动师。该师于同年10月19日正式成形。

1934年11月15日
豪塞尔加入党卫队。求贤若渴的党卫队全国领袖希姆莱立刻授予其党卫队旗队长军衔,并任命豪塞尔为布伦瑞克党卫队军官学校的校长。踌躇满志的豪塞尔立刻开始着手建立不伦瑞克和巴特特尔兹军校的整套系统化的训练体制。1936年10月1日,豪塞尔开始担任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督查以及党卫队行动总部的部门负责人。1937年5月1日,豪塞尔正式加入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39年6月1日,豪塞尔晋升为党卫队地区总队长。随后,他带领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部分单位随从“肯普夫”装甲师一起参加了波兰战役。1939年10月9日,奉命将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下属几个旗队/团组建成一支独立的党卫军师团。10月19日,“德意志”、“日耳曼尼亚”、“元首”三支旗队/团正式合并为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师。11月19日,豪塞尔又被正式授予党卫军中将军衔。因此全称为党卫队地区总队长兼武装党卫队中将。

1934年,豪塞尔加入了冲锋队,在此期间他认识了党卫队头子希姆莱,希姆莱对这位既有实战经验、又有参谋才能的退伍老兵非常欣赏,热情邀请豪塞尔加入党卫队,因为此时以警卫旗队为主刚组建的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几乎没有任何专业的军事人才,希姆莱迫切希望像豪塞尔这样具有专业军事素质的军官,来帮助党卫队建立并实现系统的管理、训练体系。

1940年4月1日,豪塞尔被正式授予了武装党卫军中将(SS地区总指挥/集团领袖)军衔,并指挥党卫队特别机动师参加了入侵法国的战役。1940年12月1日,在党卫队全国领袖的命令下,党卫队特别机动师改名为党卫队”德意志”师。但是到了1941年1月28日,为了避免与”德意志”团混淆,该师又更名为党卫军”帝国”师(SS
Division
“Reich”)。而后”帝国”师参加了入侵苏联的战役。1941年8月8日,豪塞尔因指挥”帝国”师作战有功而被授予骑士铁十字勋章,并于10月1日被晋升为党卫队副总指挥兼武装党卫军上将。10月14日,豪塞尔在格杨斯克附近作战中被一发坦克炮弹炸伤,他失去了右眼和半个下巴。

图片 3

图片 4

之后他不得不在医院修养直到第二年的5月。”帝国”师则由”德意志团”团长威廉·比特里希(Wihelm
Bittrich)接管。

不久后,豪塞尔又指挥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师参加了法国和入侵巴尔干的战役,1941年8月8日豪塞尔在东线获得了骑士铁十字勋章。10月1日,号赛

1934年底,豪塞尔加入党卫队,被授以旗队长职位,并担任党卫队布伦瑞克军校校长,开始了他对党卫队专业军事人才的培养工作。

豪塞尔奉命去组建新的党卫军装甲军。1942年7月9日,这个党卫军第一只军级部队宣告成立,并随后于1943年4月28日正式命名为党卫军第1装甲军。同年6月1日,由于原先的党卫军警卫旗队师扩编为军,豪塞尔麾下的党卫军装甲军又更名为党卫军第2装甲军,将原先的编号让给了党卫军警卫旗队。在这一期间,豪塞尔还被陆军一级上将赫尔曼·霍特(Hermann
Hoth)推荐授予其橡叶饰骑士铁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在6月和7月的库尔斯克会战中的卓越指挥。霍特在申请报告中提到”豪塞尔常常身临部队第一线视察,虽然之前他曾因此受过重伤。不管形势有多么严峻,他总是不知疲倦地奔波于部队之间,将他的果断,勇敢和诙谐幽默感带给他的官兵们。他在对作战计划的部署上有真高深的远见,并且能坚决果断地执行命令。”7月28日,豪塞尔正式被授予了橡叶饰骑士铁十字勋章。

