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士丁尼以恢复古罗马帝国的版图为己任,他做到了吗?

公元前149年,罗马人为免迦太基回复元气,决定先发制人,围攻迦太基。迦太基人在顽强抵御三年后,于公元前146年春被罗马军统帅

埃米利安·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所攻灭。此役后,罗马决定把迦太基城夷为平地,并且血洗迦太基,挨房搜寻,将所有居民找出杀死。而迦太基港口亦被毁灭,从此迦太基作为国家的阶段成为历史。第三次布匿战争只持续了三年(公元前149年

  • 公元前146年),比前两次都要短,可见罗马先发制人的决定并不错误。

而据说迦太基周围的田野被撒了盐,要它不可以有任何生命生存。不过撒盐这回事在战史里没有记录,而且当时盐非常贵重,所以当代的学者以为撒盐只是一种象征,并没有真正做。

在迦太基城破之后埃米利安·科尔内利乌斯·西庇阿失声痛哭,但他不是为胜利也不是为阵亡的将士哭泣,而是为罗马的敌人——迦太基人的悲惨遭遇而哭泣。当旁人问及原因时,他回答道:「这过去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拥有着辽阔的领地、统治著海洋,在最危急的时刻比那些庞大的帝国表现了更刚毅、勇敢的精神,但仍避免不了灭亡。想想曾经的亚述帝国、波斯帝国、马其顿帝国还有那个高傲的特洛伊,又有哪个能避免这样的结局。我真害怕在将来有人会对我的祖国做出同样的事。」果不其然,迦太基城破556年后,罗马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更加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455年已占据北非并以迦太基为首府的汪达尔王国,在其国王盖塞里克的领导下趁西罗马帝国内乱从迦太基发兵占领罗马,并有计划地对该城进行长达两个星期劫掠和屠杀。罗马非常多建筑被破坏,无数珍宝被劫掠一空。

罗马人摧毁迦太基之后,在前122年便建立新城于原迦太基城废墟领土之上,在这里建立了殖民地,后来人口曾达六十万,成为当时仅次于罗马的第二大城。之后在凯撒时代,罗马亦曾把一些没有土地的公民遣送至这里,而由奥古斯都于公元前29年统治开始,罗马将迦太基设为非洲阿非利加省的一部份。

罗马皇帝哈德良还修筑了巨大的马加蓄水池和著名的安东尼浴场,工程从哈德良皇帝执政时期开始,到西元二世纪罗马皇帝安敦宁·毕尤(Antoninus
Pius)当政时竣工。在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分裂,迦太基隶属西罗马帝国。而在4世纪时,西罗马帝国逐渐崩溃,西元439年汪达尔人乘机入侵迦太基,并占领了非洲北部沿海大片土地,成立了汪达尔-阿兰王国。

西元533年成为东罗马帝国的属地。在这里产生了第一所基督教拉丁文学院。非常多著名的基督教卫道学者如特土良与圣奥古斯汀都曾在此成长、写作。到了公元7世纪,阿拉伯人向亚、非、欧三大洲的邻国入侵,在其倭马亚时代征服了迦太基在内的北非大部分领土。西元698年,阿拉伯人侵入该城,迦太基又被严重破坏,后成为阿拔斯王朝的地方政府所在地。1217年-1221年,当第五次十字军东征横扫过迦太基之后,这座历经沧桑的古城几乎被严重得损坏殆尽直到终于在历史中完全消失。

查士丁尼经过多年的准备,终于开始了自己雄心勃勃的收复罗马帝国的计划,虽然打败了汪达尔人、东哥特人和占领了西哥特人的西班牙的东南沿海地带,恢复了罗马大部分帝国的版图。

第四十四章 西方基督教世界(395-634年)

