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布斯堡王朝沉浮录(一)

洪诺留三世Honorius III,原名萨维利Cencio
Savelli,(1148年生于罗马-1227年3月18日卒于罗马),于1216年7月18日至1227年3月18日为罗马教皇。

德意志国王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1194年12月26日-1250年12月13日),霍亨斯陶芬王朝的罗马人民的国王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他也是西西里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耶路撒冷国王,意大利国王和勃艮第领主。

| 《哈布斯堡王朝沉浮录》 |

主要事蹟

你们看,这就是基督徒的忠诚!——当正在参加十字军东征的腓特烈二世得知有德意志诸侯想借穆斯林之手谋害他时,感慨地说

03

国内

我们所有的人都持有平等的天平,我们不想区别对待。我们希望,原告或被告,不管他是法兰克人、罗马人,都将受到同样法律的审判——腓特烈二世论立法的原则

公元1020年一个秋高气爽的早上,当下瑞士北部的阿尔高州,斯特拉斯堡主教威纳尔和拉德波特伯爵不约而同的天刚亮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即位后着手执行前代教皇英诺森三世的教会改革政策,并计划恢复圣地的耶路撒冷王国,这壹次军事行动原定由他的学生,西西里国王腓特烈二世统帅,后来在西西里问题上教廷与皇帝发生争持,腓特烈二世背约,计划再次搁浅。
1219年罗马豪门权贵意见相左,洪诺留三世左右为难,被迫逃往义大利的维特尔博。经腓特烈二世调解,洪诺留三世才返回罗马,1220年他加冕腓特烈二世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还允许他使西西里和神圣罗马帝国保持一体。腓特烈二世为酬谢洪诺留三世,颁布《关于僧侣诸侯的权利》敕令,给义大利教士以重要特权,豁免教会的纳税义务,放弃对教会的世俗统治权,承诺帮助镇压异端,颁布反对异端的法令,还使德意志主教最先成为拥有广泛特权的独立诸侯王公,但洪诺留三世和腓特烈二世都对对方心存戒心,腓特烈二世的十字军一直拖到洪诺留三世死后才出师。

为求小心保护天赐空气的纯洁,兹特下令:任何人均不得在村落300米内河流湖泊中冲洗亚麻或大麻,以免空气变坏——腓特烈二世发布欧洲第一道环境保护令

在中世纪教宗的权威毋庸置疑,强如查理大帝也要低下高傲的头颅在教宗的加冕下,才成为“罗马人的皇帝”①,那么身为一个乡下伯爵的拉德波特交好威纳尔来换取他对于自己儿子的洗礼以及对于阿尔高州自己统治的名义的支持,自然是给威纳尔主教修建一座美丽的修道院。

外交

他的祖父腓特烈一世令意大利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胡子,他的父亲亨利六世像怒孔的北风刮过西西里,留下的是一片狼籍,他作为霍亨斯陶芬王朝的“第三风暴”,在欧洲大地上再一次掀起了皇帝和教皇的大战,终于两败俱伤,也使欧洲的政治格局和制度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而在修道院将要修好的同时,拉德波特送给自己儿子的出生礼物,耗费了许多家财和动员了为数不少当地农夫人力修建的城堡,也要完工了。

洪诺留三世善于外交,由于他的干预,使欧洲一些问题得到处理。他还插手英法政府间的冲突。英格兰历史上最不负众望的国王无地王约翰死后,英法两国有了媾和的大概,1223年洪诺留三世宣布,凡拥护法兰西路易亲王而反对英格兰亨利三世者,一律革除教籍,促使两国停止战争。因领土争端,德意志北部的什末林伯爵亨利监禁了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在洪诺留三世的干预下,瓦尔德马二世获得释放。1218年洪诺留也曾组织十字军进攻西班牙境内的摩尔人。1226年洪诺留还继续组织阿尔比派十字军进攻法国南部地区的异端派。他支援道明会、方济会和加尔默罗会,并批准通过第一部正式的教会法典。

