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最有良知的日本人,在国宴上公开向中国人道歉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现任日本天皇的叔叔三笠宫亲王迎来百岁大寿。作为有记录以来最年长的日本皇室成员,二战期间,三笠宫亲王曾参加暗杀东条英机的津野田事件。

昨天介绍了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滔天罪行的朝香宫鸠彦王,因其日本皇族身份而逃脱审判,让人扼腕长叹。

三笠宫崇仁,日本124代天皇裕仁的三弟。

出生于1915年的三笠宫崇仁亲王是日本皇室中现存最年长的男性。他是日本大正天皇和贞明皇后的第四皇子,昭和天皇幼弟、现任天皇明仁的叔父。

不过,日本皇族并不都是像朝香宫鸠彦王这样的战争狂人,还有不少人向往和平,对侵华战争心存愧疚,比如三笠宫崇仁。

1943年1月至1944年1月,作为象征天皇权威的皇族,他曾在中国南京任职1年,职务是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参谋长。

侵华战争期间,三笠宫亲王任侵华日军南京总部任大尉参谋,是「和平派」的非正式成员,与日军军内反对东条英机势力有联络,曾密谋发动政变,暗杀东条英机,自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但政变没有成功。

图片 1

1944年即将离职回国前,他曾对中国派遣军司令部的军官们做过一次内部训话。

虽然三笠宫崇仁亲王曾随同日军参与侵华作战,但是仍为和平理念的倡导者,对于日军在侵华期间的暴行、掠夺怀揣极大的不满,在战争期间就曾发表讲话《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曾引起军内反对势力的极大反感。1944年1月5日,三笠宫亲王发表《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他在这个讲话中列举日本自甲午战争以后侵略中国的事实,揭露日本军人的残暴行为,说日本对中国是「无所不取,掠夺殆尽」,这样蒋介石又怎么会不反抗,特别指出中国共产党的军队「男女关系极为严肃,强奸等于绝无仅有;对民众的军纪也特别严明,决非日本军队所能企及」,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如果不「猖獗」,那将成为世界七大奇蹟中的第一大奇蹟了吧。他还说:「在我看来,这样的日本军队,是无法与中共对阵的」,这份讲话当时作为「危险文书」被没收,1994年被日本学者从档案中查找出来,经三笠宫肯定后予以发表。

三笠宫崇仁是裕仁天皇的亲弟弟,而且是皇位的第五继承人,在皇室中的地位比朝香宫鸠彦王还要高。

图片 2

正是因为三笠宫亲王种种反战言行导致在1944年年9月被提前调配归国。在战后日本战犯接受审判期间,三笠宫崇仁亲王因其固有的反战理念和皇室身份并未受到过多影响追究,并且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过程中,三笠宫崇仁亲王积极运作曾先赴中国作为打探铺垫,对于最终1972年9月29日田中角荣首相同周恩来总理的《中日共同宣告》签署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的标志)。

三笠宫崇仁和朝香宫鸠彦王一样,也是早早参军,毕业于着名的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成为日本军中为数不多的皇族成员。

由于是内部教育,三笠宫说得又太过坦白,这份讲话稿被军部视为“危险文书”,被日本军方销毁了。

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11月,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到访东京,三笠宫崇仁亲王在日本皇宫举行的国宴上,就日军在战争时的侵略暴行向江泽民道歉说:「我的良知现今仍然令我非常伤痛,我想向中国人民道歉」。

1943年,三笠宫崇仁作为南京日军司令部参谋来到了中国战场。但是等他真正上了战场,才发现所谓的“圣战”,并没有军部在日本国内吹嘘的那么好,在见证了日军所犯下的种种暴行之后,三笠宫崇仁彻底丧失了对战争的热情,转而成为一名反战人士。

三笠宫本人也存有原稿,但在日本投降后,怕被美国发现,对皇室不利,他也亲自烧毁了此文稿。

三笠宫亲王战后从事史学研究,自甘于「庶民」生活,并能主动地以皇族身份首先进行自我批判,在其思想性自传体著作《帝王、填墓与民众》一书中对战争和皇族制度公开提出批判。

1944年初,三笠宫崇仁根据自己在中国战场上的考察和见闻,对日本军部递交了一份名为《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的报告,报告中特别指出了日军在侵华战争中的诸多恶劣行径,“无所不取、掠夺殆尽”,并要求整改及严惩这样的行为。

然而,风过无痕雁过留声,这份绝无仅有的讲话稿,在50年后,竟又神秘地出现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