但在公元565年,查士丁尼去世以后,不久以后,东罗马帝国被征服的土地大都丧失。

  在旧大陆文明中心所有遭受来自欧亚大平原匈奴冲击的国家中,西罗马帝国受到的打击最为惨重。受匈奴人西侵的影响,过着游牧生活的撒马利亚民族和过定居生活的东日尔曼民族被迫向西迁徙。大约在406年左右,匈奴人侵入西罗马帝国边疆。到了476年,甚至连当时在西方仅仅徒有虚名的帝国政体,此时也已被消灭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主要不在于蛮族入侵的强大力量,而更多地归咎于帝国内部的衰弱。这种衰弱同时体现在社会和行政管理两个方面。西罗马帝国的弊端和导致中国汉朝灭亡的弊端同出一辙。在与大奴隶主和军事首领争夺权力的较量中,帝国政府失败了。奴隶主们把属于帝国政府的财富——隶农的“剩余”产品装进了他们自己的口袋,而军事首领则轻而易举地集结军事力量,他们成功地使自己成为政治上的统治者。
  在西方帝国崩溃的前夜,先后出现了两位伟人,他们是圣安布洛斯和圣奥古斯丁。他们两人对西方基督教世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这种影响比他们所生活和工作过的帝国的灭亡所带来的影响还要长久。在372-397年间,圣安布洛斯是米兰的主教。他死后第七年-404年,西罗马帝国把首都从米兰迁到了拉韦纳,拉韦纳靠它的沼泽地带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天然要塞,他死后第九年-406年,受到匈奴压迫的东日尔曼流亡者,突破了西罗马帝国的莱茵河防线。奥古斯丁在395-430年间担任西北非希波地方的主教,他死于汪达尔人入侵非洲的第二年。注达尔人渡过莱茵河后第二十三年,即429年,经过西班牙到达非洲。430年,他们包围了奥古斯丁主教所管辖的那座非洲城市。
  这两位西方教士有着非常不同的社会背景。在他们被任命为基督教传教士之前,他们从事务不相同的世俗职业。安布洛斯是一位最高级文职官员的儿子。至于安布洛斯本人,他也是从做文职官员起家的,而且毫无疑问,他本可以做到他父亲那样的高官,但是他却转入了另一个活动领域。在这一领域,他能够而且确实更善于行使权力。奥古斯丁出身于西北非内地的一个小镇塔加斯特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奥古斯丁起初是家乡的一位修辞学教授。尽管这种职业无论从理性还是从社会意义来说都非常乏味,然而奥古斯丁却干得很出色。奥古斯丁从塔加斯特升迁到迦太基,又从迦太基升迁到罗马,随后又被提升到米兰。388年,奥古斯丁在米兰从摩尼教皈依基督教,这样他在自己的知识领域里,找到了一条把自己的天赋奉献给教士生涯的道路。
  安布洛斯靠自己的勇气和坚强的意志支配了另一个强有力的人物,这就是皇帝狄奥多西一世。安布格斯通过拒食圣餐向狄奥多西一世施加压力,直到狄奥多西按他的要求去做为止。狄奥多西很顺从,因为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而且他也不得不认真考虑基督教的公共舆论(在当地基督教徒的坚决要求下,安布洛斯成了米兰的主教)。安布洛斯巧妙地运用他的权力,让皇帝狄奥多西苦修,以赎他曾两次发动大屠杀之罪;他恶毒地运用权力,以阻止皇帝惩罚一个曾摧残过一名犹太教徒的基督教主教;384年,他又鼓动皇帝拒绝了罗马元老院议长西马丘斯把胜利女神祭坛重新搬回元老院议事堂的请求。