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拿破仑时代规模最大的战役——血战莱比锡

让·巴蒂斯特·贝西埃尔(Jean·Bptiste·Bessieres),拿破仑的近卫骑兵军军长。法兰西帝国元帅,伊斯的利亚公爵
(1768-1813)。1813年阵亡。

1812年,侵俄战争和冬季撤退重创了帝国近卫军,但它仍然是这次战争保留下来的精华,到1813年2月1日青年近卫军有五个团的指挥官没有在名单上,拿破仑军中最精华的第一和第二老近卫军掷弹兵团和第一第二近卫猎骑兵团只剩下823名老兵!近卫燧发枪掷弹兵团和近卫燧发枪猎兵团只剩下244名士兵了,近卫军的严重损失使拿破仑不得不从驻西班牙250个营中,每营抽调6名有8年经验的老兵,来补充近卫军,虽然如此,号称战无不胜的第一老近卫军掷弹兵团仍然只接受有10年以上服役的老兵,从而保证军队的战斗素质和能力。

贝西埃尔出生于法国南部卡赫尔斯地区附近,他曾担任过一段时间路易十六的宪政警卫队上尉和参加对西班牙战争,在东比利牛斯军团和摩泽尔军团服役时表现勇敢。1796年任拿破仑远征义大利时的警卫队长。1798年4月升任上校,参加拿破仑的埃及远征军,在阿克雷包围战(Siege
of
Acre)和阿布基尔战役作战十分英勇,赢得荣誉。和拿破仑回到欧洲,作为近卫团骑兵第二指挥官参加了马仑哥之战。

拿破仑老近卫军是法国陆军的最精锐的部队,有着十分丰富的战斗经验和献身精神

1802年9月升少将。1804年被授于法国元帅,任命为最有名的帝国骑兵卫队上将
(1805,
1806和1807年)。1805年率9,000名卫队在奥斯特利茨(Austerlitz)向俄国近卫骑兵展开白刃战,而获大鹰荣誉勋位。1809年获封伊斯特利亚公爵(duke
of Istria),荣誉世袭。

征服俄罗斯帝国的重大失败,导致了拿破仑帝国根基的严重动摇,拿破仑不仅损失了几十万步兵,还葬送了精锐的骑兵,那些令拿破仑骄傲的战场骑士已经不复存在。与此同时,屈服法兰西帝国的普鲁士王国也开始叛变,编在麦克唐纳元帅第9军的普鲁士军团在法军撤退后,开始与俄军谈判,征俄仆从的普鲁士军队指挥官约克召集他的全体将官宣布了与俄军谈判的决心,根据记载他是这么说的:Gentlemen,
the French army has been punished by god and will be broken! Now, we
will come as long as we are united with the Russian military to dominate
our destiny. Everyone, who agrees with my ideas and is willing to devote
to our liberation, follow me. If you disagree, please help yourself. No
matter what our sacred cause, I will always respect you, and if I do,
the king may forgive me, or I will be executed。

1813年5月1日被炮弹击中身亡。

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

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1768年8月6日出生于吉耶讷卡赫尔斯地区附近的普赖萨克,是一个外科医生之子。1791年他加入路易十六的立宪自卫军,服役于东比利牛斯军团22猎骑兵团(精于射击的骑兵部队)任军士。不久获得猎兵上尉军衔,于1792年8月10日遇到暴动,大批瑞士护军被杀,他大难不死。后在比利牛斯军团中当兵。1793年重新升任军官。1794年升骑兵上尉。1796年6月任拿破仑私人卫队指挥官。9月4日参加罗维利图之战后升少校。1797年1月14日,在里沃利战役中任拿破仑的卫队长,表现出色。这支卫队名为”向导者”,不仅担任警卫,而且常使用在具有决定意义的方向和时机。1798年4月升任上校,并随拿破伦参加埃及远征,并在1799年3月19日-5月20日的阿卡包围战和7月25日的阿布基尔战役中因其高超的骑兵指挥才能闻名。1800年任近卫团骑兵指挥官。6月14日参加了马伦哥战役,指挥骑兵的最后一次决定性攻击,不久任”半岛卫队”准将司令,时年32岁。1802年9月升少将。

