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日海战打了四天吗?四日海战的过程及结果

圣·詹姆斯日之战,在荷兰又被称为两日之战(英语:St. James’s Day
Battle;荷兰语:Tweedaagse
Zeeslag),这是第二次英荷战争期间由由英国的鲁珀特亲王和乔治·蒙克指挥的舰队与荷兰的德·鲁伊特在英格兰的北福兰角外海进行的一次海战。

英国海军占据优势。英荷两国宣战后,并未立即投入战斗。主要原因是当时处于冬季,天气条件不利于海战,故直到春季来临后才正式交战。

四日海战(英文:Four Days’ Battle;荷兰文:Vierdaagse
Zeeslag)是第二次英荷战争期间的规模最大的海战,从1666年6月1日持续到6月4日。是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海战。1665年6月英国在洛斯托夫特海战击败了荷兰人,但未能充分将战果扩大,荷兰的商船队仍安全通航,并常到泰晤士河口外进行巡航。1665年8月卑尔根海战英国舰队受到荷兰和丹麦人挑战,结果英国舰队失利,但未遭到重创。1666年1月,法国对英国宣战。而英国急于想彻底摧毁荷兰海军,以免它变得太强大。

尽管德·鲁伊特在指挥撤退方面富有经验,荷兰舰队还是遭到了沉重打击。10天以后,霍姆斯将军在佛利制造了一场焚烧150艘商船的”霍尔姆斯篝火”,显示英军确实夺得了制海权。

在詹姆斯的领导下,英军首次对荷兰封锁持续了两个星期,后因供给耗尽不得不撤回泰晤士河口。这就给了荷军统帅奥普当有机会去重整军队,再寻找敌军作战。

1666年6月,英国收到一份错误情报:法国舰队已抵达英吉利海峡,准备进攻英国。(该年1月,法国路易十四国王已对英宣战)。于是由英王查理决定,把舰队分为两路:由其表兄鲁珀特亲王率24艘战舰南下海峡,由乔治·蒙克率舰56艘充当鲁珀特亲王的支援兵力,迎战法国人;不料遭遇了米歇尔·德·鲁伊特率领的拥有84艘战舰的荷兰舰队。在6月11日至14日,四天的时间里,英国皇家海军有23艘战舰沉没或被俘,近5000人死伤或被俘,而荷兰海军损失4艘战舰,2800名官兵战死或受伤。这也是英国皇家海军史上少有的损失惨重的败仗。

荷兰的损失数字是巨大的,相较之下英国仅300人死亡,后来更准确的资料证明是伤亡1200人。但荷兰只丢失两艘舰船,且他们可以迅速的修复创伤。而在英国由于伦敦大瘟疫和伦敦大火加上英国财政管理制度缺陷,使查理二世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战争。而荷兰人在一个月内恢复并在再次同英国争夺海洋,但只有一个小的冲突。在这以后的1667年,德·鲁伊特率领舰队突袭梅德韦港,成功实施了这项在1666年被阻止的军事计划。

图片 1

背景

背景

这时双方舰队都差不多拥有100艘军舰。1665年6月13日,他们在洛斯托夫特海面上相遇了。英国人占据了上风位,黎明时分他们就击败了荷军,而奥普当仓促投入战斗,可是舰队还没有来得及组成战列阵线就遭到重创。当时,两支舰队侧身相向驶过,猛烈开火,严格的线式阵型早被抛到了脑后,双方战舰互相纠缠,乱成一团,不过荷兰人比英国人更加混乱。双方紧紧咬住,不断地改变航向,朝着对方冲过去。当英国人终于和荷兰人处在同一航向时,战斗进入到了火炮决战的阶段。奥普当的“艺恩德拉赫特”号和詹姆斯的“皇家查理”号互相紧咬着作战,难以缠身,直打到当天
下午这艘荷兰旗舰爆炸。在英军的前锋线上,当鲁珀特亲王率舰逼近荷军后卫时,桑维志伯爵指挥其分舰队在密密麻麻的荷兰战舰中劈开了一个缺口。于是,接踵而来的失败和压力击溃了荷兰人的阵型,他们纷纷向本国方向逃窜。在损失了17艘军舰以及5000名士兵后,荷兰人最终成功逃脱了英军的追击,而英军由于信号错误而延误了时间,只好看着敌人逃之夭夭。