这个胜利女神祭坛是在382年被狄奥多西的前辈格拉提安搬走的。西马丘斯在他的请愿书中写道:“如此伟大的一个神秘事物是不可能仅仅通过一种简单方式来接近的。”西马丘斯心中的神秘事物是存在于现象背后的“终极实在”,以及这种“终极实在”与人类之间的关系。安布洛斯没有答应西马丘斯要求宽容的这种请求。安布洛斯的目的就是禁止罗马帝国疆域内的所有异教习俗。他是通过说服帝国政府行使它的权力来达到这样的效果。狄奥多西在391-392年期间执行了安布洛斯的政策。最终在帝国幸存下来的异教习俗只有占星术和犹太人、撒马利亚人对耶和华的礼拜。
  奥古斯丁也是一个不容异说的人。他把大量时间和精力花在同多纳图斯派与贝拉基派的论战上。多纳图斯派表示。在进行道德论战时,他们决不向同时代的基督教徒妥协。在303-311年间,基督教各派之间彼此已经和解。但是,多纳图斯派却并不因此而约束自己,因为他们本身已参加到当地非洲人的活动中去,这种活动是不具有宗教色彩的社会政治的活动。贝拉基坚持认为人类意志至少应有一定程度的自由。人类有义务运用这种自由行善弃恶。这位不列颠神学家像伊朗人那样坚持认为,人类的道德责任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有益的,即使在贝拉基和奥古斯丁那一代的西方世界也不例外。此时,在西方罗马帝国,社会正在走向崩溃,圣奥古斯丁则坚持认为,人的优点还不足以使他通过自身的努力得到拯救。因为对人的拯救,上帝的“恩典”是必不可少的。在非宗教的日常生活里,拉丁语“gra-tia”一词的使用,从偏爱的意义上讲,意味着一种特别强烈的人类的“喜爱”。奥古斯丁同贝拉基派的争论导致他提出这样一种观点:由于上帝的绝对权威,甚至连人类一部分人得到拯救和另一部分人被罚入地狱都是预先决定好的。奥古斯丁根据一个罗马皇帝的肖像勾勒出上帝的画像,这个皇帝被过多的权力冲昏了头脑,而滥用权力。
  奥古斯丁留给后世的最有价值的文学遗产是两部非神学的著作。在他的《忏悔录》里,他运用自己所精通的拉丁语,撰写了一部心理自传。在他的《上帝之城》里,奥古斯丁把一部曾引起争论的小册子加以发挥和深化,循着一条可供选择的途径,对“伟大的神秘事物”进行了深入探究,而人类的思维循着这一途径便能触及这个“伟大的神秘事物”。奥古斯丁这部书的写作源于这场论战,而这场论战又是由西哥特人于410年洗劫“罗马之城”这个事件所引起的。君士坦丁坚信并声称,他的军事胜利是基督教上帝对他皈依基督教的恩赐。410年以后,异教徒对此反驳道,410年罗马的衰落是异教诸神对391-392年罗马镇压异教崇拜而施予的惩罚。奥古斯丁着手准备驳斥这种观点,并开始探索人类世俗生活和他所同时参与的天国之间的关系。
  奥古斯丁专注于写作之际,正是北部蛮族入侵之时。其中的一些入侵是很突然的。例如,410年西哥特人对罗马的突然袭击;455年汪达尔人对罗马的突然袭击;以及此前406-408年这3年间,汪达尔人与阿兰人、苏维汇人一道,向从莱茵河东岸到比利牛斯山脉南侧广大地区的推进。相比之下,盎格鲁人,撒克逊人和朱特族人对不列颠的局部占领,伦巴德人对意大利的局部占领,却都是一个逐渐吞食的过程。就象公元前第2千纪的最后二、三百年中,古以色列人和犹太种族的人对迦南的局部占领那样。在大不列颠,“哈德良长城”早在公元383年就不起什么作用了,但在不列颠的一些要塞地方,罗马驻军仍坚持驻扎了40年之久。日尔曼入侵者对不列颠土地的永久占领,也许大约在420-440年间之前尚未开始,这一占领过程用了2个世纪左右的时间。
