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在钞票上的历史—浅谈日币上的人物(三)

太平洋战争结束后,人们不明白:为什么「怕死」的美军,能够击败「不怕死」的日本「虎狼之师」?

在目前流通的一万日元的钞票上,印着一位身穿和服的日本人肖像,他就是被誉为“日本近代文明缔造者”的著名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1835年—1901年)。正是这位出身低贱而又性格叛逆的学者,在100多年前将原本崇尚中华文明的日本引上了“脱亚入欧”的道路,并推动日本一步步走向了侵略扩张。尽管我们从心理上不愿接受这样一个将日本从文明转变为野蛮的人物。但不得不承认,在日本人民心理,福泽谕吉就是中国的康有为、梁启超(虽然他们的变法最终未获得成功)一熟读中国经典,初显叛逆性

二战中期,在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之前,对于日美的实力对比,日本这方面唯有被称为“关东军大脑”的石原莞尔比较清醒,虽然他认为美日终有一战,但他不主张及早对决,面对提前到来的太平洋战争,石原如是言:如果这场战争需要一万元,那么美国手里有一百万,而日本手里只有一千元。但这时石原莞尔已经靠边站,说得不算。说得算的是他看不起的战争狂人东条英机。结果,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先赢后输,且输个精光——将明治维新以来的“战果”全部搭了进去。说到太平洋战争结束后,人们不明白:为什么“怕死”的美军,能够击败“不怕死”的日本“虎狼之师”?

与日本作战,当初美国大兵也心里没底。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大兵初与日本交战时,其实是带有一定程度的恐惧心态,如果论及一对一的格斗,美国大兵非常害怕日本人,因为跟日本人一打仗,他发现日本人根本就不是人,全都是野兽,个个视死如归。

19世纪初,日本正处于封建社会后期的江户时代,当时,中华文明的影响在日本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尤其是武士阶层,将儒教视为教养的基础。出生于下级武士家庭的福泽谕吉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崇尚中华文化的环境中。从十三四岁开始,福泽就被送入私塾学习经史子集,光《左传》就通读了11遍,成为一个小小的汉学家。然而,等级森严的封建制度让小福泽感到异常的压抑,产生了强烈的叛逆心理。有一天,福泽出门时踩上了一堆废纸,结果被哥哥狠狠斥责了一顿:“你没长眼睛吗?上面有老爷的大名!”福泽虽表示了歉意,但内心很不服气:“我又没踩老爷的脑袋!踩一下写着老爷名字的废纸有什么关系!”为发泄心中的不满,他偷偷把家里供奉的神符扔在厕所乱踩一顿,还把叔父家供奉的“仙石”换成了普通石头。每当家人进行祭祀时,小福泽就会躲在一边偷笑。
1842年,清朝在鸦片战争中惨败的消息震惊了全日本,传统的华夷观开始动摇。1853年,4艘美国军舰来到日本,逼迫幕府开港通商。西方人的船坚炮利让日本人羡慕不已,一时间,全国到处都在大谈学习西洋武器的重要性。第二年,19岁的福泽也加入了这股热潮,他离开故乡赴长崎学习炮术,之后又转到大阪钻研物理和医学。在这里,福泽学习了近代科技知识,开始疏远、鄙视封建的儒家文化。

与日本作战,当初美国大兵也心里没底。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大兵初与日本交战时,其实是带有一定程度的恐惧心态,如果论及一对一的格斗,美国大兵非常害怕日本人,因为跟日本人一打仗,他发现日本人根本就不是人,全都是野兽,个个视死如归。众所周知,日本的名将都以“非常规作战”、冒险而闻名于世。到了现代,这种好勇斗狠、赌徒式的将领达到了癫狂地步。日本首相东条英机、海军元帅山本五十六都是世界级赌徒人物。尤其山本五十六,既是一个着名海军统领,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赌徒,他认为不会赌博的人没有出息,所以他敢下赌注,要么赢个痛快,要么输个精光。

1945年春夏之交,在美军即将进攻日本本土前,美国总统罗斯福发表著名演说,道出美日「哲学」相克:

二、乘船远渡欧美,叹服西洋文明
1860年,福泽随幕府官员乘船访问美国,第一次见到了西方社会的发达。当这些腰里带着佩刀,脚上穿着草鞋的日本使节刚刚走进下榻的饭店,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日本,只有那些非常富有的人才舍得买一寸见方的绒毡做钱包或烟盒,而美国人竟然把整块绒毡铺在地上,穿着鞋在上面走来走去。
1862年,福泽又随日本使团远赴欧洲考察,周游了法英荷俄葡等国。由于听说外国食宿不便,他们随船带了几百箱大米、数十个铁丝灯笼。可到了巴黎一看,他们住的旅馆是五层楼,无数汽灯将室内外照得亮如白昼,饭厅里摆满了山珍海味,“这时不管多么讨厌西洋人,心理也不会有‘攘夷’之念了”。福泽不禁慨叹百闻不如一见,通过考察医院、银行、邮政、兵制、议会等,他深刻认识了资本主义发达,深感日本以前的制度非变不可,同时对中国的看法也发生了根本改变。他讽刺中国是“不擅变革之国,一两千年只知固守古人之言而根本不知随机应变,妄自尊大之风盛行……”
回到日本后,福泽立刻开始著书立说,宣传文明开化。他先后出版了日本启蒙思想的代表作《劝学篇》和《文明论概略》。《劝学篇》开篇提出了“天不生人上之人,也不生人下之人”的名言,批判了中国的封建专制和儒教汉学,认为文明的关键是个人的自由和独立,“个人独立则一家独立,一家独立则国家独立,天下独立”。福泽还主张国家不论大小,应一律平等,不能恃强凌弱,“只要真理在,非洲黑人亦需畏服,本着人道,英美军舰亦不足惧!”他意图通过宣传文明开化,使日本摆脱列强欺辱,实现富国强兵和国家独立。
三、宣扬并促成“脱亚入欧”,倡建“西洋日本” ,促成了以日本的发展
然而,伴随着日本的国家实力在明治维新之后不断膨胀,福泽迅速抛弃了先前主张的国际公理,提出了“百卷万国公法不如数门大炮,数册亲善条约不如一筐弹药”的理论。福泽认为,国际关系自古以来都由武力决定,“禽兽相接,互欲吞噬”,吞食他人者是文明国,被人吞食者是落后国,日本也是禽兽中的一国,“应加入吞食者行列,与文明人一起寻求良饵”,以“在亚洲东陲,创立一个新的西洋国”。那么“良饵”是谁呢?
1884年10月,福泽在自己创办的《时事新报》上发表了《东洋的波兰》一文,文章提出:15年后中国将被欧洲列强和日本瓜分,日本将理所当然地占据台湾全岛和福建的一半,并野心勃勃地刊载了一份瓜分中国的预想图《支那帝国分割之图》。至此,福泽“文明论”的真面目终于曝光:当自己是弱者时,呼吁“真理”;一旦强大时则提倡“压迫”。这种弱肉强食的亚洲观,最终形成了其“脱亚入欧”的思想。1885年,福泽发表了著名的《脱亚论》,全面地阐述了“脱亚入欧”的主张。日本虽处亚洲东部,但国民精神已脱亚洲固陋,转向西洋文明,虽常说‘唇齿相依’,但现在的支那、朝鲜于我日本无丝毫帮助,反而玷污我名,当今之计,我日本已不可坐待邻国开明,共兴亚洲,毋宁脱其伍,与西洋文明国共进退,对待邻国支那、朝鲜,亦无须特别客气,竟可效仿西洋人处之。”福泽的主张得到了日本政府的高度认同,在此后的100多年间,几乎历届日本政府都将“脱亚入欧”作为基本国策。
四、亲自参与朝鲜战争,影响日本百年
福泽不仅是“脱亚入欧”理论的提出者,而且还是积极的实践者,他不仅积极参与了1884年日本对朝鲜的战争,还在甲午战争爆发前后大力要求政府向中国开战。当时,年近花甲的福泽不分昼夜地执笔撰文,为日本的战争大造舆论。他先是提出甲午战争是“文明与野蛮的战争”,事关日本前途命运,必须取胜,接着又鼓励日军抢掠中国财富,称日军“目中之所及,皆为战利品。务要掠尽北京城中金银财宝,无论是官是民”。他甚至还劝说天皇御驾亲征。
日军赢得甲午战争后,福泽认为,唤醒民众的第一大使命业已完成,脱亚称霸东方已成为日本的第二大使命。于是,他向日本政府提出了另一条建议,要求清朝割让旅顺、威海卫、盛京省、山东省和台湾等领土。直到他去世前夕的1900年,还建议日本政府应乘八国联军侵华之际,大举侵占中国领土。