由于英国占领荷兰在北美和西非的属地,荷兰于1665年对英国宣战。同年6月13日,英国舰队在洛斯托夫特海战与荷兰舰队进行的海战中取胜。但到这年下半年,英格兰发生瘟疫,英国舰队不甚活跃,荷兰舰队有效的保护了海上贸易,并常到泰晤士河口外进行巡逻。翌年元月,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向英国宣战。为了同法国并肩作战,鲁伊特率荷兰舰队到弗兰德斯海岸与法国舰队会和。英国国王查理二世派其表兄鲁珀特亲王率24艘战舰南下海峡,由阿尔比马尔公爵率舰56艘充当鲁怕特亲王的支援兵力,迎战法国人;不料遭遇了鲁伊特率领的拥有84艘战舰的荷兰舰队。

荷兰人于四日海战对英国舰队造成相当大的伤害后,荷兰大议长约翰·德·维特命令德·鲁伊特执行酝酿一年多的计划:在梅德韦摧毁查塔姆锚地正在整修的英国舰队,为了这个目的,10艘福路特船搭载了新成立的荷兰海军陆战队的2700名海军陆战队员。这亦是世界上第一次专门从事两栖登陆的海军陆战队。此外,德·鲁伊特还会将其舰队与法国舰队会合。

荷兰人已经开始了一项雄心勃勃的造船计划,建造了许多大型战舰,这支新舰队现在在质量上更加平等,并于1666年6月的四日海战再会。

战斗过程

然而法国人没有出现,恶劣的天气也阻止了登陆,德·鲁伊特不得不限制自个的行动,以封锁泰晤士河口。8月1日他观察到英国舰队比预期的还要早的离开港口。接着一场风暴把荷兰舰队赶回了佛兰芒海岸,8月3日德·鲁伊特再次穿越北海,留下了运兵的船只。

洛斯托夫特海战后,英国舰队向北欧进发,企图俘虏停在挪威卑尔根港内的70艘荷兰商船,但为荷兰人击退。1665年8月6日,德·奈特返回荷兰,临危受命统率全国海军。他率领荷兰舰队驶往挪威,护航停在卑尔根港内的商船队回国,其中仅有10艘因为风浪掉队而为英国海军俘获。
1665年的下半年,德·奈特依靠出色的指挥艺术,游戈于英吉利海峡、巡逻于泰晤士河口外,有效地保护了荷兰的对外海上贸易。但是英国的战略优势地位仍然存在,荷兰仅仅是处于只能维护交通线的被动态势。

1666年6月11日晨,鲁伊特率荷兰舰队(84艘战船、4600门火炮、2.2万人)离开敦刻尔克。他的后卫分队在南,由小特罗普率领,中央分队由鲁伊特指挥;前卫分队在被,由老埃弗森率领。’由阿尔比马尔公爵指挥的英国舰队。其前卫分队由乔治·伊阿斯丘爵士指挥,后卫分队由托马斯·阿林爵士指挥。阿尔比马尔公爵得知荷兰舰队出海后,不顾数量上的劣势,率领所部前去攻击。11日中午,阿尔比马尔公爵以密集的纵队向荷兰的后卫分队发起攻击,小特罗普发现敌人来袭后,立即向南运动投入战斗。小特罗普极力抵挡英国人的进攻,虽非常艰苦,但已坚持数个小时。至16时,因已靠近弗兰德斯海岸,阿尔比马尔公爵不得不掉头西行,以便远离岸边。这时,鲁伊特和老埃弗森的中央与前卫分队也加入战斗,荷兰人在数量上占有显著优势。英国的”绥夫蒂秀尔”号被俘,舰长威廉·贝克利爵士阵亡,”亨利”号上的约翰·哈尔曼舰长也打得相当英勇,抵抗几艘荷兰纵火船和主力战船的进攻,他千方百计扑灭了船上的大火,并用已破损的大炮发射最后一发炮弹,击毙了荷兰前卫分队司令老埃弗森,并使自个那艘已受创的船安全脱险。在这一天的战斗中,双方斗损失多艘战船。入夜后,英、荷脱离接触抢修各自的首创战船,并将不可以参加战斗的船只送往后方。荷兰方面任命德弗里斯为前卫分队司令。

过程

战争的扩大与战略相持。经过冬季的休战之后,春夏之交双方又恢复了战斗,但此时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