他的父亲是德意志国王亨利六世,母亲是西西里女王康斯坦丝。3岁时,父亲去世,随母到西西里岛逃避战火。一年后母亲又去世,教皇英诺森三世成为他这个高贵的孤儿的监护人。他从小在西西里长大,后来也一直热爱西西里。西西里在当时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地方,它位于西欧天主教文明跟拜占廷东正教和阿拉伯伊斯兰教文明的交汇处,又曾受北欧诺曼人入侵,是多种文明的十字路口,这种多元化特征在腓特烈的性格和思想中有明显的印记。

图片 1

1227年,洪诺留三世去世,格列高利九世继承了宗座 。

在那个尚武的年代,每个着名帝王的政绩都是由一系列战役堆积起来的,腓特烈也不例外。他的武功可分为四个部分:西西里、德意志、北意大利及教皇国、耶路撒冷。

(哈布斯堡)

1209年,腓特烈与阿拉贡的康斯坦丝结婚,康斯坦丝带来了丰厚的嫁妆,包括一批骑士。腓特烈以此为基础,很快挫败了西西里贵族的阴谋叛乱,真正控制了西西里的军政大权。后来,腓特烈在西西里大力削弱领主贵族和教会的力量,加强王权,并兴建城堡、海港,建海军、商船队等,1231年颁布西西里新宪法。他的建立开明专制主义和国家集权的思想,最突出地体现在他对西西里王国的经营上。

这个城堡拉德波特命名为“哈布斯堡”,意为鹰的城堡,如同所有望子成龙的父亲一样,对于自己刚刚年满两岁的儿子和家族的未来,他寄予了深厚的希望。

接着,他把眼光投向他父祖的故土德意志。在亨利六世去世后,韦尔夫家族的奥托四世打败了亨利六世之弟菲利浦夺得了王位。但奥托四世因背叛了同教皇英诺森三世的盟约,英诺森三世就转而支持腓特烈,让他同法国国王结盟,反对奥托四世同英王约翰的联盟。1214年着名的布汶战役,腓特烈与法国的同盟大获全胜,奥托四世被废黜。腓特烈于1220年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此后将德意志王位让给他的儿子亨利,自己回到西西里。但腓特烈在德意志奉行一种与在意大利不同的政策,在德意志各诸侯与莱因城市联盟发生矛盾时,支持诸侯打击城市联盟,给予他们更多权力,引起他的儿子亨利不满,以致父子最终反目成仇。最终,亨利在1234年反叛腓特烈,被打败后废黜,腓特烈另立康拉德为德意志国王。

但是在这个乡下的小伯爵心中对儿子和家族最遥远的期望,也远远没有想到过一个以他的儿子哈布斯堡为姓氏的家族,在500年后能够建立出任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地利皇帝,匈牙利国王,波希米亚国王,西班牙国王,葡萄牙国王,墨西哥皇帝和意大利若干公国的公爵的庞大王朝。

而腓特烈对耶路撒冷的征服很有意思,是唯一一次“和平十字军东征”。他于1225年与耶路撒冷王国女继承人伊莎贝拉结婚,1228年,通过外交计谋,以及出色的外语能力和谈判技巧,从埃及苏丹手里得到了耶路撒冷及附近地区,1229年,他为自己加冕为耶路撒冷国王。

02

但腓特烈与教皇的斗争则异常艰苦漫长。皇帝与教皇的权力之争是中世纪西欧政治生活的主题之一,而腓特烈与教皇之争还带有另一层含义。腓特烈的思想中具有中央集权的因素,他积极在意大利实践他的思想,以巩固的西西里王国为基地,致力于控制北意大利,而夹在中间的教皇国就成为主要的障碍。腓特烈即位后的前两任教皇英诺森三世和霍诺里厄斯三世分别是他的监护人和老师,在他们配合下腓特烈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但从格列高里九世开始,教俗之争就不可避免地成为焦点。

1239年冬,老拉德波特伯爵因病去世,21岁的鲁道夫·哈布斯堡在名义上拥有了家族在阿尔萨斯和阿尔高地产和庄园的所有权。

1227年,格列高里九世将腓特烈二世开除教籍,并派军进入西西里,迫使腓特烈放弃在耶路撒冷的大好局面回师西西里,结果腓特烈打败教皇军队,并迫使格列高里为他恢复教籍。

