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3)平家复兴,抢班夺权还是要靠枪杆子

平忠盛(たいら の
ただもり)(1096年-1153年)日本平安时代晚期武士。他出生伊势平氏,同时也是后来日本权臣平清盛的父亲。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目录

平清盛(日语:たいらのきよもり;1118年2月10日-1181年3月20日),刑部卿平忠盛之子(一说其为白河法皇贞仁的私生子,并无实据),平安时代晚期权臣,日本历史上首个军事独裁者,也是武家政权的鼻祖。通称平大相国、清盛入道。

忠盛之父平正盛担任白河法皇的北面武士,在讨伐源义亲之战中声名明显,并同河内源氏的源义忠联姻中得势。凭借父亲的关系,忠盛13岁成为左卫门少尉,两年后成为检非违使,负责维持京都的治安。1113年捕获盗贼,同年成功阻止兴福寺僧众的骚乱。法皇十分赞赏他,将自个的宠妃祗园女御的妹妹赐给了他。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2)源氏崛起,凛冬塞外十二年守夜人之战

平清盛出身伊势平氏,大治四年,平清盛任左兵卫佐,其后历任中务大辅、肥后、安艺守。仁平三年,其父平忠盛死后称为平氏首领。保元元年平定”保元之乱”,任播磨守。平治元年,平清盛集结所有的兵力击败源氏,平定了”平治之乱”。仁安二年出任太政大臣,建立了平氏政权。从此,成了日本最有权势的人物。翌年因病出家,法号净海,但仍总揽朝局。其后平氏又与皇室结成了裙带关系。此后,平氏家族垄断了朝廷的所有高阶职务。治承元年的”鹿谷事件”后,平家与后白河法皇关系恶化,治承三年罢免藤原氏等公卿,幽禁后白河法皇。次年安德天皇登位,平清盛以外祖父身份总揽朝政。不久源氏相继起兵,将职务交于平宗盛而隐退。养和元年3月20日病死,享年64岁。

1120年,在担任越前守之际,越前国发生杀人案件。凶手是日吉社的一名神人,忠盛逮捕了他,在押往检非违厅的途中被延历寺的僧兵劫走。白河法皇支援忠盛,逮捕了劫犯人的僧兵。此后忠盛获得了升殿的许可,并娶藤原宗子为正室。

公元1045年,后朱雀天皇病死,第70代后冷泉天皇即位,同时立弟弟尊仁亲王为皇太子。

平清盛作为日本首位掌握政权的武士,不仅控制了西日本半壁江山,而且积极开展对宋贸易,积聚起了大量财富,并获得了外戚的显耀地位,开了武家政权的先河。

在鸟羽上皇执政时期,忠盛又多次参加讨伐海贼的活动。1132年,忠盛奉上皇之命建成了得长寿院,因功得到了内升殿的许可。这在当时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受到了殿上人的忌恨,试图在五节会上杀死忠盛。忠盛得知后,佩带贴有银箔的木刀登殿,公卿们因为害怕而不敢下手。鸟羽上皇很赞赏他的行为,此后更是受到重用。

尊仁亲王的母亲是三条天皇的女儿,并非藤原家直系,所以关白藤原赖通坚不承认他的太子地位。东宫素有传世名剑“壶切”作为象征,藤原赖通扣下了这把宝剑不肯交给尊仁,声称“纵虽正统,自非藤原氏出,则不可得。”言下之意很明确:姓赵了不起啊,没有革命血脉的,就是个二货。

平清盛生于元永元年,是桓武平氏领袖平忠盛的嫡子,生母不明,有只园女御(白河院宠妃,女御是当时天皇后宫嫔妃之一)或是其妹之说,较有力的说法是平清盛的生母是乃女御的妹妹。
平家物语中记载平清盛的妈妈是在怀有白河天皇之子后才被天皇赐与平忠盛,因此也有平清盛本来是白河天皇私生子的说法。而平清盛幼年时期颇得白河天皇的宠爱也是此一说法的另一根据。而平清盛在妈妈死后,成为只园女御的养子。

此后,平忠盛不断升迁,其最高的官位是正四位上刑部卿。忠盛一生曾转任数个国的国守,积累了大量财富、威望和政治根基,为其子平清盛建立平氏政权奠定了基础。

可惜,藤原赖通、藤原教通兄弟二人送入帝宫的女儿都没有生下一男半女。1068年后冷泉驾崩,尊仁即位为第71代后三条天皇。藤原赖通自知得罪匪浅,灰溜溜地把关白职位交给弟弟教通,托病隐居,不问政事。

