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平治之乱:藤原信西、藤原信赖反目成仇,平氏勤王

朝廷内喜气洋洋,大家纷纷为讨伐了「叛逆」额手称庆。

要说这个藤原信西、藤原信赖原本也都是后白河天皇的亲信,大家同僚之宜,又怎么会反目呢?原来,藤原信赖看不惯掌控大权的藤原信西,藤原信西也向来看不惯这个男宠,常常当着后白河天皇和大臣们的面说藤原信赖是个奸臣,藤原信赖也不甘落了下风,终日对后白河上皇吹着「枕边风」,两个人的矛盾就是这样起来的。而自从后白河天皇退位成了后白河上皇以来,朝廷中便变成了以院厅为首的藤原信西与藤原信赖一派,以及以天皇为首的藤原惟方、藤原经宗一派。本着「我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原则,藤原信赖与藤原惟方、藤原经宗等人结成了同盟,对付藤原信西。

日本平治之乱简介 平治之乱的影响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09/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平治之乱简介
?平治之乱简介中提到平治之乱是发生在保元之乱之后的一场叛乱,平治之乱发生于公元1159年,参战的主要是平氏家族和在保元之乱中立下大功的源氏家族的首领源义朝。
平治之乱图
保元之乱后,平清盛得到后白河天皇的重用,仕途之路畅通无阻,而同 …

平治之乱简介

?平治之乱简介中提到平治之乱是发生在保元之乱之后的一场叛乱,平治之乱发生于公元1159年,参战的主要是平氏家族和在保元之乱中立下大功的源氏家族的首领源义朝。

图片 1

保元之乱后,平清盛得到后白河天皇的重用,仕途之路畅通无阻,而同样在保元之乱中立下功劳的源义朝却没有得到重用,于是源义朝心中十分恼火,看到平清盛的官位逐渐比自己高,源义朝忍不住了,于是便开始计划叛变。而且白河天皇后来渐渐开始退居上皇,并开启后白河院政,在后白河政院中得到重用的依然不是源义朝,而是在保元之乱中打败过崇德上皇的信西,平清盛和信西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了拥护后白河上皇的院政派。这就让源义朝心中的怒火又窜升了一大截。在公元1159年十二月,平清盛离开京都去参拜神社,这时候源义朝抓住机会,联合藤原赖长等人举兵造反,首先便是将后白河院控制住,上皇和天皇都被拘禁,随后便直接杀死后白河院中的众多大臣,包括一些天皇的亲信,连藤原信西都被杀害了。

在途中的平清盛听说源义朝发生叛乱之后,立马赶回京都召集军队,准备夺回上皇。后来平清盛成功击败源义朝,并杀死藤原信赖,而源义朝在逃跑的时候被自己的部下杀死,源氏家族剩下的人不是被流放就是被寄养在寺庙。平治之乱后,平氏家族就开始独揽政权,因为这场叛乱发生在后白河天皇平治元年,所以被称为平治之乱。

平治之乱的影响

那么平治之乱的影响到底有哪些呢?

图片 2

在保元之乱后,日本武士阶层已经开始参与到皇室纠纷中,虽然平治之乱在表面上看是平清盛和源义朝的矛盾,但是究其根本还是武士阶层的矛盾和各自的利益冲突。

在平治之乱中,白河院和公家的权利都受到冲击,但是最主要的是天皇和上皇的权利都被大大削减,这也是平治之乱最主要的影响。因为皇室权利的削弱,武士阶层的地位开始越来越高,平氏家族就是这样的一个武士阶层。虽然平氏家族地位越来越高,但是平氏家族暂时还没有要抛弃公家自己建立政权的意思。不是平氏家族不想建立政权,而是还需要一次大的革命来催化一下,纵观朝廷,唯一能和平氏家族抗衡的就是源氏。

源氏和平氏之间还有一些旧仇,源赖朝的哥哥和父亲就是死在平氏家族手中,所以源氏和平氏注定要有一场大战,而平治之乱就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绝妙的机会。所以从一定角度来说,平治之乱其实也可以算作是拉开了源平合战的序幕,平治之乱后,平氏就光明正大开始霸权,这也就代表武士阶层的地位又有了一个质的飞越。