鲁道夫的身材十分高大,直逼2米左右,虽然爱好习武,但是身体怎么吃都不长肉,又瘦鼻子又大,小脑袋、光头,远远地看起来确实像一只脱了顶毛的苍鹰(或者秃鹫)。年轻的总是鲁道夫脸色苍白、神情严峻。

此后,双方都在北意大利积极发展势力,教皇利用伦巴第联盟同腓特烈对抗。1237年,腓特烈率军攻入北意大利,在科尔泰努瓦战役中击溃伦巴第同盟,兵临教皇国边境,并夺取撒丁岛,将他在西西里建立的中央集权体制移植到占领区。格列高里九世再次将他开除教籍。1241年,腓特烈攻入教皇国,几乎占领罗马,格列高里九世愤懑而死。

残酷的世道也不由得他不神情严峻,他的母亲是克伊布格伯爵乌尔里希的女儿,名为海尔维希,在法理上理应是基堡伯爵的继承人。而鲁道夫作为儿子,也拥有继承权。不过基堡伯爵的领地被他那个游手好闲沉迷酗酒逢赌必输的舅舅继承了,然后,就在短短的三年时间内,领地内的所有能卖钱的东西都被都被他拿去还了赌债,甚至包括领地的所有权。给予了一个当地富商的远房远房远房的是一个小佣兵团长的流浪骑士,从此那个富商的后代如果手段出色的话,也能够跻身贵族阶层。

1243年,英诺森四世接任教皇之位,他出逃到法国的里昂,借助法国的力量与腓特烈对抗。1245年,英诺森四世在法国召开宗教大会,历数腓特烈的罪名,将腓特烈开除教籍,并号召各国君主攻击腓特烈,后来还企图买通腓特烈的近侍毒死腓特烈。腓特烈针锋相对,发布致欧洲君主公开信抨击教皇的统治,引发了神学上的大论战,双方的支持者同时在德意志和意大利展开战争,结果互有胜负。当战事呈胶着状态之时,1250年,腓特烈突然病逝。不久之后,霍亨斯陶芬王朝就覆亡了。

如果说基堡伯爵的领地是因为他的舅舅明知道富商在下套但是也拦不住犯蠢丢失了的话,那么老拉德波特伯爵所留给他的阿尔萨斯和阿尔高领地和庄园的一半所有权,就是教会给没有理由的豪夺了。当然如果“将那些土地用于供养上帝”算是一个能让人接受的理由的话,前边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腓特烈二世的思想具有超越时代的因素。其一是如前所述的,他的中央集权的思想,其二是他在宗教、文艺方面的自由主义倾向,这与他生长于西西里这个多种文明的十字路口密切相关。

所以1239年的冬天,在竣工19年的穆里修道院里,神情忧郁的鲁道夫看着躺在那里宛如沉睡的老拉德波特和在一旁抽泣不止的母亲海尔维希,耳边环绕着新面孔主教的诵经声和唱诗班的合声,怔怔出神。

腓特烈虽然一生都没有脱离天主教徒的身份,但他在他的领地没收教会财产,削弱教会势力,他身边的侍从多为伊斯兰教徒。他在西西里创办了第一所大学——那不勒斯大学,高薪聘请各地学者任教,他本人也被称为“第一等的人才”。由于当时东方的文化学术水平要高于西欧,他在大学里和宫中聘请的学者多来自中东。他让不同信仰的人和睦相处。他还赞成解剖尸体。他与圣徒方济各的故事被广为传诵。他请方济各来做客时,派一个美女去考验方济各,方济各用烧红的煤铺在自己身下以克制欲望。腓特烈对此钦佩不已,与方济各就宗教方面的诸多问题长谈了一夜。

1241年春,鲁道夫带着两名侍卫踏上了前往意大利法扎的路途,在他的身后留下的是老拉德波特留下的一半领地,以及勉强一个中队仅有在农闲时候训练的农夫民兵和两个小队的骑士。在前方,他名义上的教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正在从斯波莱托巡视法扎的路上。