豪塞尔晋升为党卫队全国副总指挥兼武装党卫队上将。10月14日,豪塞尔指挥早已更名的“帝国”师的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师在叶利尼亚地区作战时受了重伤,并失去了右眼和部分下巴。原“德意志”团团长威廉·比特里希接过师长一职。

二战爆发后,他率领党卫队特别机动部队参加了波兰战役。随后,豪塞尔受命以“日耳曼尼亚”旗队、“德意志”旗队和“元首”旗队作为基础组建党卫队特别机动师,这也是武装党卫队第一个师级编制,它就是后来著名的党卫军第二“帝国”师。

1944年6月28日,保罗·豪塞尔奉命接替自杀的弗里德里希·多尔曼上将成为第7集团军总司令。原本豪塞尔在7月10日应当要被派去担任武装党卫军总司令,但是随着诺曼底战役的形势恶化,该任命被取消了。8月6日,由于前西线B集团军群总司令冯·克鲁格元帅自杀身亡,保罗·豪塞尔临时接管这一职务直到新任的瓦尔特·莫德尔元帅赶到。8月20日,豪塞尔在激战正酣的”法莱斯口袋”战役中被弹片炸伤了脸部,当时他正指挥部队试图从在盟军的包围圈上开启缺口。他的职务移交给了约瑟夫·迪特里希。1944年8月1日,保罗·豪塞尔被晋升为武装党卫军一级上将
(SS全国总指挥/
最高集团领袖),而25天后,他又被希特勒亲自授予了双剑饰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这是为了表彰他指挥第7集团军在阿弗朗什附近的作战以及努力解救法莱斯包围圈中的德军部队的功绩。

图片 5

1941年10月,豪塞尔被提升为党卫队副总指挥,10月中旬,在与苏军的战斗中,豪塞尔身负重伤,被炸掉半边下巴、炸瞎了右眼,这一次他在医院里住了半年。

1945年1月23日,豪塞尔被任命为上莱因河集团军群总司令。5天后,上莱因河集团军群改称G集团军群他又成为了G集团军群司令(注:G集团军群本来是西线德军的影子部队,其所辖部队主要由原驻扎在南部法国的德军二线甚至三线部队组成,所以战斗力较弱)。该集团军群由第1和第19集团军组成。但是4月3日,豪塞尔因为和希特勒发生了激烈争吵而被解除职务。随后,他担任西南方司令部总参谋长直到战争结束。

伤愈后,豪塞尔在1942年5月末奉命组建武装党卫队装甲军,并指挥该军参加了哈尔科夫以及库尔斯克战役,后被赫尔曼·霍特上将推荐授予橡叶骑士铁十字勋章。1943年秋天,豪塞尔成为武装党卫队第二装甲军指挥官,诺曼底战役期间豪塞尔接替自杀的弗雷德里希·多尔曼成为第七集团军指挥官,直到8月20日在法莱斯包围圈中再次负伤。

图片 6

德国战败投降后,豪塞尔在奥地利被美军逮捕。随后他在纽伦堡审判作为证人出庭做证。被释放后,豪塞尔一直居住于路德威希堡。战后,他积极活跃于”党卫军老兵互助会”上,为前武装党卫军人员争取福利。他还撰写了两本书,在书中极力主张武装党卫军是后来北约军队的参照。他在老兵中也深受尊敬,被其他老兵们尊称为”长官”(der
Seinior)。保罗·豪塞尔于1972年12月21日在路德威希堡去世。死后,他被赋予了很隆重的葬礼,数千名前党卫军成员出席了豪塞尔的葬礼,遗体被埋葬在慕尼黑的瓦尔德弗里德霍夫公墓。

1944年8月1日,豪塞尔晋升为党卫队全国总指挥兼武装党卫队上将,并在当月的26日获得双剑饰。原B·集团军群指挥官冯克鲁格自杀后,豪塞尔短暂的代理过该集团军群指挥官一职,直至瓦尔特·莫德尔元帅接任。战后,豪塞尔积极活跃于“前武装党卫队老兵互助协会”,为前武装党卫队人员争取福利。他还着有《Waffen-SS
im Einsatz》以及《Soldaten wie andre
auch》两书。1972年12月21日,豪塞尔在路德维希堡去世,享年92岁。他的遗体被安葬在慕尼黑的瓦尔德弗里德霍夫公墓,在他的葬礼上,有数千名的前武装党卫队成员出席,豪塞尔以其卓越的才能受到了广大武装党卫队官兵的尊重。