大战之后就应当是大清算了。依附「叛党」的平忠正带着儿子投降了平氏首领平清盛,而源为义也向儿子源义朝自首。为了彻底清除掉崇德上皇的势力,后白河天皇的亲信藤原信西提议将已有两百多年没有施行的死刑重新恢复,将崇德上皇一方的武土统统处斩。是年七月二十八日,平清盛「大义灭亲」将与自个意见不合的「乱党」平忠正及其四个儿子全部处斩。源义朝原想替父亲和诸位兄弟求情,结果引得后白河天皇的不悦。尽管源义朝不愿意斩杀父亲与兄弟,可是圣旨已下,他也无计可施。

平治元年十二月九日的夜晚,都城平安京出现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平安京的百姓纷纷躲进自个的住宅,不敢出门,三年前让平安京陷入一片战火的「保元之乱」依然历历在目。军队的前头,一名武士骑在一匹大马上,此人正是河内源氏的首领源义朝。此时,他率领的军队已将后白河上皇所在的三条殿包围得严严实实。

本来大家心里都明白,与自个一直不和的平忠正的存在,使得平清盛这个平氏栋梁当得并不怎么如意,所以斩杀平忠正时,平清盛心里说不定早乐开了花。然而,源义朝并不像平清盛那样假惺惺,他是真的不想斩这些亲人。一方面,到底是父子情、手足情,有点下不去手;另一方面,自个的几个兄弟差不多都跟着父亲源为义混,这下差不多全都一锅端了,对河内源氏而言可是个巨大的损失。

「散开!散开!」三条殿里走出了一队武士,这群武士围在了个人的身边。源义朝见状连忙下马行礼,原来从三条殿出来的那个人正是后白河上皇。

不想砍归不想砍,当下的情形也是不得不砍了,源义朝只好亲自监斩,把自个的父亲和几个兄弟都给斩了,而唯一没被杀死的兄弟便是那个骁勇善战的镇西八郎源为朝了。源为朝脾性暴烈,在父亲源为义投降时拒绝降服,独自逃走,后来在洗澡的时候被人偷袭,给逮了回来。

「你们还是动手了啊!」后白河上皇看着源义朝,摇了摇头。

镇西八郎最后的结局也不怎么样,他先是被废了手脚,然后被流放到了伊豆大岛,可这位仁兄安静地养了几年伤后便又开始闹腾起来,带着人占岛为王,随后也被讨平。最后心有不甘的源为朝只好切腹自尽,他也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切腹自尽的武土。只是当他切腹之后,没有立即死亡,而是倒在血泊之中抽搐了好久才因失血过多而死,因此后世的武士一旦要切腹,一般都会找来一个武士充当「介错」,在自个切腹时一刀砍下自个的头颅,避免出现切腹之后半死不活的情况。

「奸臣当政,祸国殃民。小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愿为上皇大人清除奸臣。」源义朝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让上皇大人受惊,罪该万死,但是眼下情况危急,还请上皇大人暂且退避。」

处理完了平忠正和源为义,后白河天皇开始找最后一个人清算了,那个人正是他的兄弟崇德上皇。当时后者已出家,但后白河天皇仍不放心,就将其流放到荒无人烟的读岐岛,让其孤单终老,这招可以说是又损又狠。

后白河上皇看着源义朝手下的源氏军队,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拂袖而去,到底这动静已闹得这么大了,是不大大概会被自个的一两句话平息的。

这场发生在保元元年的政变被称为「保元之乱”」,可以说武士正是从保元之乱开始登上政治舞台的。但是,事实上保元之乱后真正掌控了决定权的还不是武士们,而是后白河天皇的亲信藤原信西。藤原信西一当政,立即着手恢复天皇亲政的制度,实行了被后世称为「保元之治」的新政。其核心政策如下:一、整顿庄园,抑制大家贵族的势力;二、整顿寺社;三、重建之前因为各种天灾人祸毁坏的皇官;四、恢复朝廷的各种礼仪与祭典。