6月12日,双方再次交锋,阿尔比马尔进攻与他平行航进的荷兰舰队。英国这时只有47艘战船,小特罗普力图使他的后卫分队占据英国舰队的上风阵位,结果反而面临被围攻的危机形势。鲁伊特率中央分队赶来解围,荷兰舰队的阵型出现混乱。阿尔比马尔由于数量上的劣势无法抓住这一有利战机给敌人以打击。在这一天的交战中,双方都损失如果干艘战船。阿尔比马尔等鲁珀特亲王率舰队赶来支援,所以暂时撤出战斗。

英国舰队在四日海战中遭到失败后,经过一段时期的整训之后,又于1666年8月初出海巡逻。8月4日,英、荷两国的舰队在多佛尔海峡的北部海域相遇。英国舰队由乔治·蒙克和鲁珀特亲王共同指挥。荷兰舰队的兵力与英国的相仿,编为8个分舰队:德·鲁伊特居中、小特罗普在后,小埃弗森在前。是日晨,双方舰队都在进行接敌运动。英方占领了上风阵位,在非常短时间内就把荷兰前卫分舰队中的几位指挥官击毙,使其船只溃逃。小特罗普率领后卫分舰队去堵截史密斯指挥的英国舰队第8分舰队,后者见势不妙,便掉头后撤,小特罗普紧追不舍。这样一来,只有德·鲁伊特利用直接率领的20艘战舰单独对抗英方的第1、第2分舰队。德·鲁伊特个直接率领的20艘战舰采取巧妙的机动,掩护了荷兰前卫分舰队的撤退,但至翌日,这个分舰队却安全返航。

图片 2

6月13日,阿尔比马尔只有30艘战船还能战斗,一面向西航进,一面期待援兵。阿伊斯丘的旗舰”皇家亲王”号时英国最大的战船之一,因受荷兰舰队包围而搁浅,阿伊斯丘被迫投降,战船为荷兰人焚毁。当日晚,阿尔比马尔的舰队于鲁珀特亲王的20艘战船回合。

结果和影响

肆虐于14-15世纪的黑死病在1664-1665年间又卷土重来,再度侵入英国。半年内由伦敦的西区扩及东区。从1665年5月至9月,伦敦死亡人数由43人迅速发展到31159人,增加了724倍!夏季发作,9月后开始流行,死亡人数剧增。据说伦敦人口的1/4、约10万人死于这场灾难。这使得英国国内一片混乱。

6月14日晨,英、荷舰队再次交锋,向西航进,以求寻找决战的机会。战斗开始后,英国的前卫分队比中央分队(阿尔比马尔直接指挥)行驶的快。于是,在英国舰队中出现缺口。由于荷兰舰队处于上风位置,其前卫分队的一部分战船在范·尼斯的率领下,立即从英舰队的缺口突了进去。与此同时,小特罗普的后卫分队迂回到英国后卫分队的下风一侧。这样,英国舰队的中央分队和后卫分队都受到对方炮火的夹击。鲁伊特分队此时插入英国舰队之中,双方进行激烈的炮战。近傍晚时,英国舰队撤出战斗,而荷兰舰队也因弹药几乎耗尽而转舵返航。

战斗以英国的胜利而结束,荷兰的损失数字是巨大的,荷兰的损失数字是巨大的,相较之下英国仅300人死亡,后来更准确的资料证明是伤亡1200人。且荷兰只丢失两艘舰船,他们可以迅速的修复创伤。而在英国由于伦敦大瘟疫和伦敦大火加上英国财政管理制度缺陷,使查理二世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战争。而荷兰人在一个月内恢复并在再次同英国争夺海洋,但只有一个小的冲突。在这以后的1667年,德·鲁伊特率领舰队突袭梅德韦港,成功实施了这项在1666年被阻止的军事计划。

1661年1月,荷兰又先后同法国、丹麦结成反英同盟。法、丹两国开始向荷兰提供各种援助。尽管法国并未积极参战,但也迫使英国舰队拨出20艘战舰应付,使得英国海军的总体实力受到削弱。如此一来,英国的战略优势逐渐丧失。