平清盛在大治四年被授予从五位下左兵卫佐的官职。
久安二年,平忠盛因为讨伐海盗有功升任刑部卿,平清盛则接任其父原有的官位从四位下中务少辅兼安艺守。这一役并且让平家掌握了濑户内海的制海权此一莫大利益。之后平清盛与父亲一同致力于扩大在西日本的势力,同时开始信奉位于宫岛的严岛神社之神只。仁平三年,平忠盛去世后,接班人平清盛开始成为京都伊势平氏一族的领袖。

后三条天皇是宇多天皇之后近170年间第一个母系与藤原无关的天皇,他在位四年,励精图治,整顿庄园领地,大大抑制了摄关政治的擅权。后三条退位以后以上皇的身份首开院政,希望从摄关手中夺回朝政的控制权。可惜才半年他就英年早逝,并没有时间去得偿所愿。

掌握政权

后三条之后,是第72代白河天皇。1084年白河天皇退位,让自己8岁的儿子即位为第73代堀河天皇。白河退位后剃度出家,居住在白河院,以法皇的身份监护朝廷运作,是第一位真正实行院政的法皇。白河法皇历经堀河、鸟羽、崇德三朝,大权在握,独断朝务。

保元元年七月十一日,平清盛在保元之乱中与源义朝联合支援后白河天皇并获得最终的胜利,因而赢得后白河天皇的信赖,于是升任播磨守及大宰大贰。然而此后清盛与藤原通宪联手扩张其决定权的企图让藤原信赖与源义朝大为不满,两人于是举兵对抗之。这就是发生于平治元年爆发的的平治之乱。
源义朝乘平氏家族离开京城参拜神社之机,联合藤原信赖拘禁上皇和二条天皇。在外的平清盛闻讯,立刻赶回京城,击败源义朝,诛杀藤原信赖,源义朝在逃至尾张时被手下杀死,以源义朝长子源义平为首的非常多源氏族人均被处死,也被捕的义朝三男源赖朝则被处以流放至伊豆国之刑罚。自此,平清盛打下了武家政权的基础

所谓院政,指的是退位以后的上皇或是法皇,居住于院厅,起用身份较低而有能力的近卫侍臣以及中下层武士,
颁布院宣裁断政务,院宣的威权甚至要高过天皇亲发的诏令。当时的日本,天皇所在的朝廷只是一个操练礼仪的场所,国家实权落在法皇的“院厅”和关白的“政所”。虽然院厅与政所并存,然而摄关政治的权力来源自天皇,而院政体制却来自天皇的父祖长辈,一句“I
am your
father”轻易秒杀了藤原北家历代摄关的积功积劳。白河法皇的院政已然架空了藤原的摄关政治,自此以后的一百多年历史被称为“院政时期”。

平治之乱结束后,一开始平清盛支援年少的二条天皇亲政,不过在其妻平时子的同父异母妹妹平滋子与退位的后白河上皇生下宪仁亲王后,平氏一族就开始期望宪仁亲王能够继承天皇之位。这造成了二条天皇的不满,并且因此将平时子及平滋子之兄平时忠处以流刑。反之平清盛逐渐向后白河上皇靠拢。在二条天皇因急病过世后,平清盛和后白河上皇联合册立宪仁亲王为皇太子。

地方上摄关政治的统治基础是藤原家族掌握的大量庄园领地,当时曾有记载说“天下之地悉为一家之领,公领无立锥之地矣”。白河法皇的院政体制另辟蹊径,实行了知行国制,也就是将一国一地的行政权、征税权在一定时间内交赋个人以换取其对院政的支持,略有些类似晚唐的节度使制度。知行国制度固然瓦解了地方上对摄关贵族的支持,另一方面又增强了地方势力的独立性,这就为后来的武士混战埋下了伏笔。

之后平清盛和后白河上皇之间的关系还延续了一段短暂的蜜月期,同时他的官位也节节高升,从永历元年升任正三位参议,应保元年升任检非违使别当,永万元年升任兵部卿兼权大纳言,仁安元年从正二位春宫大夫升任内大臣。仁安二年并且打破惯例,未经升任左大臣及右大臣的程式便直接升为正一位太政大臣,平清盛也因此成为从一介武士位极人臣的第一人

退位的上皇崇信佛法,常常出家为法皇。寺社僧兵自恃有法皇撑腰,屡屡和官府争执,不惜掺和政治,抬舆上访,成为新的不安定因素。白河法皇因此曾说过:“贺茂川之水,双六的赌局和山法师,天下间唯有这三件事不如我意。”贺茂川又名鸭川,河道狭窄,每逢下雨必然泛滥。双六是古代一种掷骰子的赌博游戏。而山法师指的就是南都北岭各大寺庙的武装僧兵。