图片 3

图片 4

换句话说,这份报告承认了日军曾百般抵赖的违反战争原则的暴行。结果,这份文件被当做“危险文书”被封存,直到1994年才被相关的日本学者找到并公开发表。

它的名字叫《作为日本人对中国事变的内心反省》。

除此之外,三笠宫崇仁还曾把揭露日军暴虐行径的录像带回日本国内,放给哥哥裕仁天皇看,希望能改变其对战争的态度。只可惜,他这个哥哥可没有他这样的好心肠,所以三笠宫崇仁的诸多努力,基本上都告吹了。

作为日本皇室对侵华战争的“反省”,这一书面资料极其珍贵。

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当时没有完全认识到战争的罪恶性,时至今日还在受到良心的谴责。虽然是以圣战的大义名分,实际情况却相差甚远,我完全失去了对圣战的信念,只想追求和平。

1994年8月,此文被日本读卖新闻收录于战后50年特刊《THIS IS读卖》中。

二战结束后,三笠宫崇仁退出军界,进入学界,曾担任东京女子大学、早稻田大学等学校的教师,在日本学术界的影响也非常大。

①侵华战争,日本并没有取胜

但在研究学术的同时,三笠宫崇仁也没有忘记当年那场战争,经常发表对那场战争的反思,并对受害的中国人表示歉意。比如1998年,三笠宫崇仁就曾在接待中国人的国宴上公开道歉,说:“我的良知现在仍然令我很痛,我想向中国人民道歉。

讲话中,三笠宫问军官:你认为“日本在武力较量中真的取胜了吗?”

图片 5

被问的军官答:“虽然尚有部分残余问题,然而我认为是获胜了。”

比起那些至今仍在为自己的罪行狡辩的无耻战犯,三笠宫崇仁的表现,真的可以说是真诚至极了。

三笠宫不这样认为,他说,现在日军只能西进到宜昌,为啥?还不是因为重庆军队的固守和顽强抵抗?

而且,对于很多日本人都拒绝承认的“南京大屠杀”,三笠宫崇仁也公开承认:“用活生生的俘虏当靶子,演练刺刀拼杀术……这不叫屠杀叫什么?

“日本军队只是在战斗中占了优势,并未在武力较量中获胜。”

另外,三笠宫崇仁还承认“徐福是日本人的国父”一说,在他的鼎力支持下,《徐福入日本建国考》一书正式在日本翻译出版,这等于是承认了日本是中华文明的分支。而在此之前,日本人对这样的说法是极其排斥的。

图片 6

不要说日本皇族了,就是一个普通的日本民众,恐怕也难以做到如此大气。

②日军最大的失败,失去“民心”

对这样有良知的日本人,上帝也是对他格外恩宠,于2016年才去世,享年101岁,也是明治维新以来最长寿的日本皇室成员。

三笠宫说,从1939年日军在华北设立伪政权,到现在5年了,事变仍未真正解决。

有趣味、有思维、有品位的“三味”历史,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ashaohua108

“我们的日本军人,连中国的历史、地理、传统,中国人的性格、风俗、习惯都不了解,只是一味推行日本式的政治。”

在日本占领区,农民们眼看着杂粮熟了都不去收割,只采集些草籽、树籽。

“因为杂粮收割回来之后会被抢掠一空,自己依然要采集草籽树籽吃,所以他们要先把草籽树籽采集了。”

图片 7

三笠宫把这些失败归结到日军没有做到“收揽民心”。

他说,收揽民心不是目的,如果以“收揽民心”去谋事,那是表面伎俩,是“邪心
” ,其结果必然不可得到。

必须把“收揽民心”当结果,“以真正的诚心爱民众,行德政,让4亿中国老百姓安居乐业,才是真正的目的。”

③日军最大的缺点,缺少“反省 ” 。

三笠宫在中国1年,到各个战区调查过,深知日本军队“当前”最大的缺点,就是“缺少反省”。

报纸、广播上从不说自己的坏事,也不说对方的好事。“我们切不可为这样的报道迷惑”,自我沉醉。

图片 8

比如,日本军队要是使用了毒气弹,做了坏事,就佯装不知,若无其事;

但如果重庆方面也仿效日本,使用了毒气弹,日本就会“声嘶力竭大吵大嚷,说什么‘卑鄙’、违反国际法等”。

“烈犬是不会狂吠的。 ” 三笠宫说,“我们一定要记住,事实是最好的宣传。”

《三笠宫“反省”文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