影响

在荷兰,战斗的失利也产生了深远的政治影响,特罗普是奥兰治派的领导人;然而他却因自个的玩忽职守进而造成国家分裂这一严重后果接受审判,作为辩护手段之一,特罗普让他的小叔,约翰·基维特来发表一篇关于他的优秀领导力的文章。然而不久之后,约翰·基维特背叛了特罗普,他被人发现私底下酝酿了一个阴谋,并且私下祕密的和英格兰国王签订了祕密和平协议。事情闹大之后他准备逃往英格兰,但是于逃离途中失踪,后被认定为死亡。特罗普的家族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并且特罗普本人被终身禁止效忠于皇家舰队。1669年11月,特罗普的一个狂热支持者尝试在德·鲁伊特的住所的入口门廊处实施刺杀活动,然而这壹次刺杀以失败告终在1672年,特罗普才终于在约翰·德·维特被杀害之后完成了自个期待已久的复仇,有些学说以及观点以为特罗普贺词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且肯定参与其中,这个国家的新任领导人,虽然经历千辛万苦,但最后还是于1673年成功地恢复了特罗普的名誉。

这一阶段,仅仅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双方连续展开了五次海战。激烈程度空前,双方互有胜负,可以说是一场实力的拉锯。

荷兰舰队虽取得胜利但并未摧毁敌方舰队。英国舰队经修理、整顿之后,于当年8月2日又在海上出现,所以荷兰舰队仅在一段时间内封锁了泰晤士河口。
而英国于8月4日在北福兰角附近海域击败荷兰舰队,不过荷兰舰队主力仍存,且因四日海战和圣·詹姆斯日之战的钜额修理费用让英国财政进一步恶化。所以四日海战不仅被荷兰人看作是战术上的巨大胜利也被看作是重要的战略胜利。

如此一来,英国的战略优势逐渐丧失。

1666年6月1日,德·奈特率领拥有84艘战舰、4600门大炮和2.2万名官兵的舰队出海。据说这是整个冬季荷兰花费了1100万荷兰盾才得以组建的。蒙克率78艘战舰、4500门火炮、2.1万官兵的英国舰队迎战。

战前由于情报工作方面的失误,使得英国深信法国舰队前来挑衅,于是派鲁珀特亲王率20艘战舰前去截击。仅给蒙克留下2/3的力量,作为支援鲁珀特亲王的预备队。但意想不到的是蒙克舰队迎头撞上了荷兰的主力舰队,于是激烈的战斗就无可避免了。

图片 3

第一天的激战中,荷兰舰队凭借数量上的优势,不但抢占了上风,更渐渐包围了蒙克舰队,给了处于逆风状态的英国舰队以沉重的打击。但战斗的持续没有使得荷兰舰队保住胜果,战至黄昏,双方各损失了几艘战舰,可以说是平分秋色吧。英国的“绥夫蒂秀尔”号遭到俘虏,舰队司令贝克利阵亡。英舰“亨利”
号重伤,顽战。荷兰的先遣舰队司令艾弗森被流炮击中,阵亡。

第二天,英国舰队首先发难。荷兰后卫舰队想要抢占上风,结果引起阵形混乱。但英国舰队由于数量上屈居劣势,无法抓住战机打击荷方,故双方仍未打破僵持之局。

到第三天为止,英国方面仅剩下30艘战舰拥有战力,蒙克被迫西撤。英国先头舰队旗舰“皇家亲王”号(按:又译“太子”号,是英国参战的最大一艘战列舰,拥有90门火炮)被荷兰舰队包围搁浅,舰队司令阿伊斯秋投降,该舰被荷兰人焚毁。但到这一天,战局又发生了变化:先前被派去截击法国舰队的鲁珀特亲王舰队由于没有找到法国舰队踪影,返航,与蒙克舰队残部会合。

6月4日清晨,双方展开决战。英国舰队中先头舰队由于航行速度没有掌握好,致使其与主力舰队之间留有空隙,遭荷兰舰队切入。英国舰队后卫为小特罗普迂回。德·奈特率主力猛攻入英国舰队中央。英国舰队陷入混乱,但仍坚持抵抗。荷兰方面为了全歼英国舰队,先后投入3万人和6000门炮,但没有达到目的。至夜幕降临时分,天降大雾,英国趁机撤出战斗。荷军也因弹药耗尽,加之天气因素,并未予以追击。四日海战就此落幕。英国损失了17艘舰船,阵亡和被俘官兵达到8000名,其中有2名将军和12名舰长阵亡。荷兰方面仅损失了6艘战舰,伤亡2500名官兵,其中包括3名将领。此役是英荷战争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海战,也是英国皇家海军历史上少有的几次败仗之一,但四日海战并不是决定性的战役。