源义朝目送著后白河上皇远去,接着回头示意手下:「烧!」源义朝的手下不知是不是在保元之乱时烧过京城,这壹次放火十分轻车熟路,不多时,三条殿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保元三年,后白河天皇退位,将呈位让给了自个的儿子,即二条天皇,而他自个则像之前的白河天皇和鸟羽天皇那样,开设院厅,成为真正掌控决定权的上皇。不晓得是不是因为之前保元之乱处理亲戚的态度,后白河上皇以及权臣藤原信西一直不怎么待见源义朝,反而和平清盛走得非常近。就在源义朝十分苦恼的时候,一天晚上,—个人趁夜拜访了他。当源义朝看到客人的模样之时,顿时吃了惊,原来当夜拜访他的人正是后白河上皇的男宠藤原信赖。在保元元年的时候,藤原信赖还只是个武藏守,但是到了保元二年的时候,他就靠后白河上皇的宠爱平步青云,成为宫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随军的藤原信赖还强调:「信西的几个儿子据说在三条殿内陪侍,可不可以让他们逃出生天。」

藤原信赖和源义朝的会面,《平治物语》有详细的记载。

于是源义朝大声地向手下下令道:「但凡见到三条殿内出现的人,就地射杀!」

「你在保元之乱中立下了大功,上皇大人说你是大忠臣。」藤原信赖一上来就给源义朝扣了个功臣的高帽子。

一时间,三条殿内鬼哭狼嚎,火光冲天。守卫三条殿的侍卫、陪侍的公卿、宫殿的女官,统统都在大火之中丧生,而侥幸逃过大火的也基本上都被守在官门外的源氏军队射杀。然而,十分讽刺的是,藤原信西的几个儿子在后白河上皇离开之时就已察觉到了异样,早早地就已溜走了。

源义朝被拍了马屁,有些摸不著头脑:「权大纳言大人半夜找我难道就为了这事?这事以前上皇大人就已表彰过了啊?」

源义朝看着已成一片火海的三条殿,又再次下令道:「速速派人包围奷佞藤原信西的宅邸,派人擒拿藤原信西。」

藤原信赖摆了摆手,示意源义朝不要着急:「可是,如今朝廷上却出了个弄权的奸臣。」

「是!」源义朝手下的武士源光保领命离去。

「哦?竟然有这事?」源义朝假装吃惊,尽管他晓得这个后白河上皇的宠臣说的「弄权的奸臣」指的是谁,但是他还是十分谨慎,装得十分纯洁无瑕,好像与黑暗的政治斗争毫无瓜葛一般。

而此时的藤原信西呢?原来他早就预感会有大事发生,在源义朝等人还在焚烧三条殿的时候,就抢先溜出了京城。藤原信西一路逃窜逃到畿内的石堂山时,公卿出身的藤原信西实在是走不动了。

「就是藤原信西,欺君弄权,」藤原信赖假装有些生气,接着他又装得有些愤愤不平,「而且,我晓得他非常排斥你,听说他还让他的儿子娶了平清盛的女儿。」

「大人,很像有马蹄声。」藤原信西手下的仆人对藤原信西说道。

听到这件事情,源义朝的心情顿时陷入了低谷,脸上便稍有愠色「这是藤原信西告诉我们的。」藤原信赖最后这句话就像是炸弹般,令源义朝爆发出了自个的愤怒。

「老夫已做好必死的决心了。」藤原信西喘著粗气说道,「只是大志未酬,不甘心呐!不甘心呐!」

藤原信西不喜欢源义朝,这件事本来源义朝心里十分清楚,而藤原信西与平清盛结为亲家一事,也确实让源义朝颜面扫地。因为在平清盛巴结上藤原信西之前,源义朝就曾想拉拢藤原信西,于是向藤原信西求亲,希望结成亲家。可是藤原信西却表示,公家的尊贵岂是他源义朝—个武土能随随便便高蓥的,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这门亲事。可是之后没几天,藤原信西就让平清盛拳上了尊贵的公家。而且那句这是藤原信西告诉我们的」,也就是说,源义朝向藤原信西求亲然后被拒绝的事,早就被后者说了出去,并且已是满朝文武人人皆知。