由于巨大的形势转变,1812年冬天,拿破仑在兵败如山倒的溃局之中,于12月18日先行回到巴黎,立即开始了紧张的征兵和重建军队工作,他的个人魅力再次压倒了几十万军队毁灭的影响,整个法国战争机器再一次发动起来。1813年春夏之交,拿破仑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军队重建。

1804年5月14日被封为帝国元帅和帝国骑兵卫队司令,时年36岁。1805年12月2日率近卫军参加了奥斯特里茨战役,成功地阻击了俄国的近卫骑兵,使俄军最精锐的近卫军几乎全军覆没,其指挥官瑞普烈亲王也当了俘虏。1806年10月14日和勒费弗尔元帅一起指挥近卫军参加耶拿战役,在最后的反击中将普军霍恩洛厄军团击溃,并席卷了赶来增援的布吕歇尔军团。1807年2月7-8日的埃劳战役中,率近卫军不断打退哥萨克骑兵的反冲击,当俄军在一天激战后阵线动摇时发动了决定性的攻击,近卫军慷慨激昂地冲上前去,同俄军拼刺刀,他们满腔怒火、所向无敌,最后击败了俄军。6月14日率近卫军作为预备队参加弗里德兰战役。曾短期任驻符腾堡大使。1808年他被任命为驻西班牙萨拉芒卡省的一个师的师长;当他到任时,库埃斯塔将军已占领伐利亚多利德和布林果斯之间的阵地,威胁了马德里和法国之间的交通线。

在英国和俄国的推动下,德意志疆场上的第六次反法同盟也组建起来了。

7月14日在西班牙蒙塔马塔战役中,贝西埃尔向用11000名步兵和1500名骑兵-打败了卡斯塔诺斯和布莱克将军指挥的28000名西军,西军损失7000余人,而法军仅有70余人战死、300余人受伤。曾任第二军军长,但不久被苏尔特元帅代替,改而指挥骑兵。1809年第三次法奥战争中任骑兵预备军军长。1809年5月20日-21日参加阿斯佩恩-艾斯林战役。7月5-6日的瓦格拉姆之战中,亲自率领重骑兵师冲锋并首先突破奥军防线,为战胜敌人建立了殊勋,但自个也在激战中负伤。1810年指挥帝国卫队驻守巴黎,在英军的伐耳赫伦远征失败后,拿破仑任命贝西埃尔为驻比利时的法军司令,以接替贝尔纳多特。后到西班牙战场,在马塞纳元帅指挥下参加了1811年5月3-5日的丰特斯.德奥尼奥罗之战。

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拿破仑最强大的对手

阵亡

截至1813年8月,拿破仑已经征集和动员了征俄以后最为庞大的一支军队,他们是:

1812年9月7日博罗季诺战役中,说服拿破仑不动用最后的预备队-近卫军,此举遭人非议,以为丧失了消灭俄军的战机,但在10月-12月从莫斯科撤退时,这支唯一完整的精锐担任后卫掩护,功不可没。随后作为近卫骑兵军军长参加德国战役。1813年5月1日吕岑之战前夕,作为法军中路纵队的前卫刚刚渡过萨勒河,在萨克森的里帕赫峡谷就与俄普联军的前哨遭遇,这其实是一场小战斗,但战斗刚开始,贝西埃尔就被一颗炮弹击中,不幸身亡,年仅45岁。他阵亡的讯息被以为在一段时期内不宜向全军宣布,由此可见他在兵士中享有多么大的威望。

近卫军58191人

历史评价

第一军:旺达姆中将、伯爵

贝西埃尔是一位可靠、精力旺盛的将军;对拿破仑忠心耿耿。他虽然仅有一次成功地独立指挥作战的经历,但无疑是那个年代最好的骑兵指挥官之一。

33298人

第二军:维克托元帅、贝卢诺公爵

25158人

第三军:奈伊元帅、莫斯科瓦亲王

40006人

第四军:贝特朗中将、伯爵

23663人

第五军:劳里斯顿中将、伯爵

27905人

第六军:马尔蒙元帅、拉古萨公爵

27754人

第七军:雷尼埃中将、伯爵

27283人

第八军:波尼亚托夫斯基元帅

7573人

第十一军:麦克唐纳元帅、塔兰托公爵

24418人

第十二军:乌迪诺元帅、勒佐公爵

19324人

第十三军:达武元帅、艾克米尔亲王

37514人

第十四军:圣西尔元帅、侯爵

26149人

另有5支骑兵军,他们分别是:第一骑兵军1.6万人,第二骑兵军1万人第三骑兵军6000人第四骑兵军3900人第五骑兵军3000人

此外还有后备吉拉尔军1.5万人,工程及预备炮兵15800人,大军团总计44万余人。

近卫波兰枪骑兵,作战勇敢,有着光辉历史的精锐骑兵

而阿道夫.弗里德里希著的详细列出了反法联军的具体兵力数据,供大家参考:

普鲁士:总体预备投入27W人,其中185个步兵营,174个中队,362门火炮,161764人为野战部队一线部队228个营,196个中队,402门炮。

俄罗斯:170个三营制步兵团,66个7中队制骑兵团,159个炮兵连,20个工兵连,10个工程营,合计296223人。

奥地利:107个营117个骑兵中队,一共127345人。

瑞典:39个营,32个骑兵中队,62门炮,23449人。

英国:9个营,17个中队,26门炮,9283人

梅克伦堡:4个营,4个中队,2门炮,6149人。

联军野战部队于1813年8月准备就绪,汇集了一支庞大的反拿破仑武装力量,合计556个营572个中队,1380门火炮,512113人。

第六次反法同盟总司令部主要领导人

1813年春季战役经过吕岑和包岑战役后,双方于6月开始了和平谈判,由于利益冲突,谈判于7月破裂,8月12日,奥地利皇帝宣布加入英、俄、瑞等国组建的第六次反法同盟,并向拿破仑宣战,一场更大规模的战争开始了。

卡尔.施瓦岑贝格,奥地利帝国陆军元帅,时任第六次反法同盟总司令

大战来临前的冲突

法军的荣誉军团鹰旗,是大军团的灵魂

拿破仑在秋季战役爆发后,由于两面作战在德意志主战场不得不采取重点打击,他派乌迪诺元帅攻击柏林,试图稳固易北河一线,联军主力波西米亚军团趁机迂回拿破仑后方基地萨克森王国首都德累斯顿,拿破仑闻讯立即带兵回援,8月26日联军攻击德累斯顿之战爆发了,法军采取迂回打击两翼的战法,击溃了联军,联军有2~3万人毙伤,被俘虏1万。主力余部向厄尔士山麓撤退。但随后法军连续遭遇重挫,负责追击波西米亚军团的法军旺达姆将军第一军3万人在9月2日的库尔姆之战被联军歼灭,乌迪诺元帅也在大贝伦格战役被击败,奈伊元帅在登纳维茨之战被联军击溃,麦克唐纳元帅追击布吕歇尔,在卡茨巴赫河一带被包围,损失惨重……

拿破仑的征兵令——预示着大战来临

由于战局态势的变化,拿破仑感觉到决战的来临,他在9月27日给陆军大臣写了一封著名的征兵信:

征兵!以阿尔比恩为首的联盟要求战争

————致陆军大臣费特尔特公爵克拉尔克将军

1813.9.27皇帝写于德累斯顿大营

陆军大臣应就征兵对元老院进行报告,他应该说我们要求征集20万人只是给欧洲一个印象,实际征兵只能等1815年进行……

他应该说皇帝拒绝在布拉格谈判是由于联盟的过分要求,俄国的行为已经表明它是法国的死敌,它运用它的影响阻断一切和平谈判。当一个有五百万人口的国家把20万人送上战场的时候,一个拥有六千万人口的帝国同样也能作出牺牲。这种牺牲是为了保证帝国的完整和长久的和平。

这场几乎把整个欧洲武装起来的战争,一个让一代人流尽血的战争是英国的产品。

只有这个国家放弃它贪婪的妄想之后,和平才会实现。

意大利的臣民不落后于法国人,我们六千万人的忠诚和勇敢定将粉碎敌人的企图。

会战前的莱比锡

莱比锡战役前,除了野战部队20万人外,拿破仑还拥有一支分散在德意志诸城的数量极大的部队,他们是:但泽(4万人,由法国老将拉普指挥),阿德里安.迪塔伊(
Adrien du Taillis)
将军的托尔高要塞,让.勒马鲁瓦将军的马格德堡要塞,让.拉普.瓦佩将军的维滕贝格要塞,路易.格朗多(Louis
Grandeau)将军的斯德丁要塞,路易.达尔布(Louisd#39;Albe)将军的屈斯特林要塞,让.德.拉普拉内(Jean
de Laplane)将军的格洛高要塞,此外,德累斯顿、爱尔福特、马林堡(
Marienbuτg)υ、莫德林、扎莫希奇( Zamosc)与韦瑟尔(
Wesel)等都有驻军。还有达武的汉堡。