然而不久后平清盛却突患重病,甚至一度病危,因而平清盛只担任了三个月左右的太政大臣便辞职归隐并且出家,之后人称”相国入道”。不过他并未因此释出实权,仍然掌控大局。同时平氏一族也盛极一时,不但独占朝中的重要官职;在全国各地拥有多达五百多座庄园,并且因为推动日本与中国宋朝之间的海上贸易而赚取暴利。因此才有了平时忠口中的”没有平家一族,其他人就没法生存。”

为了防范越级上访,缠讼成疾的寺社僧兵,白河法皇在院厅的北侧部屋设立北面武士,以此为院政统治的直属武装。平家的复兴,便是从北面武士的笔头起步,逐渐趋近中枢,成为朝廷中一支昂扬突进的新势力。

平氏全盛

图片 1

平清盛的势力扩张似乎永无止尽,他将自个和正室时子所生的女儿平德子嫁给高仓天皇作为皇后,以使自个成为天皇的外戚,不顾平德子长高仓天皇六岁且与其有表姊弟关系。平德子产下的皇子并且成为日后的安德天皇。另一个女儿平盛子则嫁给摄关家的藤原基实,并且以此为始,让非常多子女和有权有势的公家众联姻,巧妙地透过政治婚姻的手段扩大自个的势力。然而,平清盛的势力扩张,让以后白河法皇为首的院政势力为之感到不满,也逐渐加深双方之间的对立。他还利用秃童,即年幼的儿童打探民间不满言论,借此诛杀公卿与平民,民怨也日渐深重。

北面武士

治承元年六月,发生了企图推翻平家势力的鹿谷阴谋事件。结果因为多田行纲的告密而被揭发并胎死腹中。平清盛并且利用这个事件开始将参与院政的大臣铲除。于是藤原师光被处死,藤原成亲被流放到备中,并且在当地坠下悬崖离奇地死亡。僧侣俊宽则被流放到鬼界之岛。不过平清盛最终还是没有直接向法皇兴师问罪

桓武天皇的曾孙高望王臣籍降下,改姓平氏,移居坂东以后,桓武平氏便在群山连绵,树木苍莽的关东地区开花散叶,扎下了根基。平家的势力遍布相模、武藏、下野、房总、陆奥诸地,俨然是坂东八国真正的主宰。

治承三年非常多不幸之事连连降临在平清盛身上。先是在六月时其女平盛子去世。之后法皇未与平清盛商议就迳自没收平盛子生前所有的庄园。接着在七月,被平清盛视为继承人并寄予厚望的嫡长子平重盛四十二岁即因病英年早逝。就在平清盛为之哀恸不已的时刻,法皇却又一次未与平清盛商量即没收了平重盛原有的知行国越前国。震怒的平清盛终于无法忍受法皇无视自个的作法。同年十一月十四日,他亲率大军自福原上京,隔天发动所谓的治承政变。他将以藤原基房为首的反平氏亲贵,约三十九人院近臣全数罢官,并任命亲平氏的亲贵以取而代之。为平清盛此举感到畏惧的法皇也向其请求饶恕,这回平清盛没有放过法皇。十一月二十日,后白河法皇被幽禁于鸟羽殿。自此后白河院政宣告中止,由平清盛独揽大权的平氏政权接手。

然而先是平将门悍然放了个卫星,公然造反称帝,妄图挑战京都,结果才一年功夫就被同族平贞盛给讨伐平定,悬首狱门。再后来平忠常肆虐三年,最终依然万丈红尘一场空,拱手将大好坂东让给了源赖信。从此关东武门的扛把子就成了河内源氏的世袭产业,桓武平氏的各个支脉纷纷将庄园领地寄进给源氏,唯河内源氏的马首是瞻。

平清盛随后在治承四年二月迫使高仓天皇退位,拥立自个的孙子,平德子之子即位,是为安德天皇。这是平氏一族的全盛时期,平氏的知行国足足有日本全国一半以上。

河内源氏起步时抱的是摄关藤原的大腿,讨伐平忠常前的源赖信和他哥哥源赖光都是藤原道兼的侍从。源氏成为武将栋梁以后,一面大量接受庄园领地的寄进,一面联络藤原北家,甘做摄关门下鹰犬。这种殿上朝臣与在野武将之间的相互勾结对于以院政之名实控朝政的白河法皇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反抗狼烟