  遭受蛮族占领和罗马人反击损失最大的国家是意大利。那时,意大利已经成为整个罗马帝国的中心,而且是帝国西部文明程度最高的地区。535-561年间的罗马-哥特战争已经标志了东罗马帝国的瓦解。在这场战争中,占领意大利的东哥特人被消灭了,但遭受损失最大的却是当地的意大利人。5世纪,西哥特人和汪达尔人对意大利的入侵尽管耸人听闻,但只是偶然的和短暂的。470年,西罗马帝国政府的解体是平静的,而东哥特人的入侵就如同日尔曼民族大迁移那样,战争是在两支蛮族之间进行的。直到535年意大利还保持着政治上的统一,以及经济上和社会上或多或少的完整。535-561年间的战争是意大利历史的转折点。意大利人最终在东罗马统治下,重新统一了国家,然而仅仅7年之后,568年伦巴德便闯入了意大利。从568年起,意大利在政治上分裂了,这是自公元前264年以来,意大利的第一次政治分裂。公元前264年,古代罗马人完全征服并统一了意大利半岛。伦巴德人比东哥特人更为野蛮,已经饱受535-561年战争蹂躏的意大利遭受了更为悲惨的灾难,在对意大利缓慢的征服过程中,伦巴德人在那些仍然为东罗马军队坚守的地区遇到了顽强的抵抗。
  与此同时,486年,即东哥特人的军事首领狄奥多里克从伊利里亚向意大利进军的两年前,一位法兰克地方的军事首领,出身于墨洛温家族的克洛维已经开始在高卢建立起帝国。法兰克人尚未皈依任何基督教派,而以后克洛维却在他一生的某一时刻,作为一名天主教徒领受了洗礼。克洛维选择基督教中的天主教形式,无疑是因为这是他的罗马臣民的宗教,或许还因为在他的近邻,敌对的日尔曼帝国的缔造者们,都是阿里乌教派的信徒。486年,克洛维成了卢瓦尔河沿岸西哥特人的邻居。496年,他占领了莱茵河上游地区的阿勒曼尼,于是又成为东哥特人的邻居。
  东日尔曼人接受基督教阿里乌派是他们皈依基督教时的一个偶然结果。他们占领西罗马领土,并在那建立了后继王国之后,占领者很高兴拥有了自己民族的家教,从而与他们天主教的罗马臣民区分开来。然而,这种区分却导致了感情的疏远,而且当法兰克作为天主教力量出现后,其更成为信奉阿里乌教派的日尔曼人的严重障碍。并且,阿里乌教派的日尔曼人自己也逐步地被他们臣民的宗教强烈感染了。这些臣民无论在文明程度还是在数量上都超过了他们。对于汪达尔人(他们例外未成为固执的阿里乌教徒)或东哥特人来说,天主教尚未来得及对他们施加影响。这两个民族在改换宗教的问题尚未提出之前,就在东罗马人的反攻中被消灭了。但是,在586年,西班牙的西哥特国王理查德放弃了阿里乌教派,自愿地改信了天主教。伦巴德人在7世纪的意大利,也进行了同样的改宗,但却勉强得多,缓慢得多。
  到了586年,西哥特人被局限于西班牙已长达80年之久。507年,克洛维在武耶击败了他们,并把他们从所占领的全部领土上驱赶到比利牛斯山脉的北部,仅据有比利牛斯山脉东端和罗讷河口之间的沿海地带。这样,克洛维到了他死的那一年,即511年,已经统一了除普罗旺斯之外的整个高卢地区。普罗旺斯此前已经为东哥特人从西哥特人手中夺走。克洛维在法兰克人聚居的所有地区建立起他的王国。531-534年,克洛维的继承者吞并了图林根和勃艮第。522年,他们把自己的宗主权强加给巴伐利亚。墨洛温人正在建立以北高卢为中心的一个新帝国,来填补西罗马帝国在西欧遗留下来的、尚未解决的政治空白。如果6世纪末叶克洛维的后代没有把墨洛温王朝的疆土作为私有财产,在相继的几代里加以不断瓜分的话,那么法兰克帝国也许可以取代西罗马帝国。这些瓜分以及随之而来的内战,劫掠了高卢,并使分裂的法兰克领主们丧失了战斗力。