而当时作为日本最高精神领袖的裕仁天皇,对日本军人的赌战也基本采取了纵容态度。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史学家赫伯特·比克斯战后撰写《真相:裕仁天皇与侵华战争》一书,此书获得了普利策新闻传记奖。该书详细披露了日本内阁从决定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到扩大到太平洋战争的内幕,“天皇从一开始就默许,并在事后明确追认了他们的行动”。

我们即将进攻日本本土,这不是说要消灭日本的所有居民,但是确是要消灭这个国家里的基于征服和奴役其他人民的哲学思想。

福泽谕吉还是日本新老两种货币中(日本曾于2004年发行了一套新的纸币)中唯一没有被更换的人物。从面值也可以看出来他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

太平洋战争是日本的最后豪赌,也是日本海军在世界舞台的告别演出。明知道胜算不大,却不惜举全国之力赌赢这场战争,日军的最后演出,情不自禁,无法自拔。东条英机有句名言:“人生一世,下这么一次从清水寺的平台上纵身而下的决心是必要的”。这句话活脱脱张扬了一个赌徒的个性。

关于日本的「军国哲学本质」,西方思想家早就一针见血:日本的立法精神是残暴的,他们相信只有更严厉的残暴才能驾驭残暴。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一位银行的朋友告诉我,国家在纸币上头像的选择,一般要服从以下原则:一是这个人物应该是人民众所周知、耳熟能详的,二是这个人物应该在国家进步史上发挥过巨大影响、产生过特殊推动力,三是这个人物值得大家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纪念。

突袭珍珠港和中途岛海战是东条英机和山本五十六在军事上下的两个大“赌注”,结果先赢后输。为殊死一搏,他们甚至组织的了“少年敢死队”——“神风突击队”成员平均年龄17岁,这些稚气尚未脱尽的孩子在空战中高呼“效忠天皇”“天皇陛下万岁”的口号,驾驶“一次性飞机”冲向美国战舰,为成人赌局付出了年少生命。

以「残暴」见长的国家,有理性可言吗?

在日本纸币头像的背后,首先回答的,是谁是国家进步史上的最重要人物的问题,更为准确地说,是评判标准和价值观的问题。日本财务省负责人在回答人物头像选择的问题时说:“我们从来都是以政治家为中心的,在货币上更是如此,但如果从更广泛的领域去考虑,科学、文学、男女平等对我们同样重要。”在日本人民和政府的心目中,科学家,文学家,政治家,都对日本民族的发展进步产生过巨大贡献。

尽管东条英机和山本五十六展开的太平洋赌局是日本有史以来最大赌局,但任何疯狂之物,均离灭亡不远。太平洋战争自1941年12月7日始至1945年9月2日结束,历时三年零三个月,最终结果,日军完败——不仅输掉了大东洋——太平洋制海权,而且基本丧失了作战能力。为什么以“赌神”着称的日本将领在以往其他战场所向披靡,到了太平洋战场遇到美国,就赌不赢了呢?首先看到,与以往日本军国史山那些着名赌战相比,山本五十六的赌局有着明显不同。近代日本海军的赌局,是在自己的实力基础之上的胜算,赌局没有脱离日本近海、赌资大于对手。而到了山本五十六,这场赌局就太大了,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把赌局蔓延到了太平洋,意欲赢下整个世界。大得不着边际,大得不自量力。

战时日本人的精神状态,与希特勒统治下的德国人极其相似,神风敢死队的出现,与德国少年团出战一样,基本丧失了理性和人性。

进一步思考,日本纸币头像的背后,回答的是日本社会、日本政府的思想和教育导向问题。培养什么,倡导什么,在一定程度上就反映在纸币头像的选择上。日本民众,特别是日本的青少年,就应该成为像福泽渝吉、樋口一叶、野口英世这样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科学家,就应该以自己的努力,产生像《源氏物语》这样伟大的作品。我们一位日本朋友告诉我,这些人理应得到全社会的尊重,值得全日本人民的崇敬和怀念的人。把他们的头像印在纸币上,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天天和这些先贤人物在一起,长此以往,这些国家英雄就会深入人心,成为日本人民思维的一部分。