在腓特烈的影响下,意大利的文艺学术空前活跃。在他去世之后半个世纪,意大利就进入了伟大的文艺复兴运动时代。腓特烈征战一生,但他在政治上的主要影响是导致教皇国的衰落和德意志诸侯力量的进一步扩大,他在文艺史上的地位要高于他在政治史上的地位。

01

点评:尽管腓特烈二世因为其德意志王族的身份而被卷入同教皇和德意志诸侯的争战中,但他还担任过西西里和耶路撒冷的国王,而这两个地方正是那个时代欧洲和中东文明的交汇点,这使他成为西欧君主中的“异类”。而在那个时代,也正是他这种“异类”在推动文化繁荣和历史发展上能起更大的作用。

鲁道夫的曾祖父,曾经跟随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远征意大利,战死疆场。祖父曾是皇帝腓特烈二世的一名宠臣,这也是他的父亲老拉德波特能够以种种段,使哈布斯堡家族在上阿尔萨斯地区获得采邑和各种特权的依仗之一。

腓特烈二世年幼时父亲身患疟疾而突然去世,德意志国内诸侯集结为两大集团意图争夺王冠②,虽然这一行为遭到了中世纪“最强大的教皇”英诺森三世的调停,但是王位争夺战还是爆发了。年仅三岁的腓特烈在母亲康斯坦丝带领下,匆匆南逃西西里,继承了意大利地区西西里王位,教皇英诺森三世一边发表声明对他们进行庇护,在另一方面却乘机对处于弱势的孤儿寡母进行要挟,充当了腓特烈二世的监护人和意大利地区西西里王国的摄政。不久,康斯坦斯去世,腓特烈二世遂沦为罗马教皇卵翼下的孤儿。

在孩提时代,腓特烈二世便成了罗马教皇等“一些无耻政治家们手中的玩偶”

在青年时代,腓特烈二世在西西里度过,曾以学识渊博的学者钦奇奥·萨维利为师。受到了别具一格的混合教育,也开始初步的培育了自己的班底。

腓特烈二世十五岁的时候,两大集团首领之一的菲利普被杀,奥托大获全胜,并且在次年主动请求教皇为其加冕。不料,奥托刚刚带上皇冠,立即翻转脸来,宣布皇帝对中部意大利帝国领地拥有所有权,并率军攻打南部意大利,企图夺取教皇的“粮仓”——腓特烈二世的西西里王国,因而触怒了英诺森三世。1210年,教皇对皇帝进行“绝罚”,英诺森开除了奥托的教籍。然而,奥托四世拥有强大武装,绝非教皇的一纸破门令所能敌。英诺森三世急需一个世俗君主组织武力与奥托抗衡。这样,年已十七岁的腓特烈二世时来运转,于1211年在教皇鼓动下,被德意志诸侯推选为德意志国王。次年三月,腓特烈二世率军北上德意志,第一次踏上故国领土,号令诸侯,与奥托展开了决战。

终于在1214年7月27日著名的布汶战役中,腓特烈二世一举消灭了奥托四世及其韦尔夫派诸侯的军队,成功地铲除了他的帝位障碍。

1215年,腓特烈二世向罗马教皇作出放弃西西里王位,立即进行十字军东征的许诺之后,终于被教皇英诺森三世扶上了神圣罗马皇帝的宝座。第二年,英诺森三世驾崩。

春风得意年仅二十二岁的腓特烈二世当然想建立一个北起波罗的海,南抵北非海岸,囊括东方的拜占庭和巴勒斯坦广大地区的基督教世界大帝国。所以在他的一生中,他着手准备了一次又一次的十字军东征,来完成他的梦想。

腓特烈二世既是雄心勃勃的战略家,也是注重实际的务实主义者。他深信要达到上述目标,必须有雄厚的物质和强大的军力作后盾。为此,他分别以西西里和德意志作为重振帝国的物质资源和军事资源。

1212-1220年间,腓特烈二世首次在德意志呆了八年。通过对教会的妥协,他豁免教会的纳税义务,放弃皇帝对教会的世俗统治权,并承诺镇压“异端”,支持主教抑制城市自治的企图,换取了教会对于他在国内政治的支持。然后,他选立其年仅九岁的长子亨利为德意志王,称亨利七世。任命帝国宰相、科隆大主教恩格尔贝特为摄政,总揽全权,辅佐治理。