「前头的可是藤原信西大人!」远处几骑武士已追上了藤原信西的队伍。

看着火候差不多了,藤原信赖就又浇了一把油上去:「论人品,论长相,论武勋,他平清盛哪点比得上你源义朝啊,都是因为小人当道,才会让你如此失意。」

藤原信西索性破口大骂道:「老夫在此,尔等叛逆速来取走我的人头去邀功吧!」

源义朝脑子一热,将手中的扇子摔在了地上:「他平清盛算什么东西,当初平定保元之乱用火攻的计策,还是我先向上皇大人提出来的呢!」

为首的一名武士近前下马:「在下乃摄津源氏源光保,此次是奉了上皇大人的旨意前来讨伐叛逆。」

就这样,河内源氏的首领源义朝一时意气用事,上了藤原信赖的贼船。

「什么,上皇大人?我不信!」藤原信西吃了一惊,「不大概,绝对不大概!」

「失礼了!」源光保行了一礼,没有理会藤原信西的嘟囔,一刀砍下了藤原信西的首级。

藤原信西不相信后白河上皇会发出这样的旨意。事实上,虽然后白河上皇有时候真对藤原信西动过杀心,可是这道命令确实不是后白河上皇所下,而是藤原信西的死对头藤原信赖下达的。

之后藤原信赖靠著源义朝的源氏军队,将二条天皇以及后白河上皇都软禁了起来,并且不断地以朝廷的名义发号施令。而后白河上皇看到这个比藤原信西决定权欲还要大好几倍的藤原信赖,纵然后悔也来不及了。而且藤原信西虽然大权在握,好歹还是个肯干正经活儿的人不像这个藤原信赖,完全以天下大权尽在我手自居,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此时的藤原信赖还在与源义朝庆功,祝贺己方的胜利。源义朝突然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地图看。

「义朝,我等可是大获全胜啊,你看这京城,」藤原信赖用手扫了扫地图上的京城,「现今就我们两个说了算。」

「大人,我总觉得我们很像漏掉了什么。」源义朝依然板著脸,乐呵不起来,「很像是非常重要的事。」

「藤原信西的首级都已送到京城来示众了,他的几个儿子也被我们流放了,」藤原信赖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上皇大人和天皇陛下也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一切都已非常完美了,你就别多想了吧。」

「真的是我想多了吗?」源义朝皱着眉头,突然大惊失色,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一处地方,「不对,你看,这儿!」

藤原信西擦了擦眼睛,待他看渍了源义朝指的地方的时候顿时也瞪大了双眼:「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源义朝在地图上指的地方是京都六波罗府,而六波罗府正是平清盛的住宅,也是以平清盛为首的「伊势平氏」的据点。平清盛之所以在源义朝和藤原信赖发动政变的这两天毫无存在感,主要原因就是他因公出差了也正是因为平清盛刚好和长子等出差去了熊野参拜神社伊势平氏在政变的那天晚上除了围观源氏火烧三条殿外,什么也没干。

十二月十七日,平清盛骑着高头大马回到了京城。就在藤原信赖准备对平清盛举起大刀的时候,他却收到了一封平清盛的效忠信,因此藤原信赖打算放过平氏。有「镰仓恶源太」之称的源义朝的儿子源义平建议,应当趁机一举剿杀平氏,方为上策。藤原信赖则表示:当今藤原信西已死,上皇大人和天皇陛下又都在我等的手上,他个平清盛又能闹出多大的动静来?况且平清盛已送来了效忠信,我等又有何道理去剿杀平氏呢?」本来倒不是藤原信赖不想剿灭平氏而是在藤原信赖看来,假如能将平氏也牢牢地抓在手中的话,一方面白己能控制朝廷和源平两大武士集团,另一方面,也可以起到一个制约源氏的作用。