如此一来,正在寻求上升路径的伊势平氏得到了白河法皇的青睐,平步青云,直上九霄。

然而也就在此时,三股无法坐视平氏专政的势力也已然成形,除了必然对之不满的皇族及贵族外,武士族群也因为平氏的贵族化,利害关系已与其渐行渐远而大感不满。于是在治承四年激起了反抗平氏的第一波浪潮:源赖政拥护后白河法皇次子以仁王以对抗平清盛。然而迅速反应的平清盛立即派四男平知盛领军征讨之,最后败逃的以仁王和源赖政两人都被诛杀。

伊势平氏的祖先是平贞盛的儿子平维衡。平维衡被朝廷任命为伊势国司,举家搬迁,其后人便被称作伊势平氏。传到子孙平正盛的时候,他看出藤原北家日衰,白河法皇渐强的趋势,将名下两个庄园领地寄进给白河法皇,由此和法皇搭上了线,成了北面武士的一员。

平清盛更进一步地将目标指向帮助以仁王对抗平氏的园城寺,他派五男平重衡率领大军准备铲除园城寺。同时平清盛也将各寺院组成的宗教势力,尤其是与园城寺同属天台宗的比睿山延历寺视为潜在的危险,加以拥护法皇的亲贵也在蠢蠢欲动,为了维持平氏政权的长治久安,平清盛于是在承治四年六月强行将国都迁往平氏的据点,邻近当时国际贸易港大轮田泊的福原。

图片 2

然而以仁王讨伐平氏的令旨仍然在全国各地广为传播。同年八月,被清盛流放到伊豆国的源赖朝与其正室北条政子的孃家北条氏联手举兵。九月,信浓国的源义仲也举兵反平氏。为了防止源赖朝的势力坐大,平清盛派遣由嫡孙平维盛率领的大军进入关东。然而,在与源赖朝交手的富士川之战一役中,传出平氏大军被水鸟的振翅声所惊吓而败走的丑事,显现出平家军已积弱不振,于是反抗平氏的声浪也越来越大。

平正盛

富士川败战平氏的战败让宗教势力,尤其是之前协助以仁王举兵的兴福寺开始蠢蠢欲动。而在亲贵坚决反对迁都的压力下,同年十一月,平清盛又将国都迁回京都。十二月,由平重衡率领的大军开往南都奈良并纵火焚城,随之又命平知盛率兵至近江国和美浓国镇压源氏一族的反抗势力。平氏的一连序列动确实压制了国都周边的反平家势力,然而火烧南都也使平清盛蒙上佛教之敌的污名。

平正盛出人头地的投名状就是讨伐对马守源义亲。

最终终局

源义亲是声名煊赫的八幡太郎源义家的嫡子。富贵人家宠溺娇子,子嗣无外两类,要么唯唯诺诺,活在父辈光环之下庸碌一生。要么骄纵跋扈,仗着老爸是李刚胡作非为,人神共弃。源义亲便是后一类的典型。

翌年,养和元年,来自平家势力大本营–西日本伊予国的河野通清、河野通讯父子及丰后国的绪方惟能、臼杵惟隆、佐贺惟宪等地方势力也举兵反抗平氏。在东日本,支援平氏的佐竹氏也被源赖朝讨灭,反抗平氏的声浪在各地方兴未艾。身处此一困境的平清盛则在此时开始建立以京都为中心的新平家体制,设立了揔官、总下司等官职。随之又命越后国的城资永、城助职率兵攻打源义仲。然而,平清盛却在同年二月底因为染上热病而倒下,闰二月四日在九条河原口的平盛国屋敷逝世,享年六十四岁。

源义亲任职对马守的时候,横行九州,杀掠百姓,时人称为“恶对马守”。朝廷商议要讨伐,派人送信给父亲源义家,令他清理门户。源义家派遣亲信郎党藤原资道去解劝,希望源义亲能乖乖回家。没曾想藤原资道被源义亲说动,反而跟着源义亲一道肆意妄为。朝廷决定将源义亲流放隐岐国,源义亲毫不在意,带领手下在出云杀官劫财,形同盗匪。

平清盛死后,由于其嫡子重盛先已病死,次子平基盛也早已夭折,领导平氏一族的大位就由三男平宗盛来接班。然而,平宗盛缺乏其父的才干,也不具其父的强悍个性,因而完全无法应付全国各地接连不断发生的反抗变乱。再者以法皇为中心的院政势力再次复苏,也逐渐侵蚀平家的基础。再加上恰于此时发生饥荒此一不利条件,在此种种因素交织下,平氏一族先是在寿永二年的俱利伽罗卡之战大败于源义仲,平家大军因而崩溃,无计可施之下不得不自京都撤出,最后在文治元年的坛之浦之战战败灭亡

家门不幸,源义家默默顶住平安京的重重压力,装聋作哑,指望儿子有朝一日能够迷途知返,可是一直到死都没有等到。源义家死后第二年朝廷便任命平正盛为追讨使,前往西国去讨伐源义亲。

平正盛调集兵马,开拔军队的前一天,特意跑到源义亲位于平安京的宅邸前,朝着空空荡荡的长屋连射三箭,然后意气风发地出征,才用了一个月时间便砍了源义亲的首级凯旋回京。白河法皇大喜,擢拔平正盛为但马守。伊势平氏的大名,一时之间响彻平安京。

源义家和源义亲先后死亡,义家的第三子源义忠继承了河内源氏的武家栋梁地位。眼见平家成为法皇那里的新宠,源义忠决定和平家联姻,娶了平正盛的女儿为妻。这一决定让叔父新罗三郎源义光暴跳如雷,源义光指使手下亲信刺杀源义忠,然后嫁祸给了兄长贺茂次郎源义纲。

之后源义光带着源义忠的养子源为义向白河法皇申诉,法皇喜闻乐见地下发了讨伐源义纲的院宣。源义纲吃了冤枉官司,百口莫辩,只好带着妻儿老小逃亡远国。半路当中叫弟弟源义光的人马团团围住,一通恶战之后义纲满门或自杀或阵亡,源义纲自己则在投降以后死在了流放地佐渡岛。

源义光最后也没有落好,连环阴谋水落石出,真相败露,他被迫逃往关东惨淡了却功名一世。源义忠养子源为义继承了源氏武家栋梁位置,源为义本是叛逆源义亲的儿子,因为源氏连番内斗方才出人头地,站住鳌头。只是,河内源氏的人气就此急速跌落。

一方在自相残杀,一方却在大放光芒。平正盛之子平忠盛少年时期就成了白河法皇的亲信随从,担任检非违使的职务,负责维持平安京的治安。当时的京都盗贼横行,白日逞凶,官府无人能够制服。平忠盛听说以后,单人一骑出马前去挑战。盗贼首领只道这白面少年是来送死,结果才几个回合就统统死在忠盛刀下。于是全城凛然,各路匪患纷纷逃离京都,不敢在平忠盛的治下作恶。

奈良兴福寺与近江比叡山延历寺两处的僧兵素来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一有小事纠葛便抬着神舆跑到京都闹事,堵塞道路,咆哮宫阙来逼迫朝廷低头。扫荡这群山法师的工作自然也落到了平忠盛的手里。他率领着北面武士骑着高头大马来回冲撞,雪亮的长刀挥舞,只砍下十几二十个秃头的首级任其满大街翻滚,闹事的僧兵轰然而作鸟兽散。

白河法皇十分赞赏平忠盛,将自己的宠妃祇园女御赏赐给了平忠盛。当时女御已有身孕,法皇于是跟平忠盛说,若生女,朕当收为养女,若是男子,可为卿之子。传说祇园女御生下来的便是后来权倾一时的入道相国平清盛。

图片 3

平忠盛与祇园女御

日本古典小说中军纪物语的佼佼者《平家物语》描绘了伊势平家盛衰兴灭这六十多年的历史,其开篇就是平忠盛因为遭人嫉恨而险些遇害的故事。

鸟羽上皇执政的时候,平忠盛建成了一所有着三十三间佛堂,供奉一千零一尊佛像的“得长寿院”佛寺,进献给了上皇,因功得到许可升殿的奖赏。得此荣耀,阖族夸赞,然而却有公卿殿上人心怀嫉恨,相约要在节庆的夜间暗害平忠盛。

忠盛得到消息,预先准备了一把腰刀带入宫去,于众人面前缓缓拔刀,举到鬓角边缘,远远望去刀光凛冽,宛若玄冰。众位公卿为之胆寒,都不敢动手。节庆歌舞将结束的时候,平忠盛将腰刀交付给主殿司的官员,全身而退。

果然节后诸位公卿参奏平忠盛携带凶器上殿,图谋不轨。鸟羽上皇召平忠盛来问话,忠盛请主殿司官员取出当日寄存的腰刀验看,原来却只是贴着银箔的木刀。此番应对深得鸟羽上皇欢心,此后平家更是受到朝廷重用。

(第十三节 完)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14)兄弟阋墙,武士阶层的爱之初登场

作者的专题:
镰仓
彼岸花开:东瀛日本的上下三千年
夜泊舟
魔都动物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