假道罗马,正式加冕,返回南意,专注于西西里政务。

因为对换取教会支持妥协的缘故,他的长子亨利在成长过程中就深深的对教会权力过大不满。年轻王子亨利七世亲政,对城市企图摆脱教会控制,借助于王权而取得自治的倾向,予以同情和支持。美因兹大主教西格弗里德向皇帝提出申诉。腓特烈二世责令其子亨利对城市各类组织予以取缔,遭到城市拒绝。腓特烈二世对于亨利王子同情城市、取缔不力的软弱态度大为不满。父子关系恶化起来。

德意志城市与诸侯的矛盾,在腓特烈二世的干预下日趋激化,并且集中体现在腓特烈与亨利、他们父子之间的公开冲突上面。腓特烈二世为了讨好诸侯,不惜牺牲王权和压制城市的政策,遭到了致力于德意志事务的亨利七世和一些王室大臣的坚决反对。

1232年,皇帝腓特烈二世在拉文纳召开帝国会议,进一步剥夺德意志城市的原有权利,允准诸侯在各自的领地内的一切城市,享有“沃姆斯敕令”中的各种特权。亨利王子拒不出席拉文纳会议,以示抗议。这时市民反抗情绪亦达到炙热程度。

1233年,皇帝公然与教皇协调一致,在德意志建立“异端裁判所”,企图镇压市民“异端”。但是,它的第一个被派去审判异端的主持者,立即被愤怒的市民群众所打死。

这一年,腓特烈三十九岁,亨利王子二十二岁,恰好是腓特烈称帝的年纪。

然后亨利发布宣言,在博帕德举兵起义,从者如流。

1235年,腓特烈二世从意大利携带大量黄金进军德意志,在诸侯武装配合下,对市民起义进行利诱和镇压。参加起义的封建主和骑士纷纷倒戈。起义者在攻打沃姆斯城失败以后,被迫缴械投降。腓特烈二世逮捕王子亨利,囚于狱中。

1237年,腓特烈二世镇压了亨利在德意志的起义以后,率大军奇袭意大利北部。

1239年,腓特烈二世被新任教皇英诺森三世的侄子开除教籍之后加紧攻势,以咄咄逼人之势,从四面八方对教皇国形成包围态势,使它龟缩于亚平宁半岛中部一隅。

1941年,正处于男人黄金年龄尾巴的腓特烈二世返回意大利,巡视自己的领地。

1941年,英诺森三世的侄子格雷戈里九世拟于复活节在罗马召开宗教会议,密谋废黜皇帝。

1941年,同样是二十二周岁鲁道夫带着两名侍卫踏上了前往意大利法扎的路途。

注1

教宗为什么这么厉害?这与欧洲中世纪时的特殊时代环境,以及天主教世界地缘结构有着密切关联:

第一,中世纪的欧洲世界,面对十分巨大的外部压力。它们不仅要跟东南欧的拜占庭帝国——东正教系统展开地缘及教派博弈,还要与新兴的伊斯兰势力拼死搏杀。此外,在东北欧,以匈人、蒙古人为代表的草原游牧势力,还经常挥师西进,隔三差五的挥师西向,让欧洲文明经常陷入覆亡的恐惧中。而除了保国卫教,谋求土地、财富,控制商路,甚至恢复宗教圣地,各种因素的趋势,都让欧洲势力有强烈的东进拓土开疆欲望。

总而言之,不管是自保还是扩张,中世纪的欧洲文明始终处在外战频仍的状态,鉴于欧洲之外地均为强势地缘势力,这些外战也是十分惨烈。

高频率,大规模的外战,这对欧洲文明圈提出了十分高的要求。它们要想获胜——或者至少被被人欺负,那不仅需要相当的物质财富支撑,政治架构上,也必须有一个强大的中枢,将资源有效整合起来,形成合力,而且在具体的政治军事行动上,大家也需要步调一致,勠力同心。