而英国于8月4日在北福附近海域击败荷兰舰队,不过荷兰舰队主力仍存,且因四日海战和圣·詹姆斯日之战的巨额修理费用让英国财政进一步恶化。所以四日海战不仅被荷兰人看作是战术上的巨大胜利也被看作是重要的战略胜利。

图片 4

德·奈特在四日海战之后虽然把泰晤士河封锁了一段时间,但英国凭借其强大的工业基础,舰队很快就修复完毕,又出现在了海洋上。7月1日,蒙克率60战舰与小特罗普指挥的约100艘军舰,其中71艘是战列舰,遭遇,双方激战了两天。3日,荷兰援兵赶到,蒙克撤出战斗。但到了4日,鲁珀特亲王又率一支援军赶到,蒙克遂发动攻击,但为荷兰舰队击退。此役规模不大,英军损失10艘军舰,死伤1700多人,被俘2000余人。荷兰相对损失较轻。

荷兰人于四日海战对英国舰队造成相当大的伤害后,荷兰大议长约翰·德·维特命令德·鲁伊特执行酝酿一年多的计划:在梅德韦摧毁查塔姆锚地正在整修的英国舰队,为了这个目的,10艘福路特船搭载了新成立的荷兰海军陆战队的2700名海军陆战队员。这亦是世界上第一次专门从事两栖登陆的海军陆战队。此外,德·鲁伊特还会将其舰队与法国舰队会合。

然而法国人没有出现,恶劣的天气也阻止了登陆,德·鲁伊特不得不限制自己的行动,以封锁泰晤士河口。8月1日他观察到英国舰队比预期的还要早的离开港口。接着一场风暴把荷兰舰队赶回了佛兰芒海岸,8月3日德·鲁伊特再次穿越北海,留下了运兵的船只。

英国舰队在四日海战中遭到失败后,经过一段时期的整训之后,又于1666年8月初出海巡逻。8月4日,英、荷两国的舰队在多佛尔海峡的北部海域相遇。英国舰队由乔治·蒙克和鲁珀特亲王共同指挥。荷兰舰队的兵力与英国的相仿,编为8个分舰队:德·鲁伊特居中、小特罗普在后,小埃弗森在前。是日晨,双方舰队都在进行接敌运动。英方占领了上风阵位,在很短时间内就把荷兰前卫分舰队中的几位指挥官击毙,使其船只溃逃。小特罗普率领后卫分舰队去堵截史密斯指挥的英国舰队第8分舰队,后者见势不妙,便掉头后撤,小特罗普紧追不舍。这样一来,只有德·鲁伊特利用直接率领的20艘战舰单独对抗英方的第1、第2分舰队。掩护了荷兰前卫分舰队的撤退,但至翌日,这个分舰队却安全返航。

图片 5

战斗以英国的胜利而结束,荷兰的损失数字是巨大的,荷兰的损失数字是巨大的,相较之下英国仅300人死亡,后来更准确的资料证明是伤亡1200人。且荷兰只丢失两艘舰船,他们可以迅速的修复创伤。而在英国由于伦敦大瘟疫和伦敦大火加上英国财政管理制度缺陷,使查理二世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战争。而荷兰人在一个月内恢复并在再次同英国争夺海洋,但只有一个小的冲突。

“霍尔姆斯篝火”事件很难归入海战一类,但荷兰所受到的损失超过了英国舰队在整个战争期间给荷兰造成的损失的总和。事情大致是这样的:英国的霍尔姆斯受命率领一支小型分舰队突袭荷兰的弗利兰岛,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了大量隐藏其间的荷兰商船。英国舰队在几乎未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按:据说当时仅有两艘小型荷兰军舰前来迎击,如飞蛾扑火皆被焚毁。)纵火焚烧了挤在一起的150多艘荷兰商船。之后,英军又劫掠了弗利兰岛,遂离去。

荷兰海军取得优势。无关乎舰队实力或是国家总和国力,这一阶段的海战予人的感觉更像是德·奈特的个人华彩的演出。纵然这种说法有些所谓英雄史观的偏颇,但个人于历史的价值恐怕是难以否认的。

在圣·詹姆斯日之战后,英荷双方虽然没有再进行过大规模的海战,但战争却也并未就此停息。两年之久的海战使得两国国力亏空,元气大伤。当
1666年9月10日,一场罕见的火灾降临到伦敦,连续烧了4天4夜,将伦敦城毁去2/3,经济损失超过800至1000万镑(按:经济损失已经超过了两次与荷兰战争的费用)之后,英国无力再战,从1667年1月开始,不断与荷兰方面取得联系,希望进行和平谈判。