法国近卫掷弹骑兵——有着光荣的作战历史,他们身材高大,作战凶狠,战场上的骑兵魔鬼,号称“高跟鞋”

1813年10月,拿破仑开始察觉联军意图在莱比锡集结,他推翻了先前的论断,开始部署新的作战计划。13日,拿破仑的先锋那不勒斯国王若阿基姆.缪拉带领骑兵3万驻扎在特勒拉贝恩,随后拿破仑本人也带着法军主力来到莱比锡,联军在这里集结的兵力多达20万人。

拿破仑抵达莱比锡

取材于莱比锡战役相关电影

莱比锡民族大决战的第一天——决定战局的瓦豪会战

1813年10月15日大军在莱比锡集结,拿破仑对阵欧洲三大列强的19世纪最大的战役即将展开。16日,4个骑兵军已经就位。缪拉负责指挥预备骑兵——拉图尔-莫堡骑兵军和帕若尔的一个胸甲骑兵师。
勒托尔将军带领第四军和第五军的部分人马在右翼发起攻击,贝西埃率近卫龙骑兵于左翼展开攻势。缪拉从利伯特沃尔克维茨方向发起了大规模冲击,约12000重骑兵驱散了瓦豪方向帕伦的俄军,击溃了一个步兵方阵,有效压制了两个炮兵营的火力,而且他还试图向着守卫沙皇观战高地的轻骑兵发起攻击,但是法方骑兵一冲向泥沼,俄军便用炮火展开近距离还击,疲惫的战马再也无力向前。卡里亚蒂亲王一直在沙皇左右,如是写道:“亚历山大看到法军突然出现在侧翼,由一位光彩夺目的将军率领,他认出了这是缪拉,对我说道:‘我们的朋友有些过分地掩饰他在这场战斗中本应该扮演的角色。’”

若阿基姆.缪拉,拿破仑妹夫,法国元帅,那不勒斯国王,拿破仑最骁勇善战的将领之一

联军及时调集步兵师和骑兵支援,沙皇亚历山大急令炮兵100门大炮抵达戈萨阵地,与此同时,勇敢的哥萨克骑兵将军奥尔洛夫杰尼索夫带领13个哥萨克骑兵中队对法军重骑兵发动了自杀式的冲锋,法军陷入苦战,步兵和骑兵也没有及时支援,法军被迫撤退,对联军中央突破的胜利已然易主。

瓦豪之战的失败,重挫了法军的士气,更为严重的是没有完成在联军尚未巩固阵线的情况下歼灭其主力,对整个战役来说影响极其恶劣。17日,南线无战事,双方开始大量集结有生力量,准备新的攻击。

联军得到了11万人的支援,拿破仑陷入重重包围

18日,联军北方军团和波兰军11.6万人在贝尔纳多特和本尼希森的带领下,与联军汇合,其兵力达到32万人,是法军2倍之多。拿破仑急令雷尼埃的萨克森人1.5万支援,萨克森人胸甲骑兵开始投敌,这无异于给力量处于劣势的拿破仑军队的重大打击。拿破仑决定出动老近卫军师与华楚方向进攻,普鲁士人溃败,联军得到增援后立即部署四面包围莱比锡战场上的法军,拿破仑军队英勇的在几个战场抵抗,损失惨重,被迫全面收缩,放弃了普罗布斯泰达、孔内维茨、马克克莱贝格、戈萨和戈布尔希——奥伊特利奇等阵地。严重的形式使拿破仑承认决战失败,开始思考撤退,19日,大军分批撤离莱比锡战场,由林德瑙大桥渡河而去。3天的战役损失非常惨重,联军伤亡48,000人,包括21名将军、1800名军官。法军伤亡45,000人,被俘15,000人,36名将军阵亡、受伤或被俘,联军还缴获了28面军旗、325门大炮、900辆马车。莱比锡会战决定了拿破仑帝国的命运,王朝统治的基础已然轰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