  在6-7世纪交替之际,东罗马帝国仍然保持着它在西地中海地区以及东地中海地区的海上控制权。它还控制着地中海的所有岛屿,不仅包括西西里岛,而且还包括西北非。西北非是它们当中最大的一个,而且的的确确是一个岛屿,因为撒哈拉沙漠这个沙海把它与非洲其他地区隔离开了。东罗马帝国还控制着意大利东北部的前沿基地,这个前沿基地以拉韦纳为基础连同威尼斯泻湖中的岛屿。就围绕罗马城的东罗马领土的飞地而言,君士坦丁堡政府把它留给了教皇,让教皇尽力防御,保护这块远离东罗马领土的地区。在伦巴德人入侵意大利时,幸存的迪卡特斯·罗曼努斯并不比公元前5世纪的阿吉尔·罗曼努斯的规模更大。
  公元5世纪和6世纪,西方基督教世界各个地区都明显地陷入了危急的困境。然而,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一些天主教教会的西方代表人物也显示出他们的精神力量。教皇利奥一世(440-461年在位)对451年在卡尔西顿举行的基督教普世会议的决议产生了决定性影响。452年,教皇利奥一世在劝使匈奴首领阿提拉结束对意大利北方入侵的罗马使团里扮演了领导角色。利奥一世的教皇任职与圣巴特里克对爱尔兰的传教活动是同一时期。不列颠籍的罗马人巴特里克与非洲籍的罗马人圣·奥古斯丁同属一个社会阶层。巴特里克曾被爱尔兰入侵者抓住并遭奴役。他从爱尔兰奴役下逃离出去,又作为一名基督教传教士(约432-461年)自愿回到爱尔兰。6世纪,基督教在爱尔兰生根。爱尔兰的基督徒采用了隐居和共同修道这两种禁欲的生活方式。
  同时代的圣·本尼狄克在卡西诺山上制订了他的禁欲法规。本尼狄克大约在529年开始他的工作。这时,意大利还处在和平时期;他大约死于547年,而这时的意大利已处在罗马-哥特战争的艰苦状态。然而,本尼狄克的禁欲主义不仅幸存下来,而且还得以传播。本尼狄克的工作由教皇格列高利一世(590-604年在位)继续下去。格列高利把他在罗马的住所变成了本尼狄克式的修道院,自己也成了一名僧侣。此后,他成为君士坦丁堡的第一位罗马教皇的使者,随后做了教皇。
  作为教皇,格列高利不得不用教皇在西西里土地上的农产品供给罗马的人民。他还得就东罗马政府利益同富于挑衅的伦巴德人协商。而在597年,当伦巴德人紧逼罗马大门时,格列高利试图派一个传教团去劝化偏僻的肯特人的朱特王国。在格列高利死后,这一传教使命由一支被派到诺森伯里亚的盎格鲁人王国的传教团最终完成。罗马传教士保罗在627-632年期间担任约克的主教。但在634年,他的职位被来自艾欧纳的爱尔兰传教士艾丹取代。艾欧纳是苏格兰西海岸的一个小岛。艾丹在远离诺森伯里亚海岸的林迪斯芳(霍利岛)建立了一所修道院。
  在爱尔兰,禁欲生活的传入引发了迅猛的传教活动。圣·科伦巴大约于563年在艾欧纳岛上建立了爱尔兰修道院。他于597年死于艾欧纳。这一年,教皇格列高利派他的传教团从罗马到了肯特。大约在590年,另一名爱尔兰传教士圣·科伦班穿过爱尔兰到了不列颠,从不列颠到了欧洲大陆。科伦班在吕克瑟伊的勃艮第建立起一所修道院。这所修道院成为法兰克领土交通网的关键之地。610年,他到了康斯坦斯湖。613年,他穿过阿尔卑斯山脉,在意大利西北博比奥建立了一所修道院。615年,他在那里去世。
  634年,在诺森伯里亚任职的爱尔兰传教士艾丹填补了632年成为一名流亡者的罗马传教士保罗遗留下来的空白。在诺森伯里亚,罗马人与爱尔兰人传教的区域交错重合,于是罗马人的基督教会和爱尔兰人的基督教会之间的对抗便不可避免了。

