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萄官方网站曾两次担任魏玛共和国总理的一位德国律师——威廉·马克思

海因里希·布吕宁(德语:Heinrich
Brüning,1885年11月26日-1970年3月30日)是德国魏玛共和国时期1930年至1932年期间的德国总理,同时他也是魏玛共和国在任时间最长的总理。布吕宁是德国历史上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使用的紧急状态法令和针对纳粹党模棱两可的政策导致了魏玛共和国的灭亡。1934年离开德国,先后在哈佛(1937~1952)和科隆大学任教。

威廉·马克思,德文Wilhelm Marx(1863年1月15日-
1946年8月5日)是一位德国律师,天主教中央党(German Centre
Party)的核心成员,曾两次担任魏玛共和国总理。

评判 走向独裁之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是:谁是独裁者?是 吗——或者说,仅仅是
吗?倘若,德意志的决断性和独裁倾向仅仅是一种文化思潮,那么,希特勒就很难以政治领袖身份俘获民心;如果独裁的选择仅仅出自希特勒和纳粹党的图谋,那么,独裁的希望就会淹没在民主化的浪潮中。
远远不止这些。
德意志的独裁倾向,在魏玛后期具有了全民性。它不仅表现在文化思潮中,也表现在政治抉择中;不仅出现在公众的意识中,也出现在他们的热切期盼中;不仅出现在作家、思想家的作品中,还出现在政治家的暗室密谋中——如此,希特勒既是
走向劫难的原因,他同时也是结果:当兴登堡总统宣布任命希特勒为
总理的时候,德意志的噩梦开始了。潘渡娜的魔盒里没有天使。
魏玛党争给共和国的稳定带来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1929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又使拯救德国经济的杨格计画尚未实施即告破产,德国经济陷入一片恐慌,使原本脆弱的德国政治生态变得更加动荡。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时候都不缺少野心家,他们一有机会便要向公众展示自己的政治能量。库尔特·冯·施莱歇尔,这个来自国防部的少将,作为部办公室主任,他的野心在混乱中急剧膨胀,屡屡试图操纵魏玛政局。
在经济危机爆发前的1929年初,德国的失业人口已达到两三百万,20%的工会会员失业。经济危机的爆发,导致德国财政几近枯竭,执政的左翼社民党总理米勒政府提出了一项增税计画,但没有得到国会批准。于是,施莱歇尔出场了。
经济危机的猝然而至,使德国人感到了惊慌。一位经济学家在1929年底的一篇文章中预言:「如果这一切不是欺骗的话,那么,1930年一定会给德国的民主带来危机。」一位州长在给妻子的信中写到:「人人都感到软弱、无能,我们感到整个政府体制都显得软弱无能……议会无法解决其严重的内政问题。如果有一个独裁者能维持十年之久,这是我所希望的。」稍后,这位州长又写到:「独裁!让我们自己来掌握命运吧!」
政局的动荡,导致德国人对民主体制产生了严重不满和普遍的不信任。各个政党面对混乱,也不是从民主制的原则入手,而是频频向总统求救。兴登堡,这位普鲁士人「他原本就是在专制国家的精神境界和情感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根深蒂固地不信任所有政党」。作为共和制度下的德国总统,却更像一位代理皇帝。
施莱歇尔意识到了米勒政府的无能,明确提出「最好是政府的方针向右转」——这标志著社民党执政末日的来临,极右翼的纳粹运动不再是社会运动,他们准备登堂入室了。而施莱歇尔,他基本不是一个国家社会主义者,只不过是一个老派的右翼政治家,但他同时还是一个阴谋家,被后来历史学家普遍认为是「一位邪恶的奇才,热衷于搞阴谋诡计」。米勒政府在施莱歇尔操纵下终于垮台,施莱歇尔「右转」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魏玛宪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总统有解散国会的权力,同时五十二条又有任命总理的权力。一旦政治失序的时候,总统的权力就显得特别巨大。当魏玛共和国的总理们每每感觉无力控制局面,便谋求总统的支持。米勒之后的德国政府总理人选出现显著变化,这个位置不再需要得到议会信任,而是由总统直接任命。民主制度下的共和国总理们,却揣上了一颗独裁的心,自米勒之后的三任总理莫不如是。
米勒政府倒台后,1930年3月27日,中央党国会党团主席海因里希·布吕宁首先成为兴登堡总统直接任命的德国新总理。这样,他的执政就不再是对议会负责而是对总统负责,不得不依赖于总统的信任,而在总统背后操纵的却是施莱歇尔阴谋集团。布吕宁本人是一个正统而老派的政治家,不愿意自己成为傀儡政府的总理,当他的执政计画没有满足利益集团的要求时,于1931年被迫改组政府,把施莱歇尔招进了内阁。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快失去了兴登堡总统的最后信任,1932年5月30日被迫向总统提出辞职。
接着是弗兰茨·冯·巴本,做了170天的总理,再接着是施莱歇尔这个阴谋家,他于1932年12月3日如愿以偿登上了总理宝座,他们都毫无例外是兴登堡直接任命的总理。施莱歇尔是一个优秀的阴谋家,却不是一个优秀的总理,他在总理的位子上仅仅干了55天,于1933年1月30日被希特勒取代——这是兴登堡直接任命的第四位总理,第三帝国开始了,德国的噩梦、犹太人的噩梦、民主和自由的噩梦也同时开始了。
半年后,施莱歇尔死于另一场更大的阴谋——他被希特勒谋杀。

海因里希·布吕宁Heinrich Brüning(1885-1970)
德意志魏玛共和国总理,金融专家。出生于明斯特,早年即受洗礼加入天主教,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应征入伍,在德国陆军中服役。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开始从事天主教工会的工作。1924年起,任德国天主教中央党国会代表团成员,曾以国会中的金融专家而闻名。1929年成为德国天主教中央党的领袖。1930年任德意志共和国政府内阁总理。同年7月18日,由于国会拒绝批准其颁布的的紧急法令,而援用魏玛宪法第48条执行总统紧急法令而将国会解散,开创魏玛共和国破坏议会制的先例。1931年10月9日起兼任德国外交部部长。1932年5月30日在德国总统兴登堡的压力下被迫辞职。1934年希特勒上台之后,布吕宁逃出德国。1937-52年,他在哈佛大学教授政治学;之后他返回德国,任教于科隆大学。

生平

布吕宁上台时正值世界经济危机的爆发,他采取扩大出口、提高税收、压缩公共开支、削减工资和救济金等措施来克服日益加剧的经济危机,但是这些措施未能扭转江河日下的经济颓势,相反却导致了形势的进一步恶化。布吕宁的反危机措施不仅没有减轻人民群众的物质困难,反而增加了他们的负担,使千百万德国人陷入痛苦绝望的境地。国内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布吕宁成了名符本来的”饥饿总理”。

威廉·马克思1863年出生在普鲁士王国科隆的一个教师家庭,1881年通过考试就读于波恩大学学习法律,在学校加入了著名的Katholischer
Studentenverein ArminiaBonn
(一个天主教男性学生社团),毕业后在埃尔伯费尔德市(Elberfeld)担任法官。

布吕宁对经济危机产生的严重后果置如果罔闻,因为这时的他决意利用这一经济颓势来取得外交上的胜利。布吕宁以为,德国经济的糟糕状态是”强盗和掠夺者的凡尔赛和约”造成的,只有把共和国从”战争赔款的重负”中解救出来,才能从根本上振兴德国的经济。受这一思想的支配,他专注于外交事务,而逐渐将国内的经济政策置于从属地位。德国虽然准时交纳战争赔款,但仍想方设法让战胜国相信其无力继续信守偿付赔款的义务。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布吕宁需要一个灾难深重、民不聊生的德国。来换取战胜国对德国处境的体谅,一劳永逸地解决战争赔款问题。另外,布吕宁利用经济形势恶化导致法西斯势力和共产党力量迅速壮大这一因素力图使外国相信,”现今最好向德国作出让步,而不是期待民社党人或共产党人夺取国家政权”。

1908年他成为天主教中央党杜塞尔多夫市的负责人,1899年到1918年任普鲁士议会议员,1910年任德意志帝国议会议员。

而恰恰是1931年夏天,两桩接踵而来的事件帮了布吕宁大忙。一是政府通过颁布一系列”紧急法令”并宣告将马上停止偿付战争赔款而导致外国和本国资本大规模地流出德国,二是与奥地利信贷银行的谈判失败引起了一场严重的银行危机。债主和存户蜂拥而至,自经济衰退以来仅拥有微弱自备资本的德国银行,面对潮水般的提款人流一筹莫展。1931年7月13日,达姆施塔特银行率先停止支付业务,其他的银行、储蓄所和交易所停业两天。国内黄金储备减少4/5,整个信贷系统处于总崩溃的边缘,预算赤字达6千亿马克的德国政府只得拔出10亿马克来恢复银行的支付能力。资本外流和银行危机对德国的经济困绕不啻是雪上加霜,但对布吕宁来讲却加重了与战胜国讨价还价的筹码。

从1923年到1925年,以及1926年到1928年,曾两次担任德国总理,曾在在1925年短暂担任魏玛共和国普鲁士邦总理(Minister-Presidents),1925年曾与兴登堡角逐总统宝座,失利,

布吕宁这种听任经济局势恶化的作法使各战胜国政府深为不安。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以为,德国的财政和经济崩溃将对美国的整个经济形势产生长期的灾难性后果。基于这一判断,胡佛于6月20日不顾法国的反对签发了”延期偿付令”。

魏玛共和国期间,他进入议会,1923年他防止德国被肢解而支援《凡尔赛条约》,任职期间处理了一些战后经济和重建问题,他担任国会议员一直到1932年。

布吕宁抓住这一时机,恳求制定”杨格计划”的专家委员会再次赴德重新研究德国的赔款问题。该委员于12月底建议采取”极端解决法”,即完全取消德国的战争赔款和战胜国之间的各种债务,并将这一方案提交战胜国政府首脑讨论”。

纳粹上台后淡出政坛,在纳粹时期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段时间,他一直住在德国波恩,并在那里去世。

由于种种原因,这壹次会议直到1932年6月16日才在洛桑举行。由于德国代表的四处游说和威胁恫吓,赔款问题专家委员会在经过激烈的争论后,决定让德国缴付最后一笔30亿马克的赔款,其它赔款则一笔勾消。但是由于纷至沓来的一系列政治事件,这笔象征性的赔款最后也不了了之,没有予以偿付。

家庭

布吕宁梦寐已求的外交目标–取消战争赔款–终于成为现实,可是出席洛桑会议的德国代表不是布吕宁,而是接替他的弗朗茨·冯·帕彭总理。布吕宁在1932年5月29日就已失去了兴登堡总统的信任,在”距离目标100公尺处”被解职下台了。他本想在彻底解决战争赔款问题后,在国内的经济领域一展巨集图,可是未等抱负施展已被削职为民。此时的他,纵有回天之力也是报国无门了

1891年,威廉·马克思和 Johanna Verkoyen 结婚,婚后有4名子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