但就是这个中央集权,正好是欧洲的死结。众所周知,自罗马灭亡后,欧洲政治上就四分五裂,不仅时常并存着大大小小几十个王国,王国以下,还有公国、侯国,乃至最低级的骑士。每一级的封建领主,都有相对应的自主权力,整个欧洲社会在政治上支离破碎。

这种支离破碎的封建制度,使欧洲别说凝聚合力拓土开疆,连齐心以应外侮都十分困难——天主教世界在中世纪外战中的整体拙劣表现,这种撕裂的政治结构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可是,这外战又必须得打。 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办法只有一个——加强中央集权——换句话说,各地有必要将部分权力上交中枢,集中使用。

可是,交给谁呢?交给国王?由某一个国王大权独揽,其他国王肯定不答应,他们有理由担心这种权力上缴,会使得新的“皇帝”享受到超出其本国地缘实力之外的额外力量加乘,进而倒转过来,对自己的生存构成威胁到。

所以,这个中央集权,其驾驭者不可能是某个世俗层面国王,而只能是教会。教会的影响遍及全欧,能够获得各地缘板块的普遍认可;最重要的是,教会归根结底还是个宗教组织,就算得到一部分世俗权力,但也有限度,不至于对各国的世俗权力构成根本性威胁。

其次,欧洲内部政治结构的四分五裂,使得各国之间的冲突非常频繁。而欧洲地缘结构的撕裂,的支离破碎,又决定了没有哪个地缘势力拥有绝对优势。即便偶尔冒出个强势政权,大体实现全欧统一(比如查理曼帝国),但也只是昙花一现,没多久就会由于地缘结构的支离破碎,重新回归分裂,群雄逐鹿呈长期化态势。

可是,战争意味着物质消耗,意味着生产破坏,意味着人口减少。这对中世纪时本就相对贫弱的欧洲来说,实在是难以承受之重。所以在打的同时,欧洲各国也普遍存在着停战的需求——不然这么天天你死我活,大家都受不了。

既然要停战,那谈判就免不了,而对立双方即便都有停战念头,但各自的立场与底线也免不了有较大差距,所以有必要有一个拥有足够权威,且立场公正的势力居中调和。而罗马教会则是最合适的选择。而这种调停人(在某称程度上也是裁决者)的身份,又会加重教会的政治权威。

而对教会而言,既然它得到了部分世俗权力,那在组织架构方面,也有必要做出一系列相应的调整。首先,世俗权力的严密规范,意味着教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用松散的纯宗教模式来构建自己的组织假设,而必须根据世俗规范,将自己的组织架构更加精细化,实用化。具体而言,即有必要设立有一个最高话事人和裁决者,这样才可以及时高效的解决现实层面的各类问题。这种情况下,昔日的罗马教会大主教,其权威不断上升,最终发展成政教合一的教宗。

注2

德国历史上的第一帝国是指公元962~1806年的神圣罗马帝国

人们习惯上以公元911年作为德意志地区的东法兰克王国向德意志王国转变的开始。

在这一年,东法兰克王国国王“孩童路易”驾崩无嗣。法兰克公爵康拉德一世被选为国王,他是第一位德意志国王。

后奥托一世继位公元962年,德意志国王奥托一世在罗马由教皇约翰十二世加冕称帝,称为“罗马皇帝”,德意志王国便称为“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这便是古德意志帝国,或称为第一帝国。

到了12世纪的腓特烈一世时期,帝国成为欧洲最强的国家。腓特烈一世公然加上“神圣”二字。

而东法兰克王国的由来是查理大帝所统治的法兰克王国,分封给三个儿子,所成立的东法兰克、中法兰克、西法兰克王国。

西法兰克王国逐步演变成法兰西王国。

中法兰克王国逐步演变成意大利王国。其中一部分被东西法兰克王国所吞并。

查理大帝的父亲就是高中历史课本中“丕平献土”中的宰相丕平。他在父亲的基础上抵挡住了当时势力急速膨胀的阿拉伯人入侵,又被称为铁锤查理。

下边是我做的三个gif图,展示了当时阿拉伯人的崛起,以及查理大帝法兰克王国的建立。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