1942年7月,伤愈的豪塞尔奉命组建党卫军第一个军级单位-党卫军第一装甲军,但43年6月又更改为党卫军第二装甲军,因为“老爹”迪特里希的警卫旗队扩编为装甲军,只好把第一的番号让给警卫旗队。当年秋天,第二装甲军扩编为党卫军第一装甲集团军,豪塞尔担任司令。可以看出,武装党卫队在发展过程中第一个师级、军级、集团军级的单位,都是豪塞尔一手组建的,称之为党卫军之父名至实归。

保罗·豪塞尔身材高大,具有典型的旧普鲁士军官的特征:举止端庄而且赋有礼节,受过良好的正统教育,性格古板。由于他善于讽刺别人,因此在国防军内树敌颇多。但是他却对军队体制了如指掌,这是其他的党卫军领导人所没有的。他具有一个优秀的参谋军官所应具备的素质,另外在实战上他也拥有出色的战略眼光。因此他被那些年轻的党卫军军人们极力推崇。如同其他一些党卫军高阶军官一样,他也被部下尊称为”老爹”。但是不同于其他人的是,他是真正的武装党卫军之父。他将正规军事传授给了当时还类似于警察部队的党卫队机动大队,并将其发展成为师。同时他还对党卫队的军事化训练进行了合理性的改革。但是,他当时的督察职务决定权还是受到了限制。因为他属于党卫军最高指挥总局的下属机构,只负责管理党卫军的军事训练,而无法影响其政治教育。在战争爆发之前,他还和约瑟夫·迪特里希发生了激烈冲突。当时迪特里希拒绝承认豪塞尔的党卫队督察决定权,极力阻止他插手警卫旗队的事务。1938年5月,迪特里希又拒绝向豪塞尔正在组建中的”元首”团提供军官。豪塞尔则以辞职相要挟。之后他们还是达成了和解。豪塞尔将传统的军事观念带入党卫军也惹怒了希姆莱。希特勒采取了折中的政策,因为他还是崇敬豪塞尔的军事领导素质。

以上即整理资料,如有错误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喜欢的话请多多点赞转发。

图片 7

在战后,豪塞尔一直告诉其他人,大多数投身纳粹党的陆军军官士兵都是出于仇恨苛刻的”凡尔塞和约”,拥护纳粹党的良好福利政策以及其反对共产主义的政治纲领。他承认自个当时也是出于此观念,因为他是一个狂热的爱国主义者。德军”装甲兵之父”古德里安以为豪塞尔是一位杰出的指挥官。凯塞林空军元帅也对曾担任过自个参谋长的豪塞尔赞赏有加。在1943年中期,豪塞尔向希姆莱建议从国防军中呼叫一批有经验的参谋军官到党卫军中来补充其损失严重的骨干力量。希姆莱对此强烈反对,但是最终这项建议还是得到了许可。豪塞尔在战斗中负重伤后所表现出来坚强的体质和精神也给人以深刻印象。他早在1912年
11月9日与伊丽莎白·杰拉德(Elisabeth Gerard)结婚,婚后生有一个女儿。

1944年6月,豪塞尔接任第7集团军总司令,8月1日提升为党卫军总指挥,随后又担任上莱因河集团军群总司令和G集团军群司令,45年4月初因与希特勒发生争执而被解职,之后一个月他担任西南方司令凯塞林元帅的参谋长,直到德国投降。

战后,豪塞尔被捕,由于在纽伦堡法庭表现良好,而且虽然是党卫军指挥官,但他并没有犯下屠杀平民的罪行,所以很快被释放,于1972年12月病逝,终年92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