以为自个大权在握的藤原信赖随后就去饮酒享乐去了。后白河上皇此时已靠他敏锐的直觉感觉到了不安,他连夜逃出了皇宫,溜到了京城的仁和寺。就在后白河上皇溜出皇官后不久,皇宫内就发生了火灾,顿时陷入一片混乱。趁著这个当口,在藤原信赖和源乂朝政变中幸存的藤原信西的弟弟藤原尹明带着一个女人从皇宫后门偷偷溜了出来,坐着女子乘坐的车子往平清盛的六波罗府驶去。

平清盛此时正在六波罗府邸中,六波罗府的大堂内灯火通明,伊势平氏的重要郎党均齐聚于此。

「殿下,藤原尹明到了。」平清盛的侧近武士平盛国在平清盛的耳边悄悄地说道。

「干得好!」平清盛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

平盛国离去不久后,便再次返回了大堂,他的身后跟着藤原尹明以及一个女官。平氏众人私下议论,眼下大战在即,平清盛怎么还有闲工夫找女人?

「小人参见陛下。」平清盛见到女官后连忙行礼在众人的惊愕声中,女官撩去面纱,平氏一门郎党这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女官,分明就是一个大男人。

「还不快拜见天皇陛下!」平清盛对左右郎党喊道。天皇的地位在平安朝可是高高在上的,一般的人往往见不到天皇,因此平氏一门都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大男人就是天皇陛下。

「参见天皇陛下。」听到平清盛的话后,平氏一门才反应过来。

「清盛,你护主有功,勇气可嘉,快快请起吧。」二条天皇对平清盛说道,接着他又转向平氏一门,「你们也平身吧。」

「陛下,恕在下直言,眼下可不是嘉奖客套的时候,陛下趁乱逃出乱党的控制,相信要不了多久乱党也会发现。」平清盛对二条天皇说道,「微臣想向陛下请旨,讨伐乱党。」

「嗯,清盛言之有理。」二条天皇点了点头。

平清盛取得了二条天皇颁布的讨伐诏书之后,亲自率领三千平氏郎党前去攻打皇宫。平清盛的嫡子平重密率领五百平氏军队,一路杀进皇官。而正在他长驱直入的时候,路上冒出来了个武将。此人正是源义朝之子,「镰仓恶源太」源义平。源义平指著平重盛大声叫道:「此人便是平重盛,速速将其擒杀!」紧接着,源义平拍马向前,引弓搭箭向平重盛射去。源义平手下的武士各个骁勇善战,平重盛率领的平氏军队渐渐就要支援不住了。混战中源义平手下的镰田政家趁此机会一箭射中了平重盛的坐骑。

「干得好!」源义平大声喊道,立马冲上前来。这平重盛虽说也是武家出身,可是依然不是有着「恶源太」之称的源义平的对手,交手不到两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在平重盛眼看就要被源义平斩杀的时候,从角落里杀出来几个平氏士兵,挡住了源义平以及镰田政家的去路。

「在下与三左卫门景安,前来救主!」说著,与三左卫门就扑向了镰田政家。

「殿下,在下新藤左卫门加泰,请殿下速速骑上我的马离开!」另一名骑马武士翻身下马,对平重盛说道,随后也迅速地、投入了战斗。

「可恶!」平重盛啐了口唾沬,骑上了马,「先撤,撤!」

平重盛在撤退之际,碰上了另一伙败退的平家武士,这正是另队攻打皇宫的平氏军队,由平清盛的弟弟平赖盛指挥。

平重盛看着这队狼狈的土兵,吃惊地问道:「叔父,这…」

平赖盛摇了摇头:「这群关东来的源氏武士,战斗力真强。」

两队败兵合兵一处往六波罗府退去,而平重盛的对手源义平以及平赖盛的对手源义朝也将军队合二为一,乘胜追击平氏军队。

笨蛋今天就说到这里了,假如有想对笨蛋说的话请在下方评论区留言,感谢您的阅读,我们下期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