荷兰方面的和谈欲求并未如英国那样强烈,国内对于“霍尔姆斯篝火”事件的复仇情绪依旧高涨。为了增加谈判桌上的筹码,荷兰元首德维特在布雷达会谈期间,秘密下达了进行军事行动的授权。克劳塞维茨认为“战争无非是国家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在这里亦是得到了体现。

图片 6

荷兰海军虽然在圣·詹姆斯日战役中失利,但舰队主力依旧健在,并未受到致命性的打击。德·奈特通过这场在英国本土附近作战的实践,认识到了夜间偷袭的可能性,并利用间谍获取了泰晤士河的潮汐、水位、航线等情况以及伦敦地区的军事河经济情报,还对水兵进行了夜间战斗的训练。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在得到元首的授权之后,他制定了一项大胆罕见的作战计划:先将舰队在特塞尔岛外紧急集合待命,然后觅机偷偷驶入泰晤士河口,沿梅德韦河溯流而上,直达英国舰队的战舰船坞查塔姆,然后将英国战舰击沉或焚毁。之所以谓之“大胆”主要因为这一计划有着极大的风险:姑且不论沿途有英国的各种防御设施,仅泰晤士河口和梅德韦河就多沙洲浅滩,只有涨潮且顺风才能通过,稍一疏忽,错过潮位或是风向不顺、风力不够,则军舰就有搁浅的可能,况且英国海军的全部战舰未必都已进港不能作战。

另外,对于硬体的依赖也是英军未能料到这次奇袭的原因之一:在梅德韦河口和查塔姆之间,设有一根长达800码、重14.5吨的横江大铁链。任何人也未曾设想到,荷兰舰队竟敢深入敌腹,将战火引至大英帝国的家门。都说战争是一场豪赌,那么胜利女神大概常常会去眷顾那些敢于在关键时刻掷下巨注的人物,于是,世界海战史上的奇迹出现了。

1667年6月19日,德·奈特率领荷兰舰队航行到泰晤士河口。趁黑夜涨潮之时,先遣舰队顺潮流溯入泰晤士河,一路炮击,很快占领了英国希尔内斯炮台,夺取了贮存在此地的四、五吨黄金以及大量木材、树脂等物质。荷兰舰队横冲直撞,寻找并击毁发现的英国舰船,一些最好的军舰被俘虏准备作为战利品带回本土。荷兰舰队甚至还炮轰伦敦。

22日,荷兰舰队长驱直入到达查塔姆船坞。据说当时英国在次停泊了
18艘巨舰,每舰都在1000吨以上,荷兰舰队进入后打哑了岸上的炮台,登陆部队以及纵火船人员拆除或毁掉了河上障碍,很快英国就损失了6艘巨舰。其中蒙克的旗舰“皇家查理”号被荷兰人带回国内。凭恃着“绅士风度”的英国人自然不耻这样的奇袭,英军的一位目击者写道:“这些威武雄壮、战绩辉煌的战舰的毁灭,是我生平所看见的事情中最令人心痛的。每一个真正的英国人见了都会伤心泣血的。”荷兰舰队横行了三天,最后全部安全返航。之后,德·奈特便封锁泰晤士河口长达数月。

图片 7

这次奇袭给英国造成了近20万镑的损失,更使皇家海军蒙受了奇耻大辱。英国遭此大败,加之瘟疫和伦敦大火两重灾难,已无力再战。奇袭加速了英荷两国的谈判进程。

第二次英荷战争期间,海战的次数虽然大幅度减少,但规模更大了。双方主要是以海军主力决战的形式、力图按照战列线战术作战来夺取制海权。由于炮火的改进和射程以及杀伤力的提高,使得双方在海战中的损失大大提高。

1667年7月31日,两国签订了《布雷达和约》,荷兰保有从英国占领的领地苏里南,割让包括新阿姆斯特丹在内的北美殖民地新尼德兰给英国;而英国修改航海法,让出部分商贸利益给荷兰,并被迫和荷兰、瑞典结成三国同盟,共同向刚兴起的法国施压,要求法王路易十四退还大批领土给西班牙(1667-1668法国在产权转移战争打败西班牙)。总体来说,第二次英荷战争是英国战败,因此酝酿出第三次英荷战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