西罗马帝国灭亡以后,东罗马皇帝就以罗马帝国的继承者自居,并以恢复古罗马帝国的版图为己任。

当时被视为“蛮族”的日耳曼人在原西罗马帝国的领土上建立了很多的小王国,他们信奉基督教的阿里乌斯教派,这是自认为信奉基督教正统、以基督教正统保护者自居的东罗马帝国皇帝所不能容忍的。

查士丁尼即位后,立志消灭信仰异端的蛮族国家,实现罗马帝国在政治和宗教上的统一。

东罗马帝国是古罗马工商业繁荣的地区,首都君士坦丁堡位于亚欧大陆的交界处,可以收取高额的过路费,丝绸专卖使政府获利丰厚。查士丁尼又在全国征收土地税,每年可以得到黄金3000磅,使得东罗马帝国的经济实力非常的强大。

经过多年的准备,查士丁尼开始了自己雄心勃勃的收复罗马帝国的计划,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争。

为了解除后顾之忧,查士丁尼不惜赔款1.1万磅黄金,与波斯签订了“永久和约”。稳定了东方后,查士丁尼开始了对西方发动大规模的战争。

当时西部的外族国家,如汪达尔王国、东哥特王国、法兰克王国等国动荡不安,国内矛盾十分尖锐。

这些外族王国文化落后,所以他们努力学习罗马先进文化,受罗马文化影响很深,以至于他们认为罗马皇帝是人间的上帝。

在东罗马帝国大军兵临城下的时候,他们不是联合起来共同对敌,而是互相掣肘,自相残杀。

公元533年,查士丁尼派大将贝利萨留领1.6万人从君士坦丁堡出发,开始了长达20年的征服战争。

贝利萨留大军的矛头首先指向的是北非的汪达尔王国。汪达尔王国本来与东罗马帝国签订过和平条约,两国长期以来平安无事。

但信仰阿里乌斯教派的汪达尔人无法容忍信仰基督教正统的罗马人,所以对汪达尔王国境内的罗马人大肆迫害,有的关进了监狱,有的卖为奴隶,并没收了罗马人的土地和财产。

很多的罗马人纷纷逃到了君士坦丁堡,向君士坦丁求救,希望他能消灭蛮族,铲除异端,这正好给了查士丁尼一个发动战争的借口。

贝利萨留率领军队在北非登录,向汪达尔王国的首都迦太基推进。此前,汪达尔国王盖利麦一直没有认真备战,听到东罗马人登录的消息才匆忙率军前去迎战,双方在迦太基城附近展开决战。

开始的时候,汪达尔人占领了上风,但盖利麦的兄弟不幸阵亡,悲伤过度的盖利麦抱着弟弟的尸体嚎啕大哭,竟然放弃了军队的指挥权。失去了指挥的汪达尔大军顿时陷入一片的混乱之中,贝利萨留趁机发动反攻,东罗马人反败为胜。

此后,汪达尔人再次进攻东罗马人,又遭失败。东罗马人攻陷迦太基,汪达尔王国灭亡。盖利麦率人逃到了努米比亚,投奔了柏柏尔人。

查士丁尼把被汪达尔人剥夺的罗马人的财产全部归还,恢复了古罗马时代的旧制度。

征服了汪达尔之后,查士丁尼又把矛头指向了东哥特王国。

公元535年,查士丁尼以调解东哥特王国内被纷争和解救因不同信仰而被迫害的罗马人为借口,出兵被东哥特人占领的意大利。

贝利萨留率领8000人先占领了西西里岛,很快又登录意大利半岛。东哥特国王迪奥达特惊皇失措,想向东罗马人投降,结果被部下所杀。

东哥特人推举将军维提格斯为新国王。维提格斯决定避敌锋锐,率领主力撤到北方的首都拉文那。

公元536年12月,贝利萨留进军罗马,教皇和居民开城投降。

公元537年2月,维提格斯率军南下围攻罗马,贝利萨留坚守不战。东哥特人久攻不下,士气低落,再加上军中瘟疫,只好撤退。

公元540年,贝利萨留率军北上,攻陷了东哥特首都拉文那,俘虏了维提格斯。

公元545年,东哥特人在新国王托提拉的率领下攻陷罗马,但他却向查士丁尼求和,这给了东罗马人以喘息之机。

公元552年,东罗马人在意大利中部塔地那战役打败东哥特人,托提拉阵亡。

公元554年,东罗马人彻底消灭了东哥特人的残部,收复了整个意大利半岛。

同年,东罗马帝国又利用西哥特王国的内杠,占领了西班牙的东南沿海地区。至此,东罗马帝国恢复了大部分罗马帝国的版图。

但东罗马军队在意大利疯狂的搜刮掠夺,不仅遭到蛮族而且也遭到了罗马人的痛恨。

公元565年查士丁尼去世,不久,东罗马帝国被征服的地区大都丧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娱乐网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