其次,赌王战赌徒,当然是所向披靡;但遇到总庄家,就算赌到头了。东条英机、山本五十六的前辈总是赌赢,可到了他们,最后连自己的命也赌没了,因为他碰到的对手与以往不同——庄家美国。常胜赌徒,须有一技之长,师从“德国模式”的“东洋之才”对付政治军事全面没落的远东世界绰绰有余,但是遇到占据“洋才”制高点的“美才”,立显高度不够。美日开战后,“东洋之才”在“美才”面前顿处下风。这是日本从未遇到的情况,从未战过的西洋世界顶级高手。麦克阿瑟的身后是世界第一政治大国的“旗帜”,第一经济强国的“粮草”,以及第一军事强国的“弹药库”,常胜赌徒遇到通吃全球的巨无霸庄家,情何以堪?

而日本人的对手,美国人的战时精神状态则是另一番情景。

这就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历史的纪念方式。也代表了一个民族对历史的选择。这样的钱,这样的话,也许,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

众所周知,美国是个多民族移民国家,美国人看起来个个很散漫,但是当国难临头时,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皮肤颜色不同、体格形态各异,文化背景有别、贫富分化悬殊的美国人不是「各自飞」,而是如混凝土般地团结在一起。

新版日本货币式样连接

1943年太平洋战争交战正酣之际,美国政府在全国征兵,在征兵海报中,「山姆大叔」骄傲地说「美国总是为自由而战」,将1943年奔赴欧洲战场的美军士兵与1778年的大陆军排放在一起,向美国民众展示这场战争的实质与独立战争并无区别,得到了全体国民的热烈响应。

「禽兽相接,互欲吞噬,吞食他人者是文明国,被人吞食者是落后国,日本也是禽兽中的一国,应加入吞食者行列,与文明人一起寻求良饵,以在亚洲东陲,创立一个新的西洋国」。

——这是日本「近代化教父」福泽渝吉名言,以「禽兽论」为核心的「日本征服经」。作为福泽信徒,日本军部东条英机们将此经奉为涅槃。

而他的对手、美国五星上将麦克压撒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日本是用野蛮征服文明,而他主张,用文明征服野蛮。他想为世界展示的,是与往不同的「新征服者」形象。用他的领导、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话来说,「我们这些领导人在这里的目的,就是要给这个地球上的每个男人、妇女和儿童以安全和幸福的可能。」

如此描述,「善霸」形象栩栩如生。这与日本「禽兽论」鼓噪的「恶霸」形象反差鲜明。不言而喻,相对美国,日本已隐隐失去了道义制高点——

一个立志做禽兽的国家,有终极正义可言吗?

「为吞食他国而战」和「为自由而战」,可以说这是两种不同的精神境界。亦可演化为「狼性」与「人性」的博弈。在太平洋战争中,美军不同日军的一个重要精神点,是他们不像日本那样孤注一掷,豪赌本国人生命。而惜命的军队不代表没有战斗力,铁血军团也不意味着永远铁板一块。关键是他们身后的综合国力与民心向背。

「人人享有自由和正义」,这就是直面「虎狼之师」,美国取得胜利的精神底气。正如总统罗斯福在对日宣战时所言:「现在我们确信,一个国家要和纳粹讲和,只有以彻底投降为代价。两年来的经验已毫无疑问地证明,任何国家都不能姑息,没有一个人能用安抚的办法使猛虎变成温顺的小猫。对残忍不能姑息,不能对牛弹琴。」

交战结果,「米魂」战胜了此前无敌的「和魂」武士道。

美日之战,从「道」的底色上讲,二战时的日本武士道已经彻底异变为狼之道;而美国山姆大叔之道是人之道。山姆大叔打败了武士,相当于人征服了狼。战争已无关东洋世界与西洋世界分野,而是演变为「世界向心力」战役。战争结果,充分说明一个世界潮流与轮回公理——而再凶狠的狼也不是软硬